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七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收藏

第414章?游艇对战机甲兵

    第414章?游艇对战机甲兵

    苏东来忽然醒来,从十倍的重力环境,一下子到零点八倍的重力环境,让他很不习惯,翻了一个身,似乎想睡个懒觉,忽然又一下子坐起来,这才想起自己的小飞船,冲入大气层的最后一幕。

    掀起毛毯,看看自己身上,全身的衣服都换了,苏东来不由自主地将双腿一夹,将毛毯掩在胸前,左右看了看,四周静悄悄地,没有一丝人声。

    床头放着一套衣服,床边是拖鞋,苏东来穿好衣服后,在屋子里转了转,没有一个人,屋里的摆设中,有很多东西他都没见过,直到到了前院,也没看到人。

    出了大门,看到了一排排的树,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眼望不到头。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后,回过头一看,一座小院,一栋二层小楼,寂静地坐落在树的海洋中间。

    苏东来回到小院里,感到浑身不自在,血管高凸,似乎血液要爆出来一样。这里的重力值太小,虽然没有仪器准确测量,但应该在一倍地球重力下,活动了几下身体之后,苏东来静坐在院子中间,练起了祖传的气功。

    这个气功与武家的硬气功完全不同,旨在调节呼吸,血气等内在的东西。

    苏东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强劲有力,四肢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整个人有一种发泄一番的强烈冲动。

    神归五脏,气沉丹田,苏东来在院子中间,练了很久,心沉了下来,然而身体依然沉静不下来。

    空气中传来一阵轻微的震荡,有东西在快速地靠近,苏东来立刻收功,几分钟之内,调匀了呼吸,活动好了关节,静静地站在院子中间,看着闭上了的院子门。

    一阵清脆的笑声传来,笑声中夹杂着一些说话的声音,苏东来一听,是一种口音比较奇怪的宇宙语,不过还好,听得懂。

    门被推开了,一男一女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小男孩一见苏东来站在院子中间,立刻飞快地跑过来,然后绕着苏东来转了两三圈,才说:“你就是那个大哥哥?”

    “是的。”

    “你叫什么名字?”

    “苏东来。”

    “哇,你是最最古老的东方人?”

    “是的。”

    “你说话的口音好奇怪哦。”

    “小方,过来。”那位年轻的先生,忽然用汉语说道。

    苏东来好象在梦中一样,听到子只有爷爷和大娘会说的汉语,不禁喃喃的说道:“汉语,是汉语,还是江南口音。”

    袁传鸿和苏燕两人一听,也激动不已:“小兄弟,你是华夏人?你姓苏?”

    苏东来忽然想起爷爷所教的礼节,忙抱拳躬身:“多谢二位救命之恩,小子姓苏,名东来,有紫气东来之意。”

    “好,好,好一个紫气东来。”袁传鸿激动地说道,“到屋里坐,坐下来我们慢慢聊。”

    众人一起回到屋里,袁小方一直围着苏东来转,袁传鸿看苏东来一直看着他在屋里收拾,不好意思地说:“没办法,这是一个偏远的小行星,什么物资都很紧缺,家里的很多机器人坏了,没办法修复,很多的家务只好我们自己做了。”

    苏东来笑道:“科技越发达,人类自身的生存技能就越差,这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人家有高科技呢!”

    “是啊是啊。”

    “大哥大嫂祖籍何处啊?”

    “长江之滨,金陵城南。”

    “哇,金陵可是一个古老的称呼啊。”

    “没错,小兄弟祖籍何处?”

    “祖籍山东,明时移居京城,共和之前,也在京城住了三百多年,也算祖籍京城吧。”

    正说着,苏燕做好了晚餐,四人一起到餐厅吃饭。

    中式的餐厅布置,不过都是金属的八仙桌,塑料的八仙椅,坐定后,苏燕瑞上了四盘香气扑鼻的菜,看起来是京酱肉丝,家常豆腐,剁椒鱼头,油炸泥鳅,一大碗肉丸粉丝汤。

    香气让苏东来很饿,肚子咕咕响了几下,袁传鸿和苏燕都笑了起来。苏东来吃的很香,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

    饭后,四人坐在客厅说话,苏东来才知道这颗小行星地处仙女座河外星系深处,是一颗岩石星,一年有四百多天,一天倒是与地球相近,二十五个小时,但是赤道炎热,平均三百多度,两极寒冷,只有两条回归线附近,大约一百多公里宽的地方温度适宜,但水源不丰富,不能种庄稼,后来有人发现种桑养蚕十分合适,只不过普通的蚕丝利润,扣除遥远的运费外,所剩无几。原来有好几家人在此养蚕,后来都陆续迁走,只剩下袁氏一家了。

    袁氏一家留下来,除了没有更好的去处外,还因为袁传鸿发现此地的蚕很容易产生变异,变异蚕吐的丝十分坚韧,是生产战斗机甲内衬的理想材料,比任何合成材料都好,市场价格十分高昂,他们也没必要告诉别人,就在此留了下来。

    “昨天下午,空中卫星预告,有失事飞船临近,其上有生命体,等我回来准备好的时候,你的飞船已进入大气层,这个星球的大气十分平稳,但也很脆弱,你这次坠落,虽然是顺着气流,但也不知会不会影响到大气层的流动。”

    苏东来再次站起来,向二人道谢救命之恩,苏燕笑着说:“行了,就当老天爷给我送一个弟弟来,就别客气了。”

    “也是,小弟,你也别客气。我赶到你坠毁的飞船边时,里面烧得什么也认不出来了,但是你的救生舱却完好无损,虽然是一种古老的型号,却十分的坚固。”

    席间的谈话,十分的融洽,苏燕数次说起,要认他做弟弟,苏东来也觉得这个苏燕十分亲切,心想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有个姐姐也不错。

    “先等一下。”苏东来站起身来,说:“我家的规矩较多,我想找个香案,焚几柱香,正式拜苏燕姐为姐姐,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袁传鸿和苏燕对视了一眼,都欣喜地说:“好。”

    在客厅的一角摆上香案,点了几柱熏蚊子的长香,贡了关二爷,二人跪下,说道:“皇天在上,厚土在下,关二爷证誓言,今有华夏人氏苏燕(苏东来),时年四十有三(一十有七),与苏东来(苏燕)结为姐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求在有生的日子里,相互关心,相互照顾,永远快乐。”

    二人叩完头,站起来,拥抱了一下,苏燕说:“弟弟,你别奇怪,我才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特别的亲,我觉得好奇怪,觉得你是我五百年前的亲弟弟一样,你没醒时,我们检查你身体时照过你的瞳孔,是蓝色,你姐夫说你是欧洲人种,可是我就是觉得你亲,好奇特的感觉。”

    “姐,我也是。你一进门,我就觉得好象见过你,但我十分肯定没见过你,好奇怪。”

    “好啦,小方,过来叫舅舅。”

    “舅舅。”六岁的小方,倒是不怯场,大方地叫道,绕着苏东来一边转圈,一边说:“我刚才查过资料,知道你说话为什么这么奇怪了。”

    “先过去坐着说。”

    三人坐下后,小方还在客厅中间打转,一手背在背后,一手揪着自己的下巴尖,一副思考的样子。

    袁传鸿有些愧疚地说:“这里离主流社会太远,我们只能被动地接受电子信息,却无力回传信息,加上我们俩又忙,所以他的教育,一直依靠的是网络教育,而且是单向的,所以他习惯一个人思考,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以后我来陪他吧。”苏东来摸摸口袋,似乎想拿出一点见面礼来,却发现身上的衣服被换掉了,只好干笑了一下,不再作声。

    “啊,我知道了,你讲的是大裂缝时代之前的星际语,哈哈哈,你一定在一个古老的地方长大的。”

    苏东来对大裂缝三个字很敏感,也不知道袁小方说的是什么,于是看着小个说:“小方懂的真多,今年到底几岁了?”

    “六岁又四个月了,3762年2月生。”

    “你是哪一年生?3762年2月?那今年是?”

    “小方,舅舅考你算术呢?”

    “幼儿园小班的小朋友都会做好不好!”小方觉得小看了他,十分不高兴。

    “3768年6月,对吗?”

    “就是。”

    苏东来的心剧烈的跳动着,脸也在抖,在他的人生里,有着太多太多的期望,找回妈妈的父亲,找回大娘的大伯,帮山本振兴剑道,帮保罗重现骑士的荣耀,帮东方狼再建一个印第安部落,帮武氏父子……,可是这一切,已经过去了三百六十年吗?苏东来实在难以相信。

    3397年8月26日,是自己的生日,自己今年十七岁,即使新生星的每天每年比地球长,折算起来也就二十三年七个月,也就是现在最多3421年3月,这中间多出了347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自己的岁月丢了呢?还是别人的岁月多岀来了?

    苏燕看见苏东来坐在那里一声不响,以为他还在飞船失事的噩梦都没有回过神来,便心疼地说:“小弟,要不再去休息一下?”

    “不用,你接着讲。哦,是小方接着讲。”

    “你讲的是大裂缝时代的星际语,口音和语调一模一样,我放一段影像给你看。”

    小方也不知道在哪里弄了一下,客厅里的灯光暗了下来,一段全息影像在客厅里浮现,“这是3395年,“富尔顿”号出发前,指令长提姆理查德出发前在第二探空母港的讲话。”

    苏东来的心继续下沉,“那“富尔顿”号后来的情况怎么样?”

    小方看了看父母,正想炫耀一下学识,却被苏燕拦住了。

    “我来说吧!我们苏家,在这次深空探险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整个船队于3395年出发,一年后进入空间裂缝,又一年后发生大爆炸,从第十四仓之后保护完好,完全到达仙女座河外星系,这与最初的目标完全不同,相距十万八千里,但是这条空间裂缝十分稳定,随后太阳系附近的移民,源源不断的到来,我们老苏家,也在这个时候才慢慢的发展壮大起来。”

    苏东来的心砰砰直跳,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老祖宗苏讳引国,时任实验中心植物舱主管,因二祖奶奶爱丽丝怀孕,不适宜休眠,所以我们苏氏一家子都未休眠。大祖奶奶李氏讳慧,老祖宗,二祖奶奶,以及尚未出世的先祖,一起留在第九仓,二叔祖苏讳运诚留第三仓值守,先祖苏讳运忠留第二十二仓值守。大爆炸后苏氏仅余先祖一人。”

    “其后一百年先祖一直未婚,每过三年就深度休眠十年,直到百年后,实在没有“富尔顿”号的消息,才重新结婚,到我已经是第五代了。”

    苏东来至此已基本确定,是自己这方丢失了三百多年。神色恍惚中,眼一黑,摔倒在地。

    袁传鸿两口子一阵忙碌,将苏东来扶到床上,安排他睡下,检测仪也只是说情绪波动大,暂时休克而已,加强休息。

    “传鸿,我看着他就觉得亲切,不会他也是苏氏的子弟吧。”

    “不知道,这段时间我们都不要提这个话题,让小方多找他玩,让他的心节慢慢打开,一切都会过去的。”

    “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6-2017 七小说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