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七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收藏

第五百零四章 那晓君的猜测

    兄妹俩暂且回去继续商议,车上,大明还在盘算着刚刚妹妹的那个提议。只见小姑娘野心勃勃的样子,本来不是说好的市政的国资不要亲自涉足么?

    “亲爱的,你说让普加乔夫也搀合过来,到后面真正建立工业园区,咱们的话语权能有多少。”大明问。

    “你是说管理权?我想恐怕我们连总经理这个位子都控制不住,我们恐怕可以做很好的董事。”

    大明一惊,即使这样还要同意那个?现在反悔恐怕有些来不及,再者杨桃她看起来是觉得这样也很不错。

    而杨桃所说的话则令大明豁然开朗。“这个就像是你的图瓦人民银行,我们与图瓦合伙入股的俄罗斯石油公司。只是这一次我们的合作对象换成了我们自己的国家而已。”

    杨明志的身份是图瓦人民银行的大股东,具体事务则是图瓦当局在做。这个银行的优越之处在于,在图瓦境内如今流淌着三种货币,中国人喜欢人民币,商人偏爱美元,普通人还是用卢布,三种货币兑换非常迅速。

    至于俄油,这个基本是以普加乔夫的关系入股的,原则人外国人没有权限。因为和未来的总统普丁的关系(杨桃许诺过十八岁后加入国籍)也就默许,具体事务也是俄罗斯联邦gov在做。

    安安心心的数钱似乎也不错,巨大的责任压在瘦弱的肩膀上,目前德新公司的日常运作,大明已经有些觉得不好完完全全掌控。

    次日又是上学,兄妹俩实在没心情听课,就算是期中考试已经发下来。

    “呵呵,还是在前三百名呢。”大明很满意,妹妹的成绩更好些。因为知识储备的因素,两人不用过多的复习也能取得好成绩,至于班里的其他学生,大部分同学的成绩还不错。

    这里程曼秀真的做到了扬眉吐气,谈恋爱的事年级里传的有些沸沸扬扬。她也是这些八卦里的人物,这是因为近似于灰姑娘的身份容易变成话题。

    她的心态很不错,胡正男就像他许诺的尤其是中午时分过来陪的时间更多。有他在就安心了,加上被专门的辅导,这次考试考到了全年级第十。在这竞争激烈的高中,一边是恋爱一边是努力学习,实在打破了老师们所认知的“早恋毁前程”的定论。

    当晚,她回到了自己家给父母展示自己的成绩。不过父母更关心可怜的程曼华,他的成绩有够糟糕。程曼秀的欢喜马上变得害怕,因为父亲的神态非常糟糕。

    “三百多分,你上了高中就拿出这样的成绩,以后怎么考得上大学?!”程父批评程曼华,而他直接摔门把自己锁在屋子里。见此番情景程曼秀也就不再说什么,人各有命,他不学他活该。

    普通人的生活恢复正规,程曼秀还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拜师就住在师父家,程家觉得这样很对,那晓君也很接受这个一个女徒弟。

    所以在学习之余,这个姑娘也就听明白了杨家兄妹的庞大计划。

    家里都没外人,大明也没有避讳程曼秀还有自己的兄弟们。他和父亲高谈阔论,关于建立庞大的工业园,这件事已经计划与普加乔夫取得联络,并务必让他投资。

    杨玉峰知道儿子儿媳从来是我行我素,作为父亲只能支持,还有修正这里面的偏差。

    “既然你们已经下定决心,想必那位普加乔夫先生就如过去的几年一样,百分百要和你们合伙。”

    父母给予两人的都是支持的话语,就在当晚国际长途打到了克孜勒。

    图瓦方面,公司的运作有条不紊的。油田的情况非常好,基本上随着每天都有新的磕头机投产,出油量也在缓慢的提高,再加上国际原油期货价格的水涨船高,资金收入亦是越来越高。

    普加乔夫作为能源部长最关心整个图瓦的能源产出,石油如今是图瓦的支柱产业。当很多人都觉得以后都是富足生活的时候,一部分并未忽略掉危机。所谓遍地开花才是合理的经济模式,图瓦这个传统的农业国不能把未来的希望放在有限的石油上,扶持境内的各种私人企业,甚至是小型的羊毛加工作坊都是很有必要的。

    因为当大明把电话打过去,说去自己庞大的构想时,普加乔夫举得这件事简直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问道:“杭州这座城市是否可以作为大型的重工业制造基地?是否能消化掉图瓦所生产的五花八门的产品?杭州又有那些产品能运送到图瓦?”

    大明简单的思索了一下,现有的德新公司杭州的分厂就是从事重工业制造,原材料根本不愁,不远的宝钢就是中国超大号的炼钢厂。还有图瓦的产品,都有些什么呢。目标马上锁定了羊毛。

    “羊毛,图瓦的羊毛,只要运到杭州这里很快就能变成各种纺织物。”听到普加乔夫有些质疑的口吻,大明马上加大语气:“达瓦里希,要知道中国的东南沿海地区,至少五百年来都是中国纺织业最发达的地方,至今也是如此。只要有合格的样貌运抵,我们机器就能量产毛衣等等等。”

    只是大明一个人说不够热闹,杨桃抢过话筒也说了些。她说的就像以前那样,给普加乔夫画一个大饼。所谓你只要带着资金过来,就能成为中国gov的座上宾,只要是投资,诚信的中国gov就不会让大家吃亏。

    投资仅仅是一个开始,杨桃介绍道:“图瓦最缺的就是人力资源,而中国最多的就是人力资源。图瓦的羊毛,皮革,羊肉,鲜奶运过来,我们统统可以卖掉。或者做成成品再统一运到俄罗斯。”

    普加乔夫最信得过就是别西卡,两个孩子的庞大计划仿佛就是给21世纪的贺礼。

    “好了,我知道了,等到12月我会亲自来,恐怕到时候前往中国的会是一支图瓦的经济考察团。”

    他挂上了电话,兄妹俩兴奋异常。如果普加乔夫带着图瓦官方的人来,这个工业园计划马上上升到国与国的关系。

    两人都非常清楚现在的国家状况,国家在倡导招商引资,各级地方gov都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如今的普加乔夫也是一位亿万富翁了,其人已经半百还拥有着巨大斗志,恐怕已经不是几年前对于金钱的欲望,他的目标恐怕就是图瓦自治共和国的总统。

    杨玉峰看着这俩小人精兴奋的样子,嘱咐着不要太兴奋。

    “你们俩还是安心去睡觉,这次期中考试你们所有人都考得不错,以后要再接再厉。”杨玉峰夫妇看着这一帮娃娃休息睡觉,一种欣慰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晓君还不到35岁,家里富裕了美容院去的次数也多,稍微打扮一下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而已。她还故意打扮的特别年轻往往给杨玉峰造成一种错觉。

    两人坐在沙发上,刚刚儿子和那个俄罗斯大商人通过电话,投资工业园的事口头上落实。

    “老公,那个俄罗斯人这一次不会匡我们吧?”那晓君突然问道。

    “当然不会,咱们的孩子在俄罗斯混的这么好还不是那个人的照顾。而且据说他特别中意杨桃。”

    “对哦,这孩子走到哪都是一番笑脸惹人怜爱。”

    “所以他们的公司才叫做普加乔夫别西卡重工。”杨玉峰的内心起着波澜,杨桃就是别西卡,回想当年那个三岁小孩,八年过去了变化真的不可思议。

    说着说着,两人便回想起很久以前的事。

    “那个孩子好像从一开始就在等待着,等待着和我们接触。”那晓君说道。

    “哦?怎么这么说?”

    “从一开始,她已经有了养父了,非得让咱们俩做她的父母,仿佛就希望是咱们生下来她。”

    这么一想杨玉峰也觉得很蹊跷,难道这就是缘分?“谁知道呢?”杨玉峰伸个懒腰,胳膊就顺势搭在媳妇肩上,“或许是上辈子还是更古老的时候,你家或者是我家,某个孩子夭折了,她发誓要重新过一遍于是就是她。或许杨桃她的知识就是与生俱来的,她心底里的身份她自己知道也绝对不会告诉我们。”

    “不会吧,哪有这么蹊跷?”那晓君只觉得一阵莫名的寒冷。

    “猜测吧,也许那孩子只把心里的秘密告诉了咱们的儿子。”

    那晓君立刻站起来。“不行,干脆我就好好问问他。”

    杨玉峰一把拉住媳妇,“你还是算了,你怎么问他。难懂问,你妹妹是不是转世什么的?可拉倒吧。你自己信个佛也就行了,还有句话叫天机不可泄露,我们不想不问就行了。”

    只好这样,丈夫的那一席话在述说这一种可能性毕竟现在大家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八年前自己还是普通带孩子的年轻妇女,早年更是未婚先孕被人指指点点。一切都是从孤儿杨桃出现后产生的改变,这不禁让人瞎想,丈夫则是提供了新的思路,恐怕那个孩子根本不是一个孩子。

    那是一个伪装者,一个和自己的家庭有着莫大缘分的人。嫁过来从来不是三岁孩子的玩笑,她是在执行一个计划就像现在要上马的工业园计划,似乎冥冥之中的宿命。突然一个想法浮现脑海,那晓君转过头看着丈夫。“老公,你说杨桃她。假设我们没有生下大明,而是在另一个时刻咱们顺利的结婚生下了一个女孩,那个人就是她?”

    杨玉峰只觉得可笑。“得了吧,我看你是最近看科幻电影看多了,你好像是说什么平行宇宙。好吧,就当你说的有道理。”

    那晓君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却觉得非常有意思,“就像回到未来那电影,男主角回到过去见到了自己的祖先。我猜,或许在另一个时空我们的孩子是她,而且顺利的养大,她通过时间机器回来了遇到了我们。”

    “可她并不像我们。”

    “对啊,或许只是灵魂回来了并且永远不能回去,所以才非要我们做她的父母。听起来匪夷所思,若是真的是这样,那么你想想看,她这意味着什么?”

    杨玉峰被媳妇问的也来了精神,孩子们已经纷纷关灯,那个小女孩跟着女徒弟睡得。“不管怎样,那孩子已经坐实了,未来就是咱们的儿媳,到时候还得乖乖的跪下了喊爸妈。恐怕这都是她梦寐以求的。应该也就是这样了。”

    那晓君摇摇头。“老公,八年了,我们的家只是比较殷实,现在自称可能要破百亿,这是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你想想看,为什么1995年她强迫你卖掉国债,后来发生的什么你都看到了。1996年底强迫你甩卖股票,紧跟而来的就是暴跌。现在咱们的孩子在俄罗斯冒着生命危险保卫油田,现在油价你非常关心,正在大涨。她只是一个孩子,就算是天才制造很多机器。但是这些一而再再而三的传奇冒险,你怎么解释?”

    “这……”杨玉峰不知如何回答。

    “所以我就说,如果这一切就像是个科幻电影,那么杨桃她就是咱们的孩子,在另一个时空中已经知道了未来的秘密,所以才能多次正确的预测。你不是股神,但是在她的强迫下,你在95年按她的要求拿出公司大部分资金买的股票,在96年底也是按她的要求卖股票,咱们狂赚八个亿,哪有这么巧的事。”

    这件事细思恐极,夫妻两人对视着,再看看那个房门。

    杨玉峰耸耸肩,这大半夜的说这个总觉得有些渗人。“媳妇啊,我想还是你多虑了。你能这么想也是想象力丰富。”

    那晓君摇摇头,“我可不是幻想家,你知道杨桃她的网名是啥?”

    “是啥?”

    “穿越时空的少女。”那晓君一板一眼的说道,还有许凉玥一样是非常可疑的人。

    不过这些都证明不了什么,杨玉峰问道:“亲爱的,假设杨桃就是这样,穿越时空而来到了我们的身边,这一切都是完成一个心愿。如果事实就是这样,你会如何面对她。”

    “还能怎么面对。”那晓君坐直身姿,“她心里认定我就是她妈妈,那么她就是咱们女儿。要不是当年那档子事,这孩子早就在咱们膝间撒娇了。”

    杨玉峰没有那晓君那么多的想象力,看着老婆就像十几岁的少女满嘴的胡说八道就来了心情,一把抱着娇妻去了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6-2017 七小说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