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七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收藏

Ch.83烛龙骨剑!

    所谓防御性阵法,是保护阵法内的人或物品不被侵害。

    高阶防御性阵法自不必说,无论在功能、效用还是在防御力度上都很强,有人甚至传言,高阶阵法是会诞生阵灵的,而诞生阵灵的高阶防御性阵法就相当于一个活着、会随机应变的保镖。

    然而与高阶防御性阵法不同,基础防御性阵法不但防御力度很弱,还有着一个致命的缺点。

    比如在阵法内部发生的爆炸,如果没有及时解开阵法的话

    一个黑漆漆的小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地面上,用力咳嗽几声,咳出来的是尘烟和鲜血。

    内部的人是逃不出去的。

    崇小白欲哭无泪地从胸前的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瓷瓶,往手里倒了几下,结果什么东西都没有。

    崇小白气急地将瓷瓶用力往外一扔。

    当啷

    嘶

    瓷瓶砸在墙上没有碎,而她却因为扔瓷瓶扯到了伤口,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

    “三瓶九品红散,若干三品二品红散打月空狐族地离开还不到一年,一次濒死,一次炸伤如果不是最后那张土御符我可能就再也看不见阳光了。”

    崇小白说着说着,两行泪水滑落,在漆黑的脸上留下两道鲜明的痕迹。

    “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崇小白声音哽咽。

    此时,崇小白只听见远处有卡拉卡拉的声音,好像骨头一类的东西在摩擦地面。

    崇小白费力撑起身体,令自己靠在墙面。

    这房间倒是挺坚固,这么炸也只是有几处破损,没有太大的伤害。估计多半要归功于小两仪阵和崇小白自己设下的防御阵法。

    “嗯?到底是什么声音?”崇小白摸了摸眼泪,四处张望着。

    随后,只见砖屑瓦砾之中猛然飞起一把剑,直冲崇小白心脏而来。

    崇小白瞳孔紧缩,可是因为伤势,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闪躲。

    她又要死了吗?

    被一把单纯的剑?

    开什么玩笑!

    她在元婴期的异兽手下都能捡回一条命!怎么可能就死在这里!

    崇小白刚提起用尽全身力气伸手去挡剑,剑却猛然停了下来。

    剑尖距离心口,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

    崇小白所有精神都集中在剑尖上,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生怕这把剑再往前一点。

    然而等了一会儿,剑还是那般悬浮不动。

    崇小白小心翼翼地伸出指尖碰了碰,然而剑却没有反应。

    接着,她提起了勇气,试着将剑尖拨转方向。

    没想到的是,崇小白轻而易举地就拨开了剑尖,而想象中的阻力根本没有。

    “什么啊,只是虚惊一场啊。”崇小白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刚吐出了半口,就看那把剑尖自己猛然转头,精准地对着崇小白心口的位置。

    崇小白不得不把剩下半口吞了回去。

    有一名姓郭者曾云:恐惧到了极点就是愤怒。

    现在的崇小白就是如此。

    崇小白一股怒火腾地就窜了上来。

    “我说你,一把破剑一天天的这么吓唬人有意思吗?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没想到,这把剑好像就能听懂她的意思一般,十分人性化地指了指崇小白的胸口。

    “嗯?什么?你是要杀我?”

    剑摆了摆身子。

    “要我的心脏?”

    剑又摆了摆。

    崇小白此时变了脸色,护住胸口,“难道说你要”

    剑猛然跃起,拿剑面砰地一声打在崇小白的脑袋上。

    “喂,好疼啊,你打我干什么啊哦对,你是剑,有那个心也没有”

    啪

    话还没说完,剑又打了崇小白一下,然后转身狠狠地在地上刻下两个大字。

    精血。

    崇小白一拍脑门,“哦,原来是心头精血啊!你是要成为我的本命法器吗?”

    剑躬了躬剑身,好像人在点头。

    所谓祭炼分两种,灵祭和血祭。灵祭是大多数法器和法宝的祭炼方式,而血祭则分两种。

    一种是以普通血祭炼,一种是以精血祭炼。前者,是因为法器或者法宝一些特殊的要求。而后者,以精血祭炼之后,便是跟随终身的本命法宝或者本命法器。

    “这种送上门来的本命法器很令人怀疑啊。更何况这个剑身”崇小白心有戒备,此时才好好地打量起这把剑。

    剑柄毫无亮点,而剑身并非灵铁灵钢之物,而是不知名生物的骨头,看起来像是脊椎部分的位置。这骨头也并非纯白,而是暗黄腐朽,仿佛在水中泡了很久。

    崇小白很难和这把剑和之前那把光鲜亮丽的宝华剑联想在一起。

    更何况这骨头制的长剑,总让人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看到崇小白很犹豫的样子,这把骨头剑竟然自己跳到崇小白的手中,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骨剑入手,那种熟悉的感觉愈发强烈。

    这把骨剑是吞噬了司风篇原本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崇小白再联想到之前自己拼合三篇而获得的内容。

    四象仙书非功法亦非心法,乃功心法是也,此法乃四大神龙之一,烛崇小白默诵道。

    “烛烛龙,烛九阴。而你吞噬了四象仙书的其中一篇原本”崇小白拿起剑,横在自己身前,以二指轻捋剑身,“莫非,你是用烛龙的脊椎骨做成了吗?”

    崇小白随口说出猜想,然而这个猜想有些不切实际,她也只是想到了就说说而已。

    然而,这把剑就好像回应崇小白的想法一样,嗡嗡作响。

    崇小白惊地咽了咽唾沫,眼睛瞪的老大,拿剑的手也静止不动。

    所以她手里拿的就是被称为四大神龙之首,五大创世神之一,烛龙烛九阴的脊椎骨吗!

    传说中的烛九阴不是下落不明吗?为何会被人抽了脊椎骨做成剑啊!

    那不就是说,这把剑上,将会有很重的怨气吗?

    这把剑是想她死吗?

    骨剑察觉到了崇小白的惧意,跳下她的手,以剑尖立地,而剑柄则是讨好地蹭蹭崇小白。

    崇小白看着这把剑,有一种小猫在向主人撒娇的既视感。

    “你你你撒娇也没有,而且要炼化你的话,需要心头精血。我只是练气期,心头精血也就一滴两滴,要是用其中一滴炼化你的话,我必定元气大损,需要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而我现在是重伤所所以,不可以。”崇小白往另一边蹭了蹭,企图离开这把会撒娇的骨剑。

    骨剑一顿,然后不停地在原地跳来跳去。

    那个样子好像在说你自己受伤又不是我的原因,分明是你自己作死埋下的火符和风符。

    “那也和你有关!没什么制造什么灵气风暴!更何况你要是速度慢点我也能跑出去啊!”

    话刚落,骨剑跳起来就砸了脑袋一下,然后在地方蹦来蹦去。言外之意就是那你脑子反应慢,没有来得及躲开,不是我的问题。

    骨剑的这副模样,尤为欠扁。

    “辩论就辩论,你老打我干什么!我现在可是重伤病人!重伤病人啊!”崇小白也忘记了恐惧,指着骨剑说道。

    骨剑此时一跃而起,一下接一下地打在崇小白脑袋上重伤病人怎么了?我还是新生儿呢?你作为主人就这么瞧不起我啊!

    崇小白不得不捂住脑袋,“我去,你还打我!你再打我信不信我吐血给你看!我一定要讹到你倾家荡产!”

    骨剑打的更起劲了哪儿来的产?哪儿来的产?我就是一把剑!你有能耐就告我去啊!到时候也是倾你的家荡你的产!和一把剑将道理,你丢不丢人!

    “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崇小白求饶。

    然而骨剑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继续打着崇小白。

    “我知道了!等我好了就炼化你!”崇小白大声喊道,眼眶里好似有泪水打转。

    这个时候骨剑才消停下来,当啷一声,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崇小白作为历史上第一个和没有器灵的法器打嘴架的修士,最终屈服在了法器的暴力行为之下。

    但是她虽败犹荣!

    不过一会儿,崇小白解除了阵法,一身黢黑地从修炼室里爬出来,吓坏了林家夫妇。

    崇小白费力地拿出一袋灵石扔给林管家,吩咐他去买一些上好的红散和其它养伤的药,然后就当然不是昏了过去,而是叫林大娘把自己抱到卧室的床上,包扎伤口,然后去给自己做一大桌子的美食,而桌子上的美食不得少于一阶异兽。

    有三流医术上记载道,吃,是一种令患者病人恢复更好更快的行为。吃,也是一种令失恋者忘记忧伤忘记烦恼的行为。吃,更是一种能抚慰崇小白奇衰无比的心灵,和督促她更加快乐成长的行为。

    林大娘上起了菜之后,转身离开,不由得摇摇头叹口气。

    “瞧瞧,不过是符篆的研究失败,就让小姐的心灵遭受如此大的创伤。看来小姐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经不起太大的失败。看来以后更要注意一下小姐的成长历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6-2017 七小说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