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七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收藏

291、多余的情绪

    “亚炽,死了?”夕瑶依然不敢相信,她收回目光,凝聚在汎尘冷血漠然的脸庞上。

    汎尘凑近夕瑶,在她耳旁笑着问道,“怎么,心疼了?”

    “我……”夕瑶若心痛,那一定是在责怪她自己。亚炽为她在背后做了那么多事,她却害他丧了命。

    “你不是说你不关心他死活吗?”

    “我……”

    “你不是说,只要我开心就好吗?”

    “我……”夕瑶不知道汎尘真的会杀了亚炽,昨夜她还见到了亚炽,今天他就死了。虽然她知道汎尘杀人的时候不会犹豫,只会享受杀戮,可是她还是觉得太突然了,亚炽的死太突然了!

    “杀他的时候,我心情不错。”汎尘对这一次的杀戮表示满意。他耐心地看着亚炽的血液喷出、溅出、洒开、流下,以及被他用随手取的罐子接住,整个过程,他都出奇的耐心和享受。

    “杀人,真的会让你如此快乐吗?”夕瑶始终不能理解汎尘的这种喜悦和爱好。

    “不然,还有什么事可做呢?”汎尘平静地反问道,“生命不就是为了终结而出现吗?土壤不是为了埋葬尸体而存在吗?”

    “可是死亡是一瞬间的事,活着才是很长一段时间,活着的时候可以做很多其它事,你不觉得生命很有意义吗?”

    “我觉得很烦。”

    “那是你觉得,他们本身不这么觉得,可是你却替他们擅自做主,结束了他们的性命,他们是无辜的,他们并不想死。”

    “想想有用吗?”

    “……是没用,可是,你真的不应该这样,你不应该主宰他们的生死,他们有权利活下去。”

    “我没有剥夺他们求生的权利,我允许他们的反抗和挣扎。”

    “可还是被你杀了。”

    “是他们自己没用。”

    “那你为什么不杀我?”

    “因为我还没有杀光他们,你若死了,谁来陪我?”

    夕瑶承认汎尘说的话很理性,在逻辑上毫无破绽,就算是一个比他更理性的人,都说不过他,但这根本就是邪恶的歪理。

    “那你就一下子摧毁掉整个世界算了。”夕瑶的眼角淌下了泪水,不是因为亚炽的死,而是因为她觉得汎尘让她难过,为什么他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根深蒂固的恶欲。

    “一下子?那多没意思,会少了很多乐趣。”他喜欢人们死亡的瞬间,因痛苦而扭曲变形的脸,因惊恐而狰狞的瞳孔,因绝望而痛哭流涕的声音。

    “夕瑶,你偷换概念的本事越来越大了。”汎尘差一点被夕瑶成功地转移了话题,今日他可不是为了跟她讨论自己的兴趣和爱好,而是找她算亚炽的那笔账的。

    他看着她脸庞上划过的泪痕,笑道,“为他的死哭的?你越来越不听话了,会让我不喜欢你的,你知道吗?”

    “我没有,不是因为亚炽。”

    “那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

    “你那多余的同情心若是为了死在我手里的亡魂,你大可不必如此,因为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汎尘,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怎么,你不喜欢吗?”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会喜欢的吧。夕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汎尘,这么畸形而扭曲的问题。

    “夕瑶,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出,你不喜欢这样的我,对吗?”

    “我……”

    “怎么办,你喜欢的亚炽,已经被我杀了,你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我没有喜欢亚炽。”

    “夕瑶,你变了,变得擅长会撒谎了,我差一点都相信你了。”

    “汎尘……”

    在昨夜之前,汎尘可以原谅夕瑶和亚炽之间的所有事,因为他觉得是他自己无能的性格,因为丢失了第十三根肋骨,是不完整的他,那时的他对夕瑶过于纵容,所以才一次次原谅了她。

    现在的汎尘已经不一样了。

    汎尘可以剔除夕瑶那段记忆,算此刻的她是从千年之前来的,如今面对的一切,都是新的经历,她本不该背叛他才对,可就算她说得不清不楚,他也敏锐地发现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若不是这个诅咒,你已经死了一遍,你明白吗?”

    “诅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不想伤害你,”汎尘不想重复千年前的经历,他本意不想折磨这个女人,但是她如果非要逼他,他或许会重蹈覆辙,“你知道的,我骨子里不是一个善类,你若执意让我以本性待你,我不介意的。”

    她清楚,这是他对她没有后路的告诫和警示。

    “你真厉害,让我刮目相看。”他的眸光里夹杂着一丝意外,不过他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新鲜感。猎物的奋力挣扎,他总觉得是锦上添花的好事,是在给尸体梵唱悦耳的死亡进行曲。

    即便是他爱的女人,也一样是他的猎物,只是独一无二的心爱猎物。

    “我没有做什么。”夕瑶有点害怕,她明知道汎尘就是这样可怕的魔鬼,她忽然间不记得自己为什么爱他了,她爱他什么来着?她等他轮回是为了什么来着?他爱她吗?她到现在都不知道缨和他是什么关系。

    “你在背后做了什么呢?”汎尘若有似无的鼻息拂过她彷徨的脸颊,他越是平静和冷漠,内心的恶欲就越翻江倒海,他若真的急于知晓,他可以高效而快速地得知所有事,不过对于她,他更喜欢听她亲口说出。

    “我没有。”夕瑶摇着头。

    “可是他死的时候,似乎很幸福呢,让我很不开心。”汎尘轻叹道,他低下了头,银白色的长发随着他低头而泄下,如天边圣洁之水,在明媚的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和他阴暗邪恶的内心形成强烈的反差。

    他觉得,将死之人最后一刻是痛苦的才对,亚炽为什么不痛苦呢?他笑着说,“小家伙,会不会为我而哭泣呢?如果会的话,我不介意死一死呢。”

    “你到底对那只吸血鬼做了什么?迷得他神魂颠倒,让他忘记了死亡的本意,死亡,理应感到恐惧才对呢。他最后提到你的时候,笑得很开心。”汎尘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夕瑶乌黑而湿润的眼眸。

    夕瑶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同时泪水不断滑落。

    “你果然还是为他的死哭泣了,你怎么可以让他死得瞑目呢?”汎尘抓住夕瑶的手腕,掰开她紧紧捂着嘴巴的手,愤怒使他压低了冰冷的语调,“你这样,让我很生气。”

    夕瑶低下头,不敢看汎尘,眼泪不断滴落,染湿了雪白的被子。

    女孩最后离开亚炽的时候,仓促的告别,或许也是无用的告白,她说先遇到他的话,一定会爱上他,就像爱汎尘一样,一样义无反顾,因为他值得被爱,他也懂得如何爱人。

    亚炽,即便是亚必泗町家族的始祖吸血鬼,本该怨恨亚必尔纳家族,他也有能力杀死亚必尔纳家族的纯种吸血鬼,但他还是允许了亚濏和亚彦妠的存在,甚至不介意自己一直以亚必尔纳家族之人的身份示人。

    他善待冉儿,是个好哥哥,也一样善待亚濏。

    他认真而用心地对待一个并不爱他的女人,她被汎尘抛弃的时候,他一直守护着她,照顾着她,陪着她,汎尘做不到的事,只要他能做到,他都愿意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全她。

    他也是一个两面人,表面是不负责而轻浮的贵公子,不愿示人的内心却愿意做一个根本不需要他去负责任的人。

    “看着我!”汎尘的手指钳制住夕瑶的下巴,使她被迫抬起头,结束她对亚炽的哀悼。

    “你,为什么,要杀死他?”夕瑶想不通,亚炽可以不用死的,为什么汎尘非要杀了他?

    “因为你啊,因为你愚蠢的行为,没用的眼泪,和一颗,善变的心。”

    “我没有变心,我只是……突然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爱上你了……”夕瑶哭出了声。

    “那就别爱了,爱本就是多余情绪,我也不需要,”汎尘不以为然地笑了,爱就像他心脏上的桎梏,“爱不爱,反正你都是我的。”

    被无视了,她纠结而复杂的情感被他一笑而过,被他直接忽略和否定,他竟然说,根本不需要她爱他这种多余的情绪。

    “人怎么可以没有情感呢?怎么可以一句不需要就全盘否定呢?”夕瑶不懂,她是一个宁愿有爱情,不要生命的女人,难道是她傻吗?

    “我一开始并不排斥,但如果情感成为脚步的羁绊,那就只能被遗弃了。”

    “羁绊吗?我是你的羁绊,我对你爱情是羁绊,不被你需要……唔……唔……”

    那堵上的红唇已无法再说话,那具发烫的身体上多了一只手。

    女婢们低下头,纷纷退出了屋子,当夕瑶听见房门被关上的时候,她的心好痛,果然,他还是一样,只需要她的身体。

    那滑落的衣衫,遮不住一具憔悴的身体,暴露出一颗疲惫的心。原本她觉得爱他的心情就足够支撑她一生,够她勇敢下去。现在才知道,她坚持的爱情,被他视为尘埃,成为不需要的多余之物。

    相比此刻温度偏高的她,他的体温寒进了她的心脏。

    哪有人不需要爱情的呢?不奢望被爱,是因为爱的太执着,不是不计较,是没有办法计较,就像亚炽对夕瑶,他何尝不希望她可以回馈他的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6-2017 七小说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