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七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收藏

Chapter 62

    肖逍缓过神来,镇定拿餐巾擦擦唇角,严肃道:“求婚不是都很精致吗,至少准备个戒指吧?”

    陈修泽不解,摊开手回:“我不是在这儿么,你还需要别的?”

    他就在这儿,还有别的比这更重要?

    再没比他更懂肖逍的人了。

    肖逍绽放笑颜,起身坐到陈修泽腿上,双手捧起他的脸吻上薄唇。陈修泽很快反客为主,一阵掠夺后,肖逍咯咯笑出声。

    “味道不错。”陈修泽停下回味。

    “我去给你盛一碗。”

    陈修泽两手一抬将肖逍放桌角倾身吻她,低声问:“同意么?”

    肖逍单手支在桌面使坏:“你说呢?”

    陈修泽眉尾一扬向下压,手滑进肖逍睡衣里覆住柔软揉抚。肖逍招架不住后仰,双腿绷紧夹住陈修泽的腰,结果招来更要命的揉捏,她手撑不住轻吟出声,陈修泽拦腰捞回她,左手推落睡衣,细密的吻落在她右胸。

    肖逍要疯了,心里想呵斥,声音却虚弱娇柔:“别……咬那儿……”

    陈修泽倒听话,换成舌尖挑弄,一刺激惹得肖逍颤栗。

    肖逍咬住下唇不想发出羞人的声音,门外突然响动,她猛吸一口气推陈修泽,吻还是没停下。大门已经解锁,她赶紧大呼:“同意!同意!”

    咔嚓门开了,张妈边往里走边翻包:“我记得钱包在这儿啊。”

    钱包躺在玄关柜的花瓶旁边,张妈扫一圈才看见:“瞧我这脑子。”

    餐桌歪出去一点,陈修泽淡定推回去。

    张妈回望一眼:“肖逍呢,这么快吃完了?”

    “这儿……”指尖泛红的手从陈修泽背后伸出来,很虚地晃了晃。

    “躲修泽后面做什么。”张妈笑,“好吃吗?”

    肖逍的脸跟碗里那只水煮虾似的,哪儿好意思露面,她就着噗通的心跳,飘忽道:“很好吃。”

    张妈往右挪了挪,肖逍揪住陈修泽的衣角把脸埋在他后背上,张妈还是看见了。

    “脸怎么红成那样。”

    “汤太热。”陈修泽气定神闲道。

    胸前的刺激还没消失,肖逍浑身烧了起来,恨恨地锤陈修泽后腰,仅一下被反手握住。

    “熬了俩小时呢,肯定热。”张妈看出来了,低笑出门,关门时说:“修泽今天在家陪你,我这个老婆子可不能当电灯泡。”

    门外彻底没动静,肖逍松开陈修泽双手捂脸,气愤道:“怎么陪,像刚才那样?”

    陈修泽坐桌边,握住她的腰揽到两腿间,一板一眼说:“夫人喜欢,我定当竭尽全力。”

    “你你你你你!”肖逍要爆炸,好像她欲求不满了。

    不过说回来,他们有一个月没那啥,陈修泽一直遵从医嘱,对她很克制。

    可是挺长时间不那什么,是不是不太好?她红着脸狐疑看陈修泽。

    陈修泽的眼神骤然幽深:“再这么看我,我不管这是什么地儿了。”

    肖逍忙收拾表情,揉散脸上的温度小声说:“那个………我例假结束了,也满一个月了,要不……”

    话没说完,她被陈修泽打横抱起往卧室走。

    “我说的是晚上。”她紧张,万一张妈回来听到怎么办。

    陈修泽回:“你吃饱了,我还没吃。”

    “那你能有力气么,还是晚上吧。”肖逍随口应一句,立刻后悔,完蛋。

    果然,陈修泽关了卧室里的两道门,搞大事的节奏。她一沾床往边上滚要谈条件,却被拽住脚踝拖了回去,一会儿功夫身上,再就不知道几点是几点了……

    太阳渐渐升到天空正中,卧室里间的门打开,传出旁白的低音解说。

    肖逍翘起发尾瞧了瞧,干得差不多了。等陈修泽回床上,她举起pad枕在他胸口看纪录片。

    屏幕里的恢弘大殿内有一束金灿阳光依时间流逝,自西向东照亮繁杂绚丽的彩绘屋顶,她看得目不转睛。

    陈修泽撩开长发梳理,瞧见衣领下的皮肤布满密密的红紫痕迹,锁骨下最多,他心有不忍。

    肖逍在这方面向来依着他,太累了也只说休息休息。方才她全部受着又主动回应,倒让他把持不住,要起来更无度。

    他轻轻抚摸肖逍后背,肖逍懒洋洋打哈欠,窝在他身上更舒服。

    纪录片很短,一集六分钟。

    肖逍由着屏幕自动跳转,偶尔问几个不相干的问题。

    陈修泽都仔细听着逐个回答,有一两个回复会引发讨论,即便聊这些没太大意义,他也会耐心表述自己的观点征得肖逍同意。

    午前时光就这样度过了,寻常了些,肖逍很受用。与陈修泽的相处越平实,对她而言越有安全感。

    吃完午饭,陈修泽跟肖逍学画了一幅插画,内容是大片银杏叶和肖逍入睡的侧颜。

    肖逍深深怀疑陈修泽撒谎,没学过画的人怎么可能线条那么流畅,还画得那么像!

    陈修泽平静解释:“大学学的医科,辅修金融。”

    “……”肖逍很想说“不就是膝盖么,送你好了”,但这话说出来要挨训,还是算了。

    不管怎样,她对这幅画爱不释手,当即喷上定画液裱起来放床头边,每天起床能看到。

    三点多,陈修泽又在张妈的指导下做了一个草莓生日蛋糕。洁白的奶油表层堆满坚果和红彤彤的草莓,肖逍忍不住偷吃,陈修泽干脆切开给她,另做了一个打包带往肖家。

    然而去肖家的路上,岭城来了电话。陈修泽把肖逍送上楼,跟肖妈妈打过招呼就赶回公司。

    肖逍拎一大堆东西进厨房,肖妈妈搭把手:“这是买了什么,大包小包。”

    “菜啊海鲜一类的。”肖逍把塑料袋的放下,纸袋和蛋糕盒子放餐桌上,“纸袋里是药,上个月的是不是吃完了?”

    “还剩几粒。”肖妈妈回道。

    每个月会有人算好用量和时间来肖家送药,这次由肖逍带回来,定又是陈修泽吩咐的。

    肖妈妈想到陈修泽记起沸沸扬扬的绯闻,唾弃:“他们的圈子太乱了,姑娘家家怎么那么不要脸面。”

    肖逍进厨房从塑料袋里往外拿东西:“人的问题,跟圈子关系不大。”

    “这种人就不配生孩子。”肖妈妈气,“新闻上没太仔细说孩子,媒体还挺有道德的。”

    肖逍嗯了声,没细谈。

    李卿虽痞但信守承诺,没有曝光孩子信息,只将rosalie生子的证据以及rosalie和继父跨时间段幽会的照片曝光,包括rosalie拿陈修泽炒作的那个时间段里的幽会证据,私生子是谁的还用猜么。

    rosalie百口莫辩,开了个发布会向公众致歉,澄清与陈修泽毫无关系,随后消失了。陈氏再次上演反转大戏,公众咋舌看法不一,有的认为陈氏炒作,有的则认为陈氏被恶意中伤,讨论一阵便烟消云散。

    “还买了调料?”肖妈妈翻了翻,各种调料包压在塑料袋底下,她还翻出酱油醋瓶子:“这是把厨房的一套都置办了,怕咱家没有?”

    肖逍不清楚袋里置办了什么,经她手的只有药和蛋糕,其余提前进了车后备箱。她翻了翻感觉太夸张,陈修泽是怕自己出门吧,来前陈修泽嘱咐不能独自外出。

    她随口编了个理由,窘着笑了笑:“天太冷,他怕我出门买。”

    “给你惯的,门都出不去。”肖妈妈睨了睨她,她笑得更窘。

    有些海鲜买重了,肖妈妈搁水里洗干净放冰箱冻着,擦擦手问:“你住那儿做家务么?”

    肖逍摇头:“有老阿姨做,那些东西也是老阿姨买的。”

    日子挺滋润,肖妈妈点头打开砂锅查看,状似不经意地打探:“你们就这么过?他没别的打算?”

    “有啊。”肖逍凑上去闻香味,“今天早晨他求婚了。”

    肖妈妈盖上锅盖回身打量:“我怎么一点没看出来。”

    肖逍不解:“还要怎么看。”

    肖妈妈望了她手指一眼,她解说:“他今天陪了我一整个白天,早晨五点起来给我做手擀面,下午又一起做的生日蛋糕,陪我画画看纪录片。”

    陈修泽清早起来擀面着实让肖妈妈惊讶,不过她听自个儿闺女满足的语气,轻哼:“小恩小惠就把你收买了。”

    肖逍搭上肖妈妈的肩按摩,笑道:“你觉得他缺钱买戒指还是缺钱买花?我不需要那些。”

    “打小你就跟别人不一样,戒指和花不是最基本的么。”

    “那些能用钱解决的事儿,我不看重。他前几天深夜开会,特意腾出时间亲自动手哄我高兴,不会有别的男人这么待我的。”肖逍耐心解释,又举个例子:“我常用的牌子,他都记得清楚,衣服化妆品颜料等等,甚至卫生巾都记得。我爸记得你的么?”

    肖爸爸还真不记得,肖妈妈不禁感叹什么是差距,这就是差距。

    肖妈妈跳过这个话题:“在你眼里他是不是没缺点?”

    肖逍拎了块酱牛肉放嘴里嚼,含糊说:“不是啊,他不太好说话,不笑的时候很严肃,生气了也不好哄。”

    “这算哪门子缺点。”肖妈妈轻啧,这分明是打情骂俏,肖妈妈摇摇头道:“既然你答应了要订婚吧,双方父母还没碰过面,不知道人家瞧不瞧得上咱这普通人家。”

    肖逍沉默。

    以陈母的性子跟肖妈妈更相处不来,但是有陈修泽,她不担心:“他会处理好的。”

    “什么都指望他,你是不现在都不用动脑生活了。”肖妈妈没好气地看她,闺女怎么老没心没肺呢。

    “差不多。”肖逍笑嘻嘻,挨了肖妈妈一记戳。

    陈修泽不在这儿,不能给她挡着,她只能摸摸额头:“对了,你怎么接受他的。”

    “这个么。”肖妈妈擦擦料理台,神神秘秘:“想知道?”

    “想啊,要不问你么。”

    肖妈妈洗手去客厅的小书架那儿拿个信封过来:“见过给小姑娘写情书,没见过给丈母娘写信的。不过字好看,我姑且接受了。本来不打算告诉你,怕你更死心塌地跟着他。”

    肖逍翻开信封拆开信看了两段,心里特别暖,不忘揶揄老妈:“您这定力不行啊,字好看就同意,早知道让他一开始就写,白挨那么多骂。”

    “还心疼上了,不说两句把闺女白送给他?想得美。”肖妈妈哼气,“咱家再普通也就你一个闺女,你再普通也没第二个。我就瞧不起那些往有钱人身上倒贴的小姑娘,要不是看他那样身份的人被骂也不放弃,确实对你有心的份上,你非得跟他,看我不敲断你的腿!”

    “……好狠好暴力。”肖逍摸一把不存在的冷汗,“亏着前一段话还被您感动了。”

    肖妈妈不中套:“是被信感动了吧?”

    肖逍吐舌略略略,心甘情愿又挨一记戳,收起信放在自己口袋里。

    “我爸几点回来。”

    “今天能早下班。”肖妈妈把洗好的菜摆到料理台,猛拍一下手。

    肖逍被惊到:“摩拳擦掌真要打断我的腿啊。”

    “瞎说什么。”肖妈妈瞪她,关了火道:“你爸单位正在给旭恺盖高新区的新楼盘,谁知道大前天停工了。这不最近旭恺跟陈氏闹得挺凶,你知不知道旭恺现在是啥情况,你爸怕到时候旭恺出问题就白忙活了,眼看要刀年底,工人的钱开不出可不行,肯定要闹着发钱。”

    肖逍帮不上忙:“这个我不知道。”

    “你俩成天在一起,一点不知道?”肖妈妈不信。

    “我从来不打听他公司的事,要不等他来了,让我爸直接问吧。”

    直接向陈修泽打听商业内.幕?肖妈妈不好意思开口:“你先问问,要是不能说就不让你爸提了,别弄得尴尬。”

    “行。”

    五点半,菜都摆上了桌,肖爸爸回来了,陈修泽还没到。

    肖逍拆开蛋糕盒子放桌子中间,肖妈妈往外挪盘子,端详会儿蛋糕说:“这是买的吧。”

    “百分之八十是他做的,我打下手,老阿姨指导。”肖逍捏块蛋糕中央的草莓填嘴里,“他学东西可快了,第二遍就能做到很好。”

    肖妈妈拍她又伸出的手:“怎么吃上了,人还没齐。”转脸对上肖爸爸:“瞧瞧你这闺女,被迷得不知道东西南北。”

    肖爸爸开瓶酒,拉上长腔:“女大不由爹啊。”

    老爸也开始耍宝,肖逍乐得不行。

    叮铃声响起,肖妈妈去开门。

    楼梯间的声控灯亮了,由上而下的光线照得深邃眉眼和挺直鼻梁下留有暗影,肖妈妈想肖逍说得不假,陈修泽不笑的时候太严肃了,尤其这么看更觉得不好相处。

    “抱歉,路上堵车。”陈修泽声音温和,打消肖妈妈的顾虑。

    “没事,不到六点呢,快进来。”

    “伯父。”

    肖爸爸忙应下,转身让肖逍吓一跳。

    肖逍踉跄一步,陈修泽手快接住她,她回头一瞧,拖鞋粘在瓷砖上。

    “咦,地上有胶?”她单脚站立倚向陈修泽。

    肖爸爸上前看了看:“可能是我从工地里带回来的工具沾上的,一会儿让你妈擦擦。”

    肖逍转身对上略带责备的黑眸,示好微笑,搭着陈修泽胳膊跳回去穿鞋。

    “外面冷吗?”她试试陈修泽的手,长指冰凉。

    “还好。”陈修泽避开她,不想传给她凉气。

    肖逍偏要握住,回头说:“我带他去洗手,你们先吃吧。”

    “那哪儿行。”肖妈妈摆完筷子道:“洗完一起开始,别忘了兑点热水。”

    “肯定忘不了。”肖逍带陈修泽洗手间。

    水流哗哗响,肖逍试试水温,往陈修泽手心挤洗手液:“是不是去工地了。”

    陈修泽侧眸:“我出门前说过?”

    “这有树叶,我猜的。”肖逍从呢大衣下摆捏起一片泛黄枯叶扔进垃圾桶,“一会儿我爸想问问旭恺新楼盘的事儿,他们的单位是承建部门,怕旭恺开不了工。具体情况能说么?”

    “不可能复工,旭恺拿不出钱了。”陈修泽擦干手,脱了大衣。

    “那楼盘怎么办?”

    “我会接盘,现在不能公布。”

    这两点信息足够,肖逍接过大衣:“很快能结束了吧。赌场都被封了,集资公司也正在调查,他还能坚持多久?”

    “离我想要的结果还差点儿意思。”陈修泽抚上明眸,“想出门?”

    “也不是,好久不上班觉得不太好,干脆辞了吧。”

    度假村项目大上个周颁奖了,她一个多月没上班的人不出席还在名单里占了主要位置,挺过意不去,这样的情况上任总监不能服众,她思虑几天决定离职。

    这次陈修泽不再坚持,只道:“我尊重你的选择。”

    肖逍弯唇笑了笑,挽他出门,肖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

    “逍逍!小聿的电话。”

    幸亏没走出过道,肖逍挡住路商量:“我就说几句话,好不好?”

    陈修泽冷了眸:“不好。”

    肖逍郁闷,上午提了句跟章聿同月同日生,被陈修泽好一顿折磨,要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她还能下床么。

    往年她和章聿一起过生日,两位老妈共同的嗨皮日,今年头次分开,电话总不能不打吧。

    “说两句就挂断,我保证。”她竖起手掌打包票。

    陈修泽就势谈条件:“有什么好处?”

    居然要好处,给了一个半天还少么,肖逍想着两颊又发热,回头望一眼摆手。

    “做什么?”

    “你不是要好处么。”

    陈修泽站得笔直:“要我主动?心不诚。”

    肖逍呆滞脸。

    他俩有一个头的身高差距,她要跳起来亲么。不过她有对策,牵起陈修泽的手在手背亲了一下,转身回应:“我来了。”

    陈修泽沉浸在温柔的触感里,等回神,人早跑客厅去了,他哑然失笑。

    肖逍从肖妈妈手里接过电话调侃:“嗨,祝你又老一岁。”

    “彼此彼此。”

    “我还年轻呢。”肖逍不服。

    章聿不以为然:“嗯,年轻的二十六岁。”

    “滚蛋,我永远十八。”

    “心态不错,虽然脸皮厚了点,继续保持。”

    “跟你学的,名师出高徒。”

    两人你来我往斗得欢,肖家二老习以为常,却见陈修泽一声不响走到肖逍旁边。

    “好几句了。”幽幽的一声。

    肖逍战斗力顿时不足,匆匆结尾。

    章聿说:“让他接电话。”

    肖逍看看陈修泽,把电话递过去,眼瞅着俊容变沉肃。

    “出事了?”她问。

    “没事。”陈修泽抬手搭在她颈间轻蹭,继续听章聿说。

    明明就是有事,肖逍莫名有不好的预感。

    陈修泽结束通话又联系了余鑫,她听到结案什么的,问陈修泽还是那俩字没事。

    老爸老妈在一旁,她不便追问,等回去的路上再说。

    肖爸爸招呼陈修泽入座,肖妈妈关了餐厅吊灯,黑暗中跳动暖黄火苗,肖逍双手合十许愿,忽地蜡烛全灭。

    肖妈妈开灯唱了两句生日歌,最后说的是:“向伟大的母亲致敬!”

    肖爸爸笑得一脸无奈,对陈修泽说:“我们家一年一次的传统,你别见怪。”

    “为什么见怪,母亲本来就伟大嘛。”肖妈妈理所当然。

    陈修泽有点触动,黑眸蒙上一层暗色。

    肖逍察觉到,假咳两声问:“陈先生即将成为我们家一员,高兴吗?”

    肖家二老懵住,听陈修泽回:“高兴好像不足以形容。”

    “那换什么词?”

    陈修泽答:“迫不及待。”

    肖爸爸和肖妈妈对视一眼很是讶然,这是传闻中的人么。

    肖逍忍笑挪过去搂住陈修泽肩膀,高声道:“我正式宣布,陈先生是咱家的了,以后甭客气,您二老怎么使唤我就怎么使唤他。”

    肖家二老更懵,一时不知怎么接话,毕竟他们跟陈修泽接触不多,仅从外界的描述和评价了解陈修泽,生疏感还很强,而且不懂闺女要做什么。

    餐厅静悄悄,肖逍揽紧陈修泽向肖妈妈使眼色。

    肖妈妈忙道:“说得好像我跟你爸能使唤得了你,你不对着干就不错了。”

    肖爸爸板脸附和:“你不气我和你妈就谢天谢地了。”

    没上正道,肖逍用余光看陈修泽,俊脸没表情。她又说:“那您二老不是还疼我么。以后多一个人疼又多一个人使唤,多划算。”

    肖爸肖妈终于明白了,她让他俩把陈修泽当成自己的孩子疼,绕这顿弯。

    二老觉得也没什么,终归要和陈修泽成一家人的。

    陈修泽敛起眉,紧握胸前的素指,只有他明白肖逍这样做的用意。

    “净弯弯绕绕说些废话,菜都凉了。”肖妈妈站起来调换盘子:“修泽尝尝这个煎牛肉,按你口味做的。别的我不敢说,做肉类的菜我可是一把手。”

    肖妈妈改口了,陈修泽心里一暖,松开肖逍接过道谢。

    肖逍拍他肩膀,豪气道:“跟自己妈谢什么,明儿再让妈做。”

    “哟,快瞅瞅,是谁刚说让我随便使唤的啊,转眼就使唤上我了。”肖妈妈不满,“不管教哪儿行,修泽说是吧?”

    陈修泽清浅微笑表示同意。

    肖逍怒,箍紧他的脖子假意咬他耳朵:“好啊你,倒戈的也太快了吧,没气节!”

    “咬上人了都。”肖爸爸轻敲桌子下命令:“今晚拎回去好好管教管教。”

    陈修泽意味深长接令:“没问题。”

    然而此管教非彼管教,肖逍脸刷红。再说了,到底谁喜欢咬人,不分啥部位哪儿都咬。

    肖妈妈会错意:“还知道脸红,总算找到人治你了。”

    肖逍嗤声:“谁治谁还不一定呢。”

    这回陈修泽一声不吭,颇有妻管严的模样,餐厅里笑声不断。

    生疏和拘束都没了,话也说得开。

    肖爸爸问了点工作上的事,肖妈妈则问了些结婚安排,陈修泽都一一回复。

    订婚宴定在下周,婚期由肖妈妈决定,至于两家父母见面,陈修泽想听肖爸肖妈的意见。

    肖妈妈是个心气儿高的人,两家差距悬殊,她想来跟陈父陈母坐到一起没什么可谈,场面一定尴尬,便说陈修泽对肖逍有心就好,两边不见面也无妨,订婚宴上认个脸熟就行了。

    两家没深仇大恨的,弄个订婚宴才见面其实说不过去,但依陈母那性子,单独见面整出幺蛾子来,肖逍可不敢冒险。肖妈妈的性格也不是软的,到时候气得她老人家有个好歹,肖逍得后悔死,于是这事儿就这样定下了。

    随便聊聊到十点多,肖逍乏得厉害要回去睡觉,套完衣服就出门。陈修泽拉住她,弯身细心系好扣子围好围巾才放她走。

    肖妈妈到窗台那儿目送车离开,回头说:“闺女长这么大,你给她系扣穿衣过么?”

    “都多大了,还指望我给她穿?”肖爸爸不解又整啥套路。

    肖妈妈惆怅叹息:“所以你闺女现在不是你疼了啊。”

    肖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6-2017 七小说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