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1 / 2)

众人围住的地方,是长公主府上,供客人休息之处,虽然一众闺中少女被拦住不许过来,但是还是有不少已经成亲生子了的夫妇闻讯而来。

没人注意往这边来的云莞,只私底下小声议论,但云莞听到的版本,却与方才那位大大咧咧的少女说出来的,已不太一样。

不是拾痕公子与蓝玉雁,而是蓝玉雁的丫鬟,与前来参加宴会的成国公府三公子。

云莞松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以二哥的身手,岂会这样轻易中招。

只是到底是谁传出来是萧浮生与蓝玉雁的呢。

云莞眼珠子一转,正要开口说话,身后已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今儿可真稀奇,谣言都传到我二哥身上来了,这好好的在亭子里喝着酒呢,就有人传我二哥与人不清不白的,啧,有意思,可真有意思。”

燕行之一身红衣,在这春日里,摇着一把扇子,优哉游哉地都过来,他面上虽然带着笑意,可谁都看得出来,那双好看的眼眸,半点笑意也没有。

而他的身后,则跟着一身淡色青衣的,容神依旧超凡脱俗,让人看到他便觉得方才的流言便是对他的亵渎与不敬的萧浮生。

谁也不知该说什么,这对于萧浮生而言,是飞来横祸,只让人唏嘘不平。

燕行之在京城,并不算是个十分显眼的名字,但也足够让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知道他究竟是谁,只是谁也不知道,今日他为何能出现在长公主的寿宴上。

而此时。

长公主坐在主厅里,一脸阴沉。

今日原本是她的寿宴,本该热闹喜庆的,不成想,被些肮脏东西给搅了热闹。

而此时,大堂里跪着的是,正是被从休憩的客房里拖出来的一男一女。

丫鬟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而成国公府的三公子杨公子则依旧满脸潮红,神思尚未完全恢复。

成国公夫人晓得儿子做出了这等错事,这会儿既脸上无光,看那丫鬟,更是眼里淬了毒一般的怨恨,连带着看向一向疼爱的侄女蓝玉雁的眼神都不好。

“长公主,犬子年纪小”成国公夫人斟酌着语气,想要为儿子说一两句话,岂料此时,长公主一甩手,桌上的茶盏便被全部扫落在地“杨夫人,你是对本宫有何不满,放任你杨家的儿子,在本宫的寿宴上,做出这等龌龊之事”

成国公夫人脸色一白,“长公主是臣妇管教不周。”

长公主平日非常好说话,但今日脾气却非常大,冷笑了一声道“好一个管教不周,你两人与本宫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丫鬟脸上都是泪痕,抬眼往斜对面站着始终不说话的蓝玉雁看了一眼,却只见蓝玉雁神色冷静,面无表情。

她飞快地垂眸,泪如雨下,将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奴婢罪该万死,请长公主责罚。”

长公主冷笑了一声:“你是该死,但谅你的胆子,也不敢在本宫的府上做出这等事情,本宫自然不会饶你,但本宫要你说实话。”

丫鬟咬唇,只会重复“奴婢罪该万死,痴心妄想,请长公主责罚”这句话,额头不断地磕在地上,已经流了血。

她这是承认自己是痴心妄想鬼迷心窍想要成为杨公子的人。

成国公夫人气得差些要晕厥,若不是顾念着场合,当真要上去扇那丫鬟的脸,自己的儿子岂是她这等下贱之人可望向的

“你呢,你如何交代”长公主冷漠地看向成国公府三公子。

成国公府三公子这会儿已经慢慢恢复神智了,他看着蓝玉雁的丫鬟一心求死,飞快地看了一眼蓝玉雁之后,咬唇坚定道“是晚辈鬼迷心窍,请长公主责罚。”

长公主到底是长了年纪的人,如何看不出这两人实际上都在隐瞒事情“好,好得很”

长公主猝不及防看向蓝玉雁“康伯侯的丫头,这是你家丫鬟,你说,本宫该如何处置”

丫鬟还带着最后一线希望看向蓝玉雁。

最新小说: 顶级战神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快穿之神农只想种田(快穿:种田撩汉100式) 我填满了地狱 西游之诸天人物分身 我的女团爆红了 我的22岁小娇妻 逍遥战神 蜗牛少女流浪记 都市最强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