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谢师】(1 / 2)

鹿鸣宴结束,巡抚、布政使等官员便起身离开,只剩下参与乡试的帘內官。

吏员们一拥而上,把祭祀孔子的牲品抢走,接着又争抢堂内的残羹剩酒。此为抢宴,如果家里有学童,会专门带回去给学童吃,传说能变得更加聪明好学。

王渊和金罍作为两省解元,他们吃剩下的食物,成为吏员抢宴之重点。甚至差点因此打起来,最后在主考官的呵斥下,才终于能够和平分配。这也是朝廷明令禁止抢宴的原因,太有失体统了,简直在丢朝廷的脸面。

主考官文澍移座主位,副主考邹教授坐副位,各房的房官分列左右。

王渊拿出自己的挚仪,也就是红包,分别放在主考和副主考的桌上。然后退回堂中,与诸位举人一起拜座师,按礼下拜,也即跪拜。

当初考生员,王渊都没跪拜过席书,只在拜师时跪过王阳明。

有些别扭,但无所谓,文澍都已经快八十岁了,给老先生跪一跪又何妨?若主考官是个年轻人,王渊估计更加尴尬,那就只能硬着头皮跪下。

文澍已经闲居几十年,今天被众多士子跪拜,他老怀大慰道:“诸君,云贵两省文风不盛,汝等虽考取举人功名,但还应加倍努力才是。老朽没有别的愿望,只求明年春闱,云贵能出五个进士!”

在过去的几届会试,云南每次能出两三个进士,而贵州则一个都没有。

文老爷子祝愿明年出五个进士,绝对属于殷切希望,真真盼着两省文教能够兴旺起来。

“谨遵先生教诲!”举人们再拜。

今科举人有好几十个,文澍也不便多说,否则就要耽误时间。

举人们随即分开拜房师,即把自己的卷子推荐给主考的房官。同样必须下跪,同样要给红包。

王渊的房师姓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教谕。

王渊刚刚跪下,谢教谕就将他扶起来,爽朗笑道:“无需多礼,若虚年少得志,切记不可忘形。六年前,我也荐中一个贵州亚元,但他现在都没能考取进士。云贵两省士子很难啊!”

“学生谨记。”王渊说道。

谢教谕又问:“若虚明年要进京赴考吗?”

王渊回答说:“打算一试。”

谢教谕诚心建议道:“其实更稳妥的法子,是以举人身份入国子监读书,又或者前往江南之地拜师求学。努力苦读三年,等到学业大进,再去京城赴考也不迟。明年就参加会试,很可能浪费半年光阴。”

王渊听出对方的好意,拱手道:“学生还是想去试试。”

谢教谕笑道:“少年人有志气是对的,去京城考一考,见见世面也好。”

“学生正有此意。”王渊说道。

明年就去会试真没啥大问题,如果考得不理想,即便中试也能选择不受。就像你的志向是清华北大,只考个普通一本出来,回去复读了再考便是。

这种骚操作,普通人不敢,因为三榜进士也很难得啊。

但不乏有自信之人,比如北宋宰相章惇。他第一次考中进士,因为侄子中了状元,章惇感觉特别羞耻,主动放弃进士资格,三年之后又考中进士。

而明清时代,如果你的进士名次不理想,还可以参加“馆选”考试。成绩优秀者,将被钦定为翰林庶吉士,跑去翰林院进修学习,三年期满可到六部实习,今后有很大几率进入决策层。

谢教谕又拉着王渊说了一阵,这才依依话别,接受下一位举人的拜谢。

门口有布政司的吏员,王渊过去登记画押,便领到进京赶考的车船费。足足十两,看似很多,其实不怎么够用。实在是云贵距离京城太远,要走好几个月才能到,加上沿途吃住非常耗钱。

在回去的路上,金罍主动说道:“若虚兄,今日多谢了!”

“没什么。”王渊笑道。

金罍摇头感慨:“乡射之礼,差点斯文扫地。”

王渊安慰说:“不是哪里都有黔国公,今后肯定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你额头的伤无碍吧?”

“还好。”金罍下意识捂着额头说。

田秋跟上来问:“若虚,你明天真要去国公府?”

王渊好笑道:“若是不去,岂非不给沐公爷面子?”

最新小说: 跨越星际去收废铁 超神学院之无尽黑暗 最强灵宠猫 斗罗之神雪传说 时光与你都很甜 神炼修罗罗修陆梦瑶 医妃,王爷枕上撩薛湄萧靖承(神医她千娇百媚) 狂妻来袭:傅少放肆宠 医女拽上天 星际极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