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成长】(1 / 2)

王大爷酒量略差,估计是从小患肺病,不敢多喝酒的缘故。

王渊先把宋灵儿扛回屋里,出来发现王阳明还躺在地上,他的两个仆从也全喝醉了。

书童李忠,自己就喝得摇摇晃晃,还要负责把李应拖回去。主仆俩一路跌倒,不知摔了多少回,终于趴在宿舍门口睡着。

其他同学也互相搀扶,胡乱找一张床躺下,王大爷居然没人理会。

王渊只得把王家主仆三人,全都扛回屋里。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把一摞稿子撞落,弯腰捡起之后,忍不住仔细看了两眼——《五经臆说》!

因为科举考试,五经题可任选一道,因此士子都只关心本经,明朝中期很少有通晓五经的大儒。

王阳明不仅通晓五经,而且还全凭记忆,在龙岗山自作五经批注。

这本《五经臆说》怪神秘的,学生们只知道老师在写书。每当问起具体内容,王阳明都敷衍推脱,从来不肯拿给学生们看。

现在,王渊终于看到了,瞬间明白王阳明为啥藏着掖着。

《春秋》第一章第一句:元年春王正月。

王阳明的批注是:“人君继位之一年,必书元年。元者,始也……故天下之元在于王,一国之元在于君,君之元在于心。元也者,在天为生物之仁,而在人则为心……故元年者,人君正心之始也……”

此书如果传播出去,王阳明必被群起而攻之。

什么叫六经注我?这就是!

历史上,王阳明终其一生,都不敢公布《五经臆说》,甚至将之一把火烧掉。直到王阳明死后,他的弟子才从仓库里,找到这本书的少数零散条目。

阳明心学后来传得乱七八糟,衍生出好几个学派,各派弟子对心学的理解也不相同。追根溯源,就是王阳明太过谨慎,把相关著作给全部烧掉了,弟子们只能通过只言片语和日常教导去领会。

王渊认真阅读几页,便将稿子放回原位,他对这玩意儿毫无兴趣。

回到宿舍,王渊摇头苦笑。他的床已被李应和李忠占了,越榛则在隔壁床呼呼大睡。而詹惠身体摇摆站在床前,正痛快淋漓的放水撒尿,床沿被尿湿一大块,越榛身上也溅了不少。

越榛似乎感受到什么,突然吧唧嘴说梦话:“喝,再来一碗!”

“干……干杯。”詹惠举起空气酒杯,伸臂虚碰,脚步踉跄,余尿全部撒在越榛腿上。

王渊憋着笑离开,折身来到宋灵儿房间。

这是专门为宋小姐造的单间,平时都她一个人睡。

王渊把宋灵儿往里一推,自己便躺上去,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清晨。

越榛大呼:“老天爷,这哪来的水?一股骚臭,怕不是尿!”

詹惠愤然:“越文实,你居然还尿床,真斯文扫地也!”

“谁说我尿床?肯定是你尿床!”越榛羞怒不已。

詹惠鄙夷道:“你裤子都是湿的,还说没尿床?”

越榛扒开裤头一看,连忙辩解:“我底裤是干的,可见床上之尿,由外而来,非自内出。肯定是你在床边撒尿了!”

“胡说八道,”詹惠坚决不承认,“多半是你撒尿时不慎,非但尿到裤子上,还把床给尿湿了。”

“此乃臆测,毫无证据!”越榛颇为心虚,也觉是自己过错。

“哈哈哈哈!”

被二人吵醒的李应,在旁边笑得肚子都痛了,指着越榛和詹惠说:“我看你们都有嫌疑。”

越榛和詹惠不再说话,各自换上干净裤子。

蓦地,突然听到李应在外头大喊:“越文实与詹良臣,昨晚尿床了!”

“这贼厮!”

“殴他!”

两位苦主冲出房间,逮住李应一顿乱捶。李应也不还手,二人打得越凶,他喊得越大声,很快引来诸生围观。

最新小说: 超神学院之无尽黑暗 最强灵宠猫 斗罗之神雪传说 时光与你都很甜 神炼修罗罗修陆梦瑶 医妃,王爷枕上撩薛湄萧靖承(神医她千娇百媚) 狂妻来袭:傅少放肆宠 医女拽上天 星际极乐园 我在乱世统领诸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