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自省】(1 / 2)

贵州城,宋公子书房。

宋际去年又到云南乡试,不但没有发生意外,而且居然被他考中了!

于是,宋坚、宋际父子爆发激烈争吵。

宋公子想要外出游学,携重金寻访名师,为今后考进士做准备。

而宋坚表示强烈反对,他虽然有几个儿子,但只有宋际属于嫡长孙,是唯一有资格争夺贵州宣慰使的人选。外出游学动辄数年,指不定哪天宋然死掉,宋公子赶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至于考进士?

别扯淡,那玩意儿困难得很。而且,一旦考中之后做官,等于自动放弃土司继承权。

于是乎,考中举人的宋公子,不但没有获得奖赏。反而失去自由,被父亲软禁在家中,只能每天靠读书打发时间。

“渊哥儿,你真见到了那位阳明先生?”宋公子非常兴奋,既然不能去外省游学,那在附近找个名师求学也一样。

“宋公子急匆匆派人寻我,就是要问这事儿?”王渊奇怪道,“你是怎么知道阳明先生的?”

宋公子笑道:“不止是我,贵州好多读书人都知道。”

自从上次跟王阳明喝酒之后,王渊有半个多月没再拜访。因为提学副使席书已经回来,并且公布了道试日期,他需要留在家里努力学习《礼记》,就怕席提学突然脑子抽风要考五经。

谁知仅仅半个月,被禁足在家的宋际,居然都听说了王阳明的大名。

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吧。

从贵州城前往龙场驿的官道,虽然比扎佐驿要好走得多,但来回一趟至少也得一天半!王渊上次还是赶夜路回来的。

如此传播速度,用脚后跟去想,也是王阳明自己故意散播消息。

龙场悟道,并不突兀。

王阳明经历了二十年苦思,又结合自身之遭遇,才突然在一瞬间悟通。

悟道之后,便是传道。

这般道理,生番苗夷肯定不懂,只能传给贵州的读书人。

王阳明立即派人来贵州城,在司学附近造势,说白了就是搞招生宣传。他不为功名利禄,仅仅为了传道,即便是贫寒子弟,身上一分钱没有,都可以带着干粮去龙岗山免费听课。

王渊跟宋公子没聊两句,沈复璁也被仆人领进书房。

宋际立即起身询问:“沈兄,你跟那位阳明先生是同乡,可知他真实学问如何?与你相比谁高谁低?”

沈师爷显然也听到了关于王阳明的消息,他苦笑道:“王幼安(王阳明)的父亲就是状元,家学渊源,我怎么能跟他比?虽为同乡,但王幼安少年时住在北京,他回浙江考乡试的时候,我早就去给恩主当幕宾了,至今未曾见得一面。”

“原来如此。”宋公子有些失望。

“不过嘛,”沈师爷接着说,“我在江南亦听过他的大名。此君自号阳明子,弘治末年,已有年轻士子称其为‘阳明先生’,可见才学远超常人。”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能被江南士子称为先生,没有真才实学根本镇不住。

宋公子又问王渊:“你那天跟阳明先生聊了些什么?”

王渊仔细回忆,把双方的对话大概复述了一遍。

“你呀,”沈师爷摇头苦笑,告诫道,“不要总是非议朱子,你连《朱子语类》都没读过。”

王渊问:“我哪里说错了吗?”

沈师爷解释道:“你对于‘理’的理解,只是在拾朱子之牙慧。朱子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有还未懂得的道理,那就从已经懂得的道理去做。如果懂得道理还未做到,那就应该努力践行。知与行,在朱子看来是互相促进的,跟你那天说的话并无矛盾。”

“这番话,我怎么没在《四书集注》里看到?”王渊有些迷糊。

“当然看不到,那出自《朱子语类》,不是科考必须掌握的内容,”沈师爷连连摇头,“你当朱子被视为圣贤,就凭他对四书的批注吗?谬矣!”

王渊说道:“存天理,灭人欲,这句话总是朱子说的吧?我可不大认同。”

沈师爷说:“你跟着我治《礼记》为本经,很快就能学到这句话的出处。”

最新小说: 超神学院之无尽黑暗 最强灵宠猫 斗罗之神雪传说 时光与你都很甜 神炼修罗罗修陆梦瑶 医妃,王爷枕上撩薛湄萧靖承(神医她千娇百媚) 狂妻来袭:傅少放肆宠 医女拽上天 星际极乐园 我在乱世统领诸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