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七章 善意的“警告”

    唐浩泽通过圈子通讯软件面试了一个助理。不过唐浩泽并不满意。

    面试者表现有些文青。而他需要招聘一个能帮他打擦边球,又能为他正规办事的人。之前面试的人都表现的过于正统。

    但他已经面试了好几个人,这次他还是决定让对方来湾州正式面试。不管成不成,他都可以为对方提供往返车费。

    他中断和面试者的对话,还没来得及拿起文件看,办公室的门被敲了几下。他说了一声“请进”。

    进来的是文杰克。

    他请文杰克坐下,又让张文去帮忙倒茶。

    昨晚,文杰克在深【2】圳打电话给他,说要来湾州,有事要当面和他谈。

    文杰克看了一下他这个办公室,笑着说:“董事长,这办公室可比你在我们集团的要逼仄多了。”

    唐浩泽笑着说:“在圈子网,是董事长办公室。圈子网和源鑫本来就不是同一级别的公司。再说,在这里我只是总经理。办公室也应当去有区分。”

    唐浩泽猜到大概是为了什么事。等张文送了茶进来有出去,他才问:“文总,你这次特别来湾州找我,是关于去欧洲的事?”

    “是的,集团内的工作,我也已经和老甄交接完毕了。还有,这段时间我和国内主要的电视生产商和电脑生产商都联系过,昨天就是和创维确定合作意向。我去联系的那些企业中,长虹提出的条件比较难以接受。他们要求投资一亿美元占10的股份,更要求必须在川中建厂。康佳有点摇摆不定,可能是资金问题。其它公司对我们提出合作和显示产业发展联盟动议都很支持,愿意协商合作,也愿意加入联盟。”

    他说到这里,笑着说:“到此,我在国内的最后一个主要工作已经完成了。”

    唐浩泽点头,说:“这段时间辛苦你和老甄了。对了,老甄那边的进展如何?”

    “他已经和有关部门联络得差不多了。只要有足够分量的企业和研究机构联合申请。官方应当会同意牵头成立联盟。”

    唐浩泽听到这消息,笑着说:“那就好!你计划什么时候去欧洲?”

    “回去沪市之后,将公司一些工作处理完就去。”

    “不休息一段时间?”

    “我计划去了欧洲再休一周的假。我太太已经在英国找好了房子。”

    欧洲圈子网总部就在英国。将总部设在英国,是因为外资企业在英国的税收比较低。

    文杰克又将自己一些工作交待清楚。让唐浩泽不至于因为圈子网集团总部的工作调动发生了变化而出现混乱。

    他在源鑫公司呆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

    在他离开之前,唐浩泽说:“你已经安顿好了吧!”

    “我今晚住在在丹枫酒店。明天有飞沪市的飞机。我已经订了票。”

    唐浩泽说:“晚上我和卢梦请你吃饭。算是提前为你践行!”这践行自然是不会为他离开湾州,而是为他即将要去欧洲。

    唐浩泽近期内都没去沪市的计划,所以他只能是在湾州为对方践行了。

    刚送走文杰克,张文走进办公室说:“老板,前几天你让我去交警大队调查的那辆车,已经有结果了。”

    “你说!”

    “那是l集团驻阳城办事处的车辆。我让交警大队帮我调了乐谭收费站的录像。工地奠基的当天,那辆车上有两个人,那两个人的脸型看起来,都不像是中国人。”

    唐浩泽问:“你确定?”

    “虽然比较模糊,但是他们的脸型还是很好辨认的。”张文拿出一个盘,说。“这是交警大队刚送来的录像截取的图片。我看过后觉得那两个人有典型的韩国人脸型。”

    唐浩泽将盘插到电脑上,将里面的图片点开看了。

    中日韩都是东亚人种,对于白人来说是傻傻分不清的。但对于这三个国家的人而言,三个国家典型的脸型是很容易区分的。南朝人的典型脸型,五官放在他们的那张脸上显得比较小,而且眼睛通常显得比较长。而日【2】本人的面部轮廓也与另外两个东亚国家有一些明显特征。

    唐浩泽将图片放大。虽然这照片比较模糊,但还是能看到车里两人的脸明显确实和中国南方人的脸型有很大的不同。虽然不能确定就是南朝人。但结合那辆车的情况,应该是差不离了。

    他看过照片后,抬头对张文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代我谢谢帮忙的人。”

    “是,老板!”张文说完就出去了。

    唐浩泽现在基本确定那天偷拍两个工地奠基的,是l集团的人。

    对方来偷拍,他并没因此不高兴。相反,对方来偷拍,是如了他的意。

    现在那两个人偷拍的照片,应该已经被送回ld了吧。

    那也许还起不到什么关键作用。但他不信显示产业发展联盟成立后,对方还能无动于衷。

    这事还需要讲究一个水到渠成,他急也急不来,就暂且放下了。他先是给卢梦打了一个电话,跟她说晚上一起为文杰克践行。然后他就沉下心来继续工作。

    晚上,唐浩泽与卢梦文杰克到一家农庄吃了一顿饭,然后又在酒店的酒廊找了个地方坐下聊天。

    卢梦和文杰克并不相熟,但她在英国生活了三年,和即将要去英国的文杰克倒也不会无话可说。

    三人聊了一阵,文杰克突然说到国外和国内互联网企业扩张的不同。

    他说:“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有一个常态,那就是在扩张时,总是喜欢从其他创业者推出的概念中找到赚钱的项目进行模仿,然后用庞大的用户群和资本抢占市场,然后将原创者压死。这样的模式,在国外,是肯定行不通的。国外通常是通过收购。”

    唐浩泽听了这话,想了一下说:“圈子网集团好像并没有那样做吧!”他之前的抄袭,都是抄袭“后人”的。

    文杰克喝了一口味道并不怎么出众的鸡尾酒,说:“但集团内部已经有这个倾向了。”

    唐浩泽知道,自己能看到的文件大多是正在做,或者是已经完成的工作的总结或者报告。而圈子网集团内部的经营思维转变,他人不在沪市是很难发现的。

    他皱眉问:“袁总没有察觉出来?”

    “过去两月时间里,各个事业部内部在业务开拓时,提交了不少模仿其他同行的新业务建议。我和袁总,还有老甄曾经在一起交流过这个问题。”

    “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

    “我们三个人对那样的模仿都有不同程度的不认同。而我和袁总都反对刻意模仿别人,因为那样会让我们圈子网失去创新能力,而且会让整个互联网生态被破坏。而老甄也不认同,但他认为圈子网的业务也一直被别人模仿,而我们无法在国内起诉那些模仿者。他还认为整个互联网的生态都是那样。我们以模仿的方式发展业务,无人可以指摘。”

    文杰克说着顿了一下,又说:“不得不说,他的意见其实也没错。我们确实一直在被模仿。而国内几个大型的互联网企业的,通常也是靠着模仿别人的业务开拓自己的新业务。现在我们确实有足够的资金和资源保住我们开发的成果。但是现在国内不仅仅只有我们圈子网集团。用户量大和拥有大量流动资金的互联网企业有好几个,发展迅速的也不少。我们如果不能遏制那样的态势,我们圈子网会面临很大的挑战。”

    他抬眼看着唐浩泽说:“就算我们能抗住对方的模仿,但是我们的推广成本也会因此大幅度提高。”

    唐浩泽点了点头,说:“这事我了解了。有空我会和老甄好好谈谈。我们也应当注意竞争者的动态,至少不能让他们再像想在这样肆无忌惮的模仿了。”

    甄德率不认同模仿抄袭,却有不完全反对模仿。不得不说,那是一个矛盾。

    而唐浩泽也没有立场去说甄德率的想法不对。或者说,他和甄德率一样,一直都在在国内这样的商业环境中打滚。而在国内,抄袭,虽然可耻,但很有效。

    他为圈子网集团“原创”的那些功能,实际上都是抄袭或者说模仿的。

    但是他是屁股决定立场,他抄袭了后人的概念,但绝对不能任由今人抄袭他。再说,他后来也很注重创新。最明显的例子,是他在总裁任期内,圈子网有足够的流动资金,依然宁愿拿出资金和那些创业者合作,用投资的方式扶植创业者。

    文杰克一直担任的投资部总监就是在这种经营思维下出现的。而且这个职位以后会一直存在下去。

    而圈子网的业务确实也被不少网站模仿。

    个人空间、文库、百科,圈子群等等,无一例外都不同程度上被其他竞争者模仿,而由圈子网“首创”三国的网页游戏模式如今已经被做烂了。

    不过面对圈子网,竞争者并没有什么优势。

    圈子网的周活跃用户数量达到三千万以上,国内总用户数量超过三亿八千万。这个用户群体已经让圈子网的有一个强大的基础。而且圈子网比其他竞争对手有更多的流动资金。

    有那样的条件,圈子网集团即使不能将模仿者打压下去,也能让对方模仿的收益达不到预期。

    文杰克笑着说:“如果圈子网一直在国内经营,那样的模仿只要做得隐蔽一些也无伤大雅。但现在我们是要国际化。”

    唐浩泽却知道未来国内的互联网环境。他笑着说:“你去欧洲,只能是将欧洲主站和国内主站进行对接。至于各国的分站,就不用考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