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8章 夺回来
    青儿看着朝花在脸上描描抹抹,一点点改变了原本的轮廓,不由目瞪口呆。

    选侍会施仙法吗?

    她不由抬手,去摸自己的脸。

    “不要碰。”对镜描画的朝花轻声警告。

    青儿慌得放下手,再往镜中瞧。

    她的脸,竟然完全变了模样。

    “认识这张脸吧?”朝花打开一盒胭脂,以指腹沾了些许。

    处在震撼中的青儿愣愣点头:“认识,是太子妃那边的连芳。”

    朝花转过身来,抬手抚了抚青儿的发:“你现在就是连芳了。”

    “我——”青儿有些慌乱。

    她,她成了连芳了吗?

    选侍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当朝花最后放下眉石,青儿更震惊了,指着她结巴道:“选,选侍,您怎么成了,成了——”

    选侍竟然成了翠红!

    青儿从来没有一日像今日这样受到如此强烈的震撼,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青儿,你来。”朝花把青儿拉到身边,在她耳边低声交代着。

    此刻翠红正在院中那棵枝叶繁茂的老树下打盹,脚下撒了一地瓜子皮。

    雨后初晴,风中带着些凉意,躲在树下乘凉可要比闷在低矮窄小的屋子里强多了。

    迷迷糊糊中,似是有人拍她。

    翠红皱了皱眉,拍她胳膊的力度又大了些。

    “谁——”翠红含糊嘟囔一声,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清是谁,她一下子翻身而起,讶然道:“连芳姐姐?”

    连芳以食指抵唇,轻轻嘘了一声,随后转身往门外走。

    翠红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走在前头的连芳停下来,冲她招招手。

    翠红恍然,这才赶紧跟上。

    院门是半开着的,显然是连芳悄悄进来找她。

    在这个地方,当然不方便说话。莫非太子妃又有什么吩咐了?

    翠红猜测着,跟在连芳身后不知不觉越走越偏。

    “连芳姐姐,到底有什么事呀?这里没人能瞧见了,方便说了。”

    连芳指了指前边,没有开口。

    翠红心中一动。

    连芳这么神神秘秘,莫非是太子妃亲自等着她,有大事要交代?

    这般想着,翠红越过连芳往前走去。

    这是个偏僻地方,落叶在地上积了一层又一层,因为昨日一场大雨,散发着一股潮气。

    翠红左右张望着:“连芳姐姐,没有别人呀。”

    “这里。”走了一路一直没有开过口的连芳轻轻吐出两个字。

    翠红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心中莫名涌起一分古怪。

    一股大力传来。

    翠红一个趔趄,栽进了那口废井中。

    身体失去平衡的瞬间,她下意识用手去抓井沿,却抓了个空。

    那一刻,她绝望往上看,看到井口上方出现一张脸。

    翠红猛然睁大了眼睛。

    她知道刚才为什么觉得古怪了。

    那不是连芳的声音!

    重物落水的声音传来,扒着井沿的“连芳”往后退了退,浑身止不住颤抖。

    她把翠红推下去了!

    选侍说做完这件事就立刻回去,恢复本来的样子。

    对,对,她得回去,赶快回去!

    顶着连芳这张脸的正是青儿。

    亲手把朝夕相处的同伴推入井中,带来的恐惧不言而喻。

    她连退数步,转身就跑。

    而就在青儿以连芳的模样把翠红从院中引走时,易容成翠红模样的朝花从屋中走了出来。

    比起青儿的紧张,朝花就冷静多了。

    她脚步轻盈往外走,路过翠红躲懒打盹之处时,在那处石凳坐了下来。

    她在等。

    等着青儿成功或失败的消息。

    倘若成功了,她就直接走出这个门,去做她想做的事。

    倘若青儿带着翠红返回来——朝花以指尖轻轻碰了碰脸颊。

    有一个“翠红”在,当然就不需要另一个翠红了。

    她与青儿合力让翠红在此处长眠,还是做得到的。

    只是那样,总不如一开始的计划妥当。

    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朝花听在耳中,心头一喜。

    看来是青儿一个人回来了。

    一个人回来,才会这样恐惧、慌张。

    果然很快青儿闪身而入,看到坐在树下的“翠红”,骇得猛然捂住了嘴巴。

    “吓到了?”朝花轻笑。

    青儿背靠着合拢的院门,身子缓缓往下滑。

    朝花起身,从那一地瓜子皮上踩过,来到青儿面前。

    看着与翠红至少有八九分相似的脸,青儿完全不敢抬头,哆哆嗦嗦道:“选侍,成,成功了……”

    “我知道了,快些把脸上的妆卸了吧。”

    青儿猛点头,往前走了两步,回过头看着站在院门口的朝花很是不安:“选侍,您——”

    “放心,你都能成功了,我怎么会不成功。”

    朝花推开院门,快步往花园走去。

    她的眼底跳跃着一团火,紧绷的唇透露出破釜沉舟的决心。

    要么夺回镯子,要么死。

    死无所惧,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花园里,太子妃正立在亭中赏一池莲花。

    正是荷花盛开的时节,一池子粉红浅白,碧叶无穷。

    风吹动荷花与莲叶,也把凉意送入亭中。

    太子妃只觉神清气爽,笑道:“这样的时节,一场大雨过后才是最让人舒服的。”

    怎么会不舒服呢,这么一场雨把太子留下撞破了玉选侍的恶行,也洗刷了太子对玉选侍的宠爱。

    “太子妃,翠红求见。”守在亭外的连芳进来禀报。

    太子妃往外看了看。

    亭外不远处,翠红屈了屈膝,看起来神情焦急。

    太子妃拧眉。

    莫非玉选侍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这般想着,她对连芳微微点头:“叫她进来。”

    连芳走出去,语气带着点居高临下:“进去吧。”

    这个蠢货,还真以为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殊不知揭发了玉选侍的那一刻,就注定她活不久了。

    太子妃怎么会允许这么一个人活在世上,现在不动手不过是怕引起太子怀疑罢了。

    留着这个蠢货折磨玉选侍一些时日,再悄悄除了,一举两得。

    朝花低着头,走到太子妃面前。

    “说吧,什么事?”

    朝花看了看左右,欲言又止。

    太子妃示意连芳等人退出亭外,淡淡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朝花点点头,手腕一翻露出藏在袖中的金簪,对着太子妃的脸狠狠刺去。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