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对敌-2
    水银的声音平静而又淡然。

    她只是单纯的陈述了这么一个事实。

    不仅仅是清水,众分队长的心里都升起一股异样的荒谬感。

    这个看起来十几岁的日向一族的少女居然是上忍?!

    暗部成员的服饰相当统一,一般来说就是一件黑色无袖背心,套上黑色长袍连帽风衣;分队长之职的话,外面则是白色的这样一件风衣。

    但是职位的高低也不能说明绝对的实力。

    特别上忍带队的暗部小队才是最常见的队伍,分队长是上忍的队伍其实并没有那么多。

    更何况一个暗部小队里有两名上忍,那更是凤毛麟角。有这种配置的队伍在实力强大的木叶村一共也没几支。

    曾经的清水,就有幸率领过这样的一支暗部精英队伍,一支双上忍的暗部小队。

    可惜

    其实清水更想问问对方究竟几岁了。

    暗部里不是没有年纪更小的人,但是这种年纪就成为上忍又加入暗部的,确实非常少见,印象中

    好像没有

    又是一个天才?为什么没有听说过?

    难道是水货?

    比如说像带土那样的暗箱操作?

    这个中忍还能理解,上忍也这样,三代目火影不会连这种钱都赚吧。

    也就一个现代灵魂的恶意猜想而已。

    三代目火影那么正直的人,一个最多也就拿着水晶球在木叶村内四处随意看看的阳光政客,怎么可能?

    “我只是查克拉消耗有些过度,不过我早就已经服用了兵粮丸。”

    兵粮丸,是战场上用来补充体力和查克拉的一种药丸,里面含有大量激素。

    据说发育期的女性吃多了,非常不好。

    具体怎么不好,有人猜测会早熟,有人说会发育不良。

    总之,极其不友好。

    勇气可嘉。

    不过既然是上忍,那一起去北面,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第1,3,4,5小队随天合队长留下,搜救和支援其余木叶的幸存者;第9小队从川之国迂回,护送大族队长回落叶城;第6小队,还有水银,随我去北面要道,打探第九大队的情况。所有人完成任务就即刻撤退。”

    这就是最终的安排了。

    “各位,大量的砂隐忍者已经渗透到我们防线后方,所以这次的行动我们会面临不知怎样的凶险我想说的是,这次的任务,如果面对不可抗力的敌人,那就撤!”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清水,这种话说出来并不符合一个暗部队长的身份,木叶忍者岂能未战先怯?

    更何况忍者的第一守则便是:任务至上。

    “木叶高层给我们的任务是侦查川之国方向的砂隐动向,但事实是我们的后方出了问题”

    “任务其实已经失败了。我们可以做的,是尽量将更多的情报带回木叶。”

    “更何况战争不是一下子就能结束的,你们都是木叶的精锐力量,没有必要白白折损在这里。”

    其实对于众人来说并不能够理解清水的这番话,在几乎所有木叶忍者的观念里,面对如此强大的木叶,砂隐是必败无疑的。

    问题只是砂隐能坚持多久?3个月还是半年?

    也许此刻的正面战场,三忍其中之二的大蛇丸前辈和纲手前辈,已经杀的砂隐血流成河了

    这应该是一场一边倒的战争才对。

    木叶的忍者的确有骄傲的资本,因为如今的他们前所未有的强大。

    可是在清水前世的记忆中,他的印象是在卡卡西外传里,12岁的卡卡西还在和岩忍战斗。

    而如今的卡卡西才10岁

    这意味着,战争理应还会持续两年。

    而且现在的敌人只有砂隐,不知何时,岩隐、云隐、雾隐会陆续加入到这场战争中来?

    尽量保全实力才是上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当面临任务与生命不得不二选一的时候,必须选后者!这就是我的命令。”

    “听到没有?”

    众人齐声回道:“是!”

    “我们落叶城见!”

    天黑了。

    清水一行6人一路北上。水银打头阵并确认方向,清水则殿后。

    白眼不愧是火影世界三大瞳术之一,在其强大侦查能力的辅助下,一路数次避开砂隐忍者的队伍。

    其中一次更是直接错开了一支砂隐大部队,一支起码50人以上的部队。

    如果是清水带队,144米的感知范围根本不够恐怕这一遭就要团灭了。

    一路过来,清水发现如今砂隐忍者在这个峡谷里已经到了可以说猖狂的地步,这往往是一场大型战役后的扫尾时间才会出现如此数量众多的分队。

    这么推测,那恐怕北面的第9大队

    忽然,水银抬手示意有情况。

    全队随即停止前进,呈警戒状态,清水立即上前。

    水银直截了当道:“正前方15米处有一个砂隐4人小队,近点有两人正在打扫战场。远点看起来有一个人受了重伤,另一个正在医疗救治,打吗?”

    1500米以上的视距,水银的白眼开发程度相当之高。

    清水略一思考,如果换条路线,那原本2小时的路程就会延长至3小时。

    这个圈子绕的可不小,附近也没有别的可以选择的路线。

    现在时间紧迫,慢一个小时,也许第9大队的情况就截然不同。

    “6队先上,对上近点的两人注意防止对方通知其余砂隐忍者,水银警戒四周,有砂隐来支援,立即通报。我去远点。”

    照理来说,像第6小队这样的满编精英小队,对上这种残缺的砂隐小队,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现在的难点就是防止对方通风报信。

    争取瞬杀。

    不,是必须瞬杀!

    通常情况下,任何一个忍村里的感知忍者数量并不会太多,所以也就不会随意出现在一个小分队里;但如果有,那一定意味着这个队伍里有上忍。

    而且几乎所有的感知忍者都做不到能像木叶的白眼这样,有着一公里以上的洞察距离。

    树林里,第6小队已经与近点处两名砂隐忍者发生了交战。

    清水则潜伏在了远点的两人附近。

    他在等待时机。

    其中一个正在接受治疗的砂隐忍者忽然问道:“奎那边是不是有声音?”

    “先别动这样就包扎好了,记住你可别乱动,不然伤口还会再次撕裂。我先去看看情况。”

    “好。”

    然而数分钟过去,之前还隐约有声响传来的密林如今已经悄无声息。

    短暂的平静

    忽然茂密的灌木后传来沙沙响动。

    那名倚靠在大树下的砂隐忍者瞬间神经紧绷,他的右手紧紧握着信号弹,试探道:“是罗仟?”

    “是我,我是达罗队长。”

    ps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