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305 直飞伊斯坦布尔
    二十三代血玛丽摇了摇头:“关于莉莉丝,并没有准确的某个等级的记载,所有关于她的战斗的记载,都是用强大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类的形容词来记载的。”

    陈曌作为张天一口头承认的古往今来的最强者。

    而莉莉丝又作为西方魔法的起始。

    看起来似乎有一场不可避免的战斗。

    二十三代血玛丽无法给陈曌提供更多的信息。

    “需要我们留下来帮忙吗?”拜弗拉问道。

    “不用,我可以应付的了。”陈曌摇了摇头。

    “陈曌,你女儿的寂灭之夜,我会安排在荒土集之内,因为我不确定寂灭之夜的规模到底有多大,如果在现世之中的话,很可能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张天一说道。

    “在荒土集中,一样会带来灾难性后果。”陈曌淡然说道。

    “荒土集已经是废墟了,而且下次的试炼也不在荒土集内,而且,寂灭之夜所引来的那些异类与灵体,它们不一定能够进的了荒土集,这样也降低了危险性。”

    “那好吧。”陈曌对此倒是不在意。

    对小葛琳来说,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次日——

    克里夫和安帕惴惴不安的前来镜子湖庄园。

    “法丽小姐。”克里夫和安帕今天来,主要是来道歉的,同时也看看小葛琳的情况怎么样。

    他们昨天虽然将解药给了法丽。

    可是正常的父母应该不会随便将别人给的不明成分的液体给自己的孩子服用。

    他们担心因为法丽的过分谨慎,反而让小葛琳出事。

    所以今天才会过来,看看情况。

    “克里夫先生、安帕女士,你们怎么来了?”

    “法丽小姐,我们是来看看小葛琳的,同时也为我们的过失而道歉,我们不应该在院子里留下那么危险的东西。”

    法丽虽然也有埋怨他们的想法,不过更多的还是自责。

    如果不是自己的过失,小葛琳也不会误食了虚灵草。

    “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的。”法丽说道,她现在不想为此去追究谁的责任。

    这种事毫无意义,她现在只希望小葛琳能够平安无事。

    “小葛琳还好吗?”克里夫询问道。

    “出了一点状况,我的丈夫派人来将小葛琳接去国外治疗,据说国外有这方面的专家。”法丽说道。

    “法丽小姐,我丈夫学过医,那些植物也是医用的,所以克里夫可以治疗误食那些植物的病患,昨天的那瓶药剂就可以,你没有给小葛琳服用吗?”安帕担心的问道。

    她担心的是,普通的医院,即便医疗条件再好也很难治愈虚灵草的诅咒。

    “不用了,小葛琳的爸爸也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也是学医的,他知道怎么让小葛琳康复起来。”

    “可是,那些植物非常稀有,而且成分非常复杂,就算有医疗机构进行成分检测分析,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更何况还是解毒剂的配制……而克里夫制作的解药也已经通过测试,是安全可靠的。”安帕急促的说道。

    “安帕,请相信我现在的心情,我对自己的女儿也很担心,我们知道怎么做对小葛琳最好。”

    “可是……”

    安帕还想说什么,不过被克里夫制止了。

    “法丽小姐,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告辞了,如果关于小葛琳的情况,有任何情况需要我们配合,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好的。”法丽这次没有挽留他们留下做客。

    发生这种事,要说心里没有一点疙瘩是不可能的。

    这件事双方都是有一定的责任的。

    所以即便能够和好如初,那也是将来的事。

    现在至少双方都还有所顾虑。

    “克里夫,你能够算出小葛琳现在在哪里吗?”安帕问道。

    “我试试看。”克里夫走在路上,闭着双眼,手指在前面的空气中画指。

    过了半响,克里夫突然睁开眼睛,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咦,小葛琳现在居然在伊斯坦布尔。”

    “怎么可能?从事发到现在应该还不到十八个小时吧,洛杉矶距离伊斯坦布尔至少一万多公里的距离,她怎么会在那么远的地方。”

    “有钱人就可以办到。”

    最终,两人也只能做出这样的判断。

    可能是小葛琳的父母为她包专机,前往了伊斯坦布尔求医吧。

    “普通医生,就算医术再好,也无法治愈小葛琳的。”克里夫担心的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虚灵草的症状,虽然会让人的灵魂出窍,可是身体机能却和正常人一样,而且一旦超过七天的时间,问题将会更为严重,有可能灵魂找不到自己的身体而从此徘徊,肉身也将永远的失去意识,变成植物人。”安帕更为担心。

    “看来我们必须去一趟伊斯坦布尔了。”克里夫说道。

    小葛琳的情况,拖的越久,情况就越危险。

    所以克里夫的决定非常果决。

    “那孩子们也一起去吗?”

    “还是不带了吧,让他们留在家里吧。”克里夫说道。

    去一趟伊斯坦布尔可不便宜,家里那么多孩子要是一起去,直接可以让他们的信用卡刷爆。

    毕竟是普通家庭,他们不可能像是法丽家里一样。

    为了将小葛琳送去国外求医,直接包机前往。

    他们还是需要考虑到经济方面。

    而且家里的孩子基本上都可以独自生活了。

    就算一两个小的,也有大的照顾,应该是没问题的。

    而且他们又不是去玩,可能也就乘坐飞机一个来回而已。

    两人回到家里,与家里的孩子交代好后,收拾了行李匆匆的赶飞机去了。

    两人的行程太赶了,定的机票也是现飞的,时间太紧迫了。

    好在两人在起飞前赶到机场,匆匆上了飞机,两人都露出一丝疲态。

    坐飞机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哪怕是陈曌那种级别的,乘坐飞机都会有疲态,更何况是其他人。

    十几个小时的航程,总算是到了伊斯坦布尔。

    两人疲倦的状态,都没经历去欣赏沿途的景观,随便找了一家酒店匆匆办理入住手续。

    “安帕,你先去那边坐一下,我这边很快办好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