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6章:种师师之躯!命运大决战!(新盟主雨逍遙贺)
    诈降?在天越猎场里面有埋伏?!

    按说不可能的啊,这完全不符合种氏家族的风格。

    天下人心在姜不在姬,尤其是南方三国,这两年时间内宁绍和祝氏家族都无数次想要让种尧复出,但都被拒绝了,而且每一次拒绝的理由都非常谦卑。

    而这一次种尧实在是没有理由拒绝了,否则对方一个同情沈浪的罪名栽下来,种氏家族就要灭族了。

    但在内心深处,种氏家族未必不是希望沈浪获胜的,一来是因为受到了宁元宪的感染,两年之前种氏大败,宁元宪却一个不杀。二是因为种氏家族对大炎帝国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所以这一次种尧打算用自己的生命来成全种氏家族的存续,早已经做好了败亡的准备了。

    而且如果是诈降的话,至于整个种氏家族的骨干全部都跪在沈浪的面前吗?

    “为何?”沈浪问道:“昨夜你说要倾力一战,听天由命的。”

    种尧颤抖道:“军中爆发诡异病毒疫情,如此沈浪陛下还还敢接受我们投降吗?”

    顿时间,沈浪完全惊呆了!这,这简直毫无底线了,简直丧心病狂啊。

    沈浪也用灭绝黑死弹,但每一次都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使用,而且基本上没有无辜平民,确保确保不会传染出去才用的。

    而种尧麾下的八万军队,应该还属于他宁绍的吧,虽然心中同情沈浪,但是没有说要背叛啊,现在竟然有人在这八万军队中传染病毒瘟疫。

    这是谁干的?宁绍还是祝氏家族?

    沈浪想了一会儿后,倾向于这是宁绍所为,此人完全是一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而且这个计策,确实恶毒之极啊。

    第一,宁绍肯定知道沈浪要攻打天越城之前,一定会占领天越猎场作为堡垒。现在天越猎场之内已经爆发瘟疫了,你沈浪的军队还敢进驻吗?

    第二,这八万大军不是内心同情沈浪吗?现在他们感染瘟疫了,沈浪你怎么办?接受不接受他们的投降?如果接受的话,这些人就成为巨大的负担。而如果不接受的话,你沈浪人心丧失。

    第三,宁绍知道整个天越城的人心都向着沈浪,甚至军中还有十几二十万人也向着沈浪,他这是要断绝剩下军队投降沈浪之路。为何这么说?不管沈浪是不是接受这八万军队的投降,他的军队都很有可能感染了瘟疫,那其他军队你们还敢去投降他吗?你们就不怕感染瘟疫吗?

    第四,整个越国民众不都是心向沈浪吗?那沈浪你是不是就有责任保护他们了啊?如果任由这八万感染瘟疫的军队流窜出去的话,那整个越国会有多少人也感染瘟疫,会死多少人?为了保护越国万民,你沈浪都要接受这八万投降,那接下来你就要治好他们,管好他们,而这些人就成为沈浪的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将沈浪的两万大军也感染上。

    但是,宁绍你这样做就不担心天越城被感染吗?就不担心你麾下的几十万军队被感染吗?你可是越国之王啊!

    不过沈浪很快就能想到,宁绍真的不在乎,因为真正属于他的军队压根就没有多少。如今几十万大军要么属于祝氏家族,要么属于天涯海阁和隐元会,宁绍大概巴不得沈浪和这些军队全部感染瘟疫而死。

    此人之狠毒,此人之疯狂,真是骇人听闻啊。

    难怪种尧会选择投降,宁绍这已经不是把种氏当成炮灰,而是当成毒源了。

    原本种尧是打算倾力一战,用自己的死向大炎帝国表示忠诚的。但眼下这个局面,他还表达个屁忠诚啊,对方的手段直接就践踏了底线。

    “什么病毒?”沈浪问道。

    “不知道。”种尧摇头道。

    沈浪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种尧道:“两天前就开始了,但此时天气炎热,军中发烧也是常有之事。从昨日开始就渐渐增多了,而且症状也从发烧变成了打寒颤,并且上吐下泻。我们还还以为这是不是沈浪陛下您的特殊攻击方式。”

    这话一出,种师师的脸蛋一红,因为这话是她说的。

    种尧道:“然而昨天晚上宁绍身边的年公公来拜访了我,他的举止有些怪异,非常非常小心,甚至和我说话都保持距离,而且还动不动捂住口鼻。”

    沈浪道:“然后呢?”

    种尧道:“昨天夜里,我夜不能寐,便开始在军中巡逻,结果发现有人往井水中投掷特殊之物,于是就抓住了他并且进行拷问,结果得到了让我完全不敢置信的答案。今天一早醒来,军中大面积的人倒下了,昨日还只有区区几百人,今天一早忽然有四五千人发病。”

    沈浪问道:“你的军队在天越猎场驻扎多久了?”

    种尧道:“二十五天。”

    这个时间早就足够潜伏期了,今天只是大面积爆发的第一天,接下来病倒的士兵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因为这不是自然发生的瘟疫,而是人为的,所以爆发起来会更加可怕,相当多数的士兵都难以避免。

    沈浪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接下来爆发的瘟疫会越来越严重,最晚六七天后,军中会超过五万人感染,甚至我的军队也会被感染上。”

    种尧用力叩首,颤抖道:“种尧该死,种尧该死!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此獠竟然会如此丧心病狂毫无底线,这可是他的军队啊。”

    沈浪道:“现在军中如何?”

    种尧道:“人心惶惶,今天病倒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恐怕会出现大面积逃亡。”

    这群人千万不能逃,一旦逃的话,无数平民也会感染上的,到那个时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宁绍心思之恶毒,简直无以复加啊。他不顾平民的死活,却用无数平民死活来绑架沈浪。

    如果沈浪也抛弃无数平民的话,那他这个姜离之子,大乾皇帝就名不正言不顺。

    天下民心在姜不在姬,如今你们的沈浪陛下根本不管你们的死活,你们是时候看清楚沈浪的真面目了。

    看出了沈浪的为难,重要拼命叩首:“种尧该死,种尧该死。”

    这一场瘟疫对种氏家族也是一场劫难,因为他家族的主力也都在这几万大军之中,早晚也会发病的。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种尧就算想要效忠大炎帝国也不可能了,因为宁绍已经直接将种氏推入地狱火坑。

    如今天下之大,已经毫无种氏家族的立足之地了。

    “沈浪陛下,现在军中很乱很乱,他们本来就不想和您打仗,今天大面积爆发瘟疫,已经快要失控了,很快就要大面积逃窜了。”种鄂叩首道:“一旦让他们逃窜,对几百万越国民众都是一场灾难。而不让他们逃窜,若您接受他们的投降,那对您的军队也是一场灾难。”

    沈浪深深吸一口气,然后道:“防疫队出列。”

    沈浪一声令下,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军医出列,全身都彻底笼罩包裹。因为沈浪对这方面太了解了,所以麾下的军医队伍几乎是最齐全的。

    “几位大宗师,请你们也包裹全身,做好防疫准备,保护我进入天越城军营!”沈浪下令道。

    这话一出,身后无数人脸色剧变。

    “陛下,千万不要,您是万金之躯,万万不可涉险啊!”几十名将领立刻跪了下来。

    海拉道:“弟弟,我是你的亲姐姐,我代替你去。”

    沈浪摇了摇头,然后他自己做好了各项防疫准备,深深吸一口气道:“走吧,跟着我进入天越猎场大营。”

    此时,天越猎场大营之内已经乱成一团,彻底人心惶惶。

    这些人心向宁元宪和宁政,当然包括沈浪,本就不想打战,派他们来天越战场的第一道防线本就士气低落,现在爆发瘟疫后,更加惶惶不可终日。

    “兄弟们,我们完了,我们完了!”

    “天杀的,有人给我们下了毒,让我们爆发瘟疫。现在谁也不敢碰我们了。”

    “越王不要我们了,大炎帝国也不要我们了,沈浪也不要我们。”

    “他们让我们做炮灰,他们想要利用我们害死沈浪的军队。”

    “兄弟们,冲出去,冲出去,既然没有人能救我们,就把所有人都感染上,拉着他们一起死。”

    “对,冲出去把瘟疫传出去,拉一个垫背够本,拉两个垫背就赚了。”

    军营中如同潮水汹涌,所有的军官都已经控制不了军队,而且他们也不想控制,因为有些军官自己也发病了。

    太绝望,太让人心寒了,有人竟然把他们当成毒源,现在这支军队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恐惧和怨毒,只想着冲出去把瘟疫蔓延出去。

    “走,走,走”

    在几百个人的带头之下,几千几万名士兵就要冲出军营,要把瘟疫病毒带到四面八方,拉着无数人陪葬。

    “砰!”

    此时,大营的门打开,走出来一群人。

    为首之人,穿着白袍,带着金冠,还带着口罩。

    他,他是谁?

    沈浪走入了军营,顿时闻到了一股恶臭。

    前面不远处,超过一两万名士兵准备冲出来,见到他之后,不由得呆了一下。

    沈浪摘下了口罩,露出了他的面孔,所有人都认出他来了,因为这两年时间他的画像贴遍了每一个角落,而且是非常逼真的素描写真,在这个世界这种绘画技巧还是沈浪自己开创的,这也算是作茧自缚?

    “我是沈浪!”沈浪缓缓道。

    军营中所有的士兵都呆了一下,静静站在地上。

    沈浪道:“你们想要冲出去,把瘟疫传遍四面八方,拉着无数人一起陪葬是吗?”

    无数士兵本能地点头。

    沈浪道:“呆在军营里面不要动,不要离开,这些天我就陪着你们,我给你们治病好吗?这一仗我暂时搁置了,接下来几天时间内,我都用来给你们治病,去把最严重的病患给我抬过来。”

    无数士兵一愕,片刻之后一个患者被抬了过来,浑身都在拼命打颤,明明是大热天却过着两层被子,整个都在战栗,被子里面已经一片狼藉,因为上吐下泻,全部都是秽物。

    沈浪重新戴上口罩,戴上手套,为这个病患测量体温,然后取下他上吐下泻的秽物,抽取一管血,就当着所有的人面,拿出了显微镜进行检查。

    果然是疟疾,沈浪观察到了无数的疟原虫。

    但是这个世界的疟原虫和地球上不一样,单纯从显微镜看来都显得更加狰狞一些,而且生命力也仿佛要顽强很多。

    所以一旦爆发疟疾疫情的话,传染性也会更强,死亡率也会更高。

    在地球古代,疟疾虽然不像黑死病那么恐怖,但也屠杀了无数人。马援征交趾,军队感染疟疾,十人中死亡四五个。沈起、刘彝复发于安南,使十余万人暴露瘴毒,死者十而五六。清朝远征缅甸,军队爆发疟疾,十人中有七八人死去。清朝末年的思茅原本有七八万人,因为爆发疟疾,死的死逃得逃,最终剩下不到一千人而已。

    敌人牛逼了啊,之前一直都是沈浪用病毒武器,现在他们竟然用瘟疫来反制沈浪了。

    不过幸好是疟疾,而不是黑死病。如果是黑死病的话,那真的就准备死绝几百万了。甚至就算是流感病毒也很恐怖,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各国士兵返回家乡,带去了一种可怕的流感病毒,被称之为西班牙流感,短短几个月内死了两千万,那一天全球死于流感的人可能超过五千万,比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死的人还要多得多。

    黑死病能治,但一直到现在为止,沈浪库存的青霉素都远远不够。而流感的话,沈浪现在差不多也算是束手无策了。

    但疟疾的话,却有两种特效药,一种是青蒿素,一种是金鸡纳霜。

    青蒿素还是我国科学家屠呦呦发现的,并且获得了诺贝尔奖。而且这种药物的原材料就是植物青蒿,在汉朝时期葛洪就用青蒿汁来治疗疟疾。现代医学用乙醚提取青蒿素,能够得到更加高纯度的青蒿素晶体,对疟疾更加有效。

    而另外一种特效药金鸡纳霜就是从一种树皮提取出来的。在东方王朝沈浪很少见到这种树,但是去了西方世界后却见到了许多,光是在他的那个碧潮半岛就见到了许多。

    从西方世界返回东方世界的时候,他遇到了几个岛屿,上面的金鸡纳树简直不计其数。

    所以这两种药物尽管因为工艺的原因,纯度都不是很高,但是却库存了很多很多。

    沈浪一直都想着害人,所以也要防备别人害自己。当时在羌国,他就想要用疟原虫害苏难来着。甚至一直到现在,他都还有进行疟原虫的培育。

    只不过眼前这个疟原虫和他培育出来的不大一样,这是谁的作品呢?浮屠山?

    在场几万名士兵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

    沈浪作为东方人皇,亲自给一个最底层的士兵治病,而且还要去研究他的粪便。

    他一句豪言壮语都没有说,但是他的举动却胜过了千言万语。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沈浪细致地为这个病患进行治疗。当然效果不会立竿见影的,然而这个浑身寒颤的士兵却死死咬住自己的牙齿,否则他大概会嚎哭出来,但泪水却忍不住狂涌而出。

    感染了重疾之后,他已经绝望了,尤其疾病发作的痛苦,让他恨不得立刻死去。内心充满了恐惧,怨恨,孤独。

    而现在贵为东方人皇的沈浪,竟然亲手为他治疗,这真的让他忘记了病痛,整个人热血沸腾的仿佛要炸开一般。

    这已经不是感动了,而像是一个冰冻之人,放进了温水之中。一个置身于黑暗之人,来到了光明的阳光之下。

    在这一刻,这个士兵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我王二蛋活下来,一定要为沈浪陛下粉身碎骨,今后沈浪陛下的敌人,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沈浪初步治疗完毕。

    “诸位将士,接下来我的军医会对你们每一个人都进行治疗。”

    “接下来我们会进行隔离,并且会开启全面的防疫作战。我不会放弃你们每一个人,一定竭尽全力。”

    “你们愿意服从命令吗?愿意回到各自的营房,不离开半步吗?”

    沈浪依旧没有豪言壮语,只是用一种非常平淡的口气问道,声音不大,甚至很多人都没有听清楚。

    片刻之后,眼前几万人成片成片地跪下!

    “沈浪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最后整个天越猎场八万多人,全部跪伏在地面上,齐声高呼,声音震天。

    接下来,沈浪把整个天越猎场大营分为两部分,东大营也西大营。

    先对东大营进行全面的消毒,几乎每一寸地方都洒了石灰,所有的井口都封闭不用,重新挖井。把所有可疑的物件,所有可能感染虐虫的物件全部烧掉了。

    然后,他的两万多大军进驻东大营。换成其他人,明知道有瘟疫是绝对不敢进驻的,但沈浪对疟疾太了解了。

    接下来,他的军医队伍对西大营进行了全面的防疫作战,每个军营都彻底隔离,不得互相来往。对营地每一处地方进行消毒,重新挖井,所有的水全部烧开,所有士兵的衣物全部用开水煮过,所有士兵每天洗两次热水澡,水温超过五十五摄氏度。

    严禁全军随地大小便,挖出专门的厕所,并且全面消毒,对病人的呕吐物排泄物彻底掩埋。

    真是见鬼了,天越城第一战竟然不是和敌人开战,而是和疟疾疫情。

    沈浪的青蒿药和金鸡纳霜虽然带了很多,但也不够这么多人用,不得不派出一支亚马逊军团用最快速度返回怒潮城取药,否则用不了多久药物就要断绝了。

    沈浪军队刚刚驻入天越猎场大营后三天,种氏家族的人也陆陆续续病倒了,包括种尧、种鄂、种师师,所有成员几乎超过大半全部倒下,开始发烧,开始寒战。

    “冷,冷,冷”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种师师身上盖了整整两层被子,却依旧不断地颤抖,那股寒意仿佛从骨子里面冒出来的一把,嘴唇苍白,指甲发绀,牙齿都拼命地颤抖。

    这病还真是因人而异,种师师的发寒症状比其他人要严重得多得多,寻常人发寒基本上都在一刻钟左右,最多一个小时了不起了,而种师师竟然维持了几个小时,最后面孔苍白得没有一点点血色,嘴唇都开始发紫了。

    种尧尽管也发病,但也没有这么严重啊。

    眼看着种师师呼吸竟然越来越微弱,生机不断凋零。

    这真是怪了,疟疾就算会死,但也不是这个阶段啊,现在发寒只是第二阶段而已。而且沈浪已经用了青蒿素了,这是对早期疟疾的超级特效药,应该很快见效,为何没有见效,她竟然仿佛要死的样子?

    “陛下,求您救救小女。”种尧跪下叩首道:“从今以后,她给您为奴为婢。”

    接下来沈浪尝试了各种办法,竟然都无法阻止种师师的恶化,她身体的温度竟然不断变凉,生机不断变得微弱。

    这,这是为什么啊?

    沈浪开始割开她的手腕,取出了半管血,然后在显微镜下观察。

    结果发现除了疟原虫外,竟然还有其它生物?这,这是浮屠山的蛊虫?之前一直潜伏在种师师的体内,结果这次虐虫发作后,反而把体内的蛊虫也激活了?

    但这是什么蛊虫啊?沈浪发现这蛊虫并没有大面积复苏,而是进入了一种诡异的状态。

    浮屠山的蛊虫很可怕的,它们有不同的生长阶段,有可能在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是无害的,但是进入第三阶段后瞬间致命,或许出现可怕症状。

    竟然有人给种师师下蛊毒?这是为什么啊?

    沈浪问道:“种侯,这两年时间内,种师师身上发生过什么?”

    种尧道:“师师和祝红屏的婚约不了了之后,宁绍曾经旁敲侧击过,说愿意纳师师为妃子,结果被我拒绝了,师师也拒绝了,而且态度还很不好。”

    沈浪道:“那宁绍和浮屠山的关系如何?”

    种尧道:“应该不是非常密切,但越国是天涯海阁的地盘。所以浮屠山应该也会将目光落在宁绍身上?”

    沈浪道:“你的女儿被人下蛊毒了,对方应该不想杀她,而是想要胁迫她。这一次瘟疫爆发,她血液里面的疟虫反而刺激到了这种蛊虫,所以她才会不断发寒,甚至生机渐渐凋零。”

    种尧还没有说话,外面很快冲进来一个妇人,直接跪在沈浪的面前。

    “沈浪陛下,我知道您无所不能,您救救我女儿,她是我的心肝宝贝啊,只要您救活了她,这辈子她就给您为奴为婢。”此人应该就是种师师的母亲。

    种尧惊愕道:“夫人,你干什么?你快出去?快出去?”

    因为种氏家族很多人也都感染了疟疾,唯独种夫人没有,此时她竟然不顾感染的危险冲进了病房之内。

    接着,种尧也跪在沈浪面前,额头贴在地上,片刻后种尧的儿子也进来,跪在沈浪的面前。

    种氏家族全家,都跪求沈浪拯救种师师。

    “好,我可以尝试一下,但如果不成功”沈浪道。

    种尧道:“若不成功,那也是天意,罪臣也无比感念陛下恩德。”

    沈浪道:“好,那麻烦你们全部出去。”

    他没有解释为何要所有人都出去,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不希望让任何人看到。

    “是!”种尧带着家人全部离开。

    且不说沈浪不会对他女儿做什么,就算会做什么那也没有什么了,他都说过了,只要沈浪能够救种师师,那就给他为奴为婢。

    种氏家族人全部走了之后,沈浪配了一碗药剂,喂着种师师服用了下去。

    “沈浪,我是不是要死了?”种师师颤抖着问道。

    沈浪没有回答,就只是把一整碗药给她喂下去,很快种师师就就渐渐昏迷了过去。

    沈浪抽出自己的一毫升血液,然后注射入种师师体内。他不知道种师师体内是什么蛊虫,但只要是浮屠山的蛊虫,沈浪的血液必杀。

    果然,沈浪血液刚刚进入种师师的体内之后,就开始快速杀死她血液之中陌生的蛊虫。

    立竿见影,她的娇躯渐渐恢复了温度,原本苍白毫无血色的,建在渐渐露出了红晕。

    但不对啊!

    接下来她的身体竟然越来越红,仿佛要彻底燃烧了一般,最后全身肌肤完全是瑰丽的红色。

    沈浪给她喂下了麻醉散,她本来应该昏睡几个时辰的,然而却忽然睁开了双眼。

    “啊啊啊”接下来她感觉到自己身体仿佛要彻底胀裂了一般,发出无比痛苦的呼喊声。

    外面种夫人几乎要猛地冲进来,但是却被种尧阻止了。

    “砰砰砰!”痛苦难耐的种师师猛地拳头砸下,瞬间把整个坚固的木床都砸碎了。

    沈浪完全无法现象,他的血液注入种师师体内为何有这么巨大的反应?这到底是种师师的躯体特殊,还是因为沈浪的血液啊?

    但她生命是没有危险的,因为她的叫声虽然惨烈,但起码中气十足。

    不过接下来,种师师的声音却让沈浪尴尬得要钻入地下。

    “沈浪,你就是那个白无常,你就是那个玷污我清白的白无常,你就是那个禽兽。”

    接下来几天内,天越猎场大营之内,每天都有无数士兵病倒,尽管受到了治疗,但痊愈没有那么快。

    八千人,一万人,两万人,四万人

    感染瘟疫倒下的士兵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沈浪作为医生已经看到这个疫情很快就要被控制住了,因为药物及时,所以大部分人的性命都会保住。

    但是在外人看来,整个天越猎场大营就仿佛成为了地狱一般。

    接下来沈浪彻底封锁了整个猎场大营,并且清空了方圆三里之内的一切人,确保不让任何间谍靠近。

    但还是有人在旁边山顶用望远镜观测,然后源源不断地把情报传到王宫。

    “陛下,大喜,大喜啊。”

    “沈浪为了所谓的民心,果然中计了,接受了那八万大军的投降。现在疟疾在军营中疯狂地爆发,超过几万人倒下了,那里已经成为一片地狱了。”

    “现在天越猎场之内,每天都有大批的人死去,抬出来的尸体密密麻麻,不计其数。每天都在烧尸体,臭气冲天。”

    越王宁绍道:“那沈浪的军队呢?有没有感染瘟疫?”

    年公公道:“没有发现沈浪军队抬出尸体,但是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沈浪的东大营也开始建造了隔离营,而且东大营寨墙上的守军越来越稀疏。所以肯定,沈浪的军队也大面积爆发瘟疫,不断减员了。”

    宁翼道:“陛下真是妙计无双,沈浪的军队还没有开打,就已经遭遇了灭顶之灾,陛下您这一招就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了。”

    宁绍没有说话,但目光中却露出得意残忍的光芒,他这个毒计果然奏效了。

    浮屠山的毒虫果然厉害,果然没有让寡人失望啊!

    沈浪军队入驻天越猎场大营二十五天,这里仿佛已经一片死寂了,抬出来的尸体越来越少,焚烧的尸体也越来越少了,或许已经死绝了。

    沈浪军队的伤亡有多少,宁绍间谍不好预测,但能够看到寨墙上的守军已经稀疏无比,不足万人了。

    而且整个大营上空盘旋了无数的乌鸦,几十几百只,每天都发出丧鸣。

    这一战还没有开打,沈浪军队就仿佛遭遇了灭顶之灾,很快就要被瘟疫杀光了。

    大营之内!

    已经痊愈的种尧道:“陛下,宁绍还没有出兵。”

    海拉道:“他是不是发现我们的诡计了?”

    沈浪道:“不会,他只是贪心,想要让瘟疫彻底将我们全部杀光。”

    海拉道:“那怎么办,不可能一直等下去啊,他和祝氏的几十万大军要是始终不来攻打我们怎么办?总不能我们去攻打王都,把整个天越城炸成一片废墟吧。”

    沈浪道:“马上演新戏,集结大军,做出一副要撤离逃跑的样子。”

    “是!”

    王宫之内!

    年公公道:“陛下,陛下,沈浪要跑,他幸存的军队正在集结,他要跑!”

    越王宁绍道:“传令大军,攻打天越猎场,将沈浪军队斩尽杀绝!这是灭沈浪,一定要由寡人主导,而不是祝氏!寡人要让所有人看到,越国是寡人的越国,而不是祝氏的越国!”

    “祝氏又如何?祝红雪血魂军又如何?敌得过寡人的毒计吗?沈浪用病毒屠杀我通天寺鸟绝城的时候,可有想到今天吗?”

    “沈浪还真是可笑啊,为了区区民心,竟然把自己的军队葬送,这样的人如何配得上称王称帝啊?什么仁义,什么王道,愚蠢可笑之至。”

    “传旨,大军南下!”

    随着越王宁绍一声令下,几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南下,朝着沈浪的天越城猎场大营杀了过来。

    真正的天越城命运大决战,正式爆发!

    注:今天两更一万七千多字!兄弟们月票给我,我想要挣扎一下啊!

    谢谢可无肉不可无书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