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8章:大功!苏氏灭族于此!(3更)
    沈浪率领大军的速度不快,但却可以派遣几个武功很强的高手,一路换马狂奔,提前赶到羌王宫,这些人比苏难早两三天赶到。

    如今阿鲁娜娜是整个羌国的女王,这个王宫自然也就属于她了。

    尽管女王本人还没有到,但是王宫的太监和卫队,就已经遥遥效忠了女王。

    尤其是几个大太监,更是定下了规矩,每天必须喊十遍以上天神保佑我女王。

    那么派人来羌王宫干嘛呢?

    给整个王宫的黄金上刷毒?

    这是不可能的,羌王宫虽然不如越国宫殿群那么大,但是也占地百亩以上。

    地面上,屋顶上都是黄金。

    这个世界上的毒都是很稀有的,想要在整个宫殿上涂抹毒药,天知道要多少毒?

    而且你事先涂毒的话,肯定逃不过所有人的眼球。

    于是就换一种说法。

    不久之后,女王就要来了,王宫是不是要进行一次大清洗啊。

    墙壁,屋顶,地面是不是应该擦洗干净?

    这是很正常的啊。

    那么用什么水擦洗宫殿呢?

    羌国不是死了很多人吗,尤其是几个月前的天花大爆发。

    很多人根本来不及烧,直接挖一个大坑把尸体扔进去,现在这些尸体都腐烂不堪了。

    沈浪派去的人带着他制作的防毒面具,从万人尸坑底下舀起来几十桶水,然后稀释一下。

    用这些水来清洗王宫表面的黄金涂层。

    天花病毒肯定是没有了,早就死了!

    但这水大概也是最脏的水了,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微生物,多少西军,要吃了一点点,死是不至于的,但拉肚子肯定是会的,得疟疾也是大概率时间,这羌国草原上可是有疟疾虫卵的。

    不仅如此!

    武烈还往百桶水里面加了几十斤的砒霜。

    这已经是沈浪搜刮所有的砒霜了。

    按照致死量的话,这几十斤砒霜毒死上万人都够了。

    但实际却不能这样计算,这几十斤砒霜溶解于近万斤水中,再刷到黄金的表面,就算吃到嘴里也是微量,根本无法致死,轻微中毒还是可以的。

    做完了这一切后。

    武烈率人离去。

    然后整个王宫恍然一新,金光灿灿。

    迎接着新人的到来。

    花开两枝。

    此时陷入狂喜完全不敢置信的还有郑陀和梁永年。

    这二人为了自救,率领两万五千大军疯狂朝着镇远侯爵府杀来。

    本以为会经历一场疯狂血战。

    毕竟镇远侯爵府之险峻众多周知,绝对的易守难攻。

    但是等先锋军队冲到镇远侯爵府下的时候,完全惊呆了。

    整个城堡,仿佛没有守军?

    而且里面彻底大乱,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终日。

    苏难消失了,你整个苏氏家族的嫡系都消失了,所有军队都消失了,城堡内的老幼妇孺当然也知道不妙,知道苏氏全族都逃跑了。于是一部分人逃出了城堡,但绝大部分人依旧抱有幻想,留在城堡之内。

    这些人觉得,城堡总比外面安全吧。

    面对一个彻底空的镇远侯爵府,郑陀和梁永年第一反应竟然是跑。

    空城计啊!

    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苏难老贼何等可怕,大家都是知道的。

    他会留一个空城给大家?

    里面肯定有陷阱。

    但总不能因为城堡空了而被吓走吧。

    于是,郑陀派遣敢死队试探性攻打镇远侯爵府。

    然而,轻轻一打,竟然就打下来了。

    这就更吓死银了。

    镇远侯爵府啊,整个越国最难攻打的城堡之一。

    可比白夜郡城难打多了。

    正常情形下,几万大军没有几个月根本打不下来。

    郑陀仅仅派出几百人,不到一刻钟就打下来了。

    这肯定有阴谋!

    郑陀没跑,但梁永年真跑了,直接退出了几里之外。

    因为苏难太厉害了,留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

    郑陀肯定不敢进去的,他的军队也不进去。

    派遣几千个敢死队先进城堡查探一番。

    在巨大的城堡内,查探了一遍又一遍。

    敢死队回报郑陀伯爵,镇远侯爵府真的空了,苏难跑了,带着全族,带着几千军队全跑了。

    郑陀依旧没有进城堡,而是派儿子先进去。

    几个时辰后,他儿子出来汇报,镇远侯爵府内真的没有陷阱,就剩下一千个老弱妇孺。

    郑陀和梁永年这才确定,苏难老贼跑了。

    顿时,这二人敬佩万分。

    苏难就是苏难,真是了不起啊。

    这么一个大城堡,说丢就丢了。

    他这率领全族去西域,就等于重新开始,重新打基业。

    换成其他人肯定是舍不得的。

    苏难真是太有魄力了。

    敬佩之余,郑陀和梁永年狂喜万分。

    本来以为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拿下镇远侯爵府的,没有想到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哈哈哈哈”

    “真是天佑我二人,让我们立下了不世之功。”

    “沈浪和张翀仅仅只是守住了白夜郡城而已,而我们两人却消灭了苏难主力,夺下了镇远侯爵府,比起我们二人的功劳,沈浪那点功劳又算得了什么?”

    “沈浪,你这个蠢货,彻底的蠢货。”

    “你想要坐山观虎斗,你想要让我和苏难两败俱伤,然后来坐收渔利?真是做梦!”

    “谁曾想到苏难会放弃整个城堡,让我们二人轻而易举攻陷镇远侯爵府!”

    “灭苏氏大功,平息苏难叛乱大功,归我们二人所有了。”

    “沈浪之前说了一句什么?苏难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用在他的身上正合适。”

    “可不是吗?吴国大军攻打怒潮城,金氏家族覆灭已成定局,金木兰也会被废掉武功送到太子的床上,现在灭苏大功归了我们,沈浪这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还自诩多么聪明,殊不知只是跳梁小丑一个!”

    “有本事,他去杀了苏难啊,拿了苏难的脑袋,这样灭苏的大功才归了他。但苏难早就跑远了,说不定这会儿都逃到西域了。”

    “哈哈哈!”

    羌国境内。

    “驾!”

    “驾!”

    苏难率领五千大军停止西进,转而南下,朝着羌王宫狂奔。

    距离王宫还有几十里的时候,所有人都逃得干干净净。

    整个王宫所有的宦官,守卫都跑完了。

    不跑难道等死吗?

    不仅王宫内的人都跑完了,就连王宫边上的部落也都跑了。

    二百里的距离,仅仅不到一天就赶到了。

    苏难五千大军轻而易举占领了整个羌王宫!

    还在马上的时候,苏难下令道:“派出一百名斥候,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警戒,确保方圆百里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要了如指掌。”

    “是!”

    一百名斥候狂奔而出。

    然后苏难下令道:“一半军队下马去切割黄金,速度要快!”

    “所有人等不得藏私,切割下来的黄金,全部上交,然后统一进行分配!”

    “另外一半军队,原地布防,随时准备战斗!”

    苏难的命令刚刚下达完毕,四千多人兴奋应喝。

    “是!”

    然后,两千多武士拔出锋利的刀子冲向羌王宫,这架势真是有些像屠刀霍霍向牛羊。

    另外两千名武士开始构建简单的防线,原地布防。

    切割黄金啊!

    太让人兴奋了!

    收获总是欣喜的。

    哪怕是收获粮食,水果,都能带来无比的喜悦。

    更何况是黄金呢!

    这两千人,每人一个角落,开始用刀子切黄金。

    因为黄金远比铁更柔软。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收获的黄金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但是切割黄金的这两千武士发现,这活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

    因为这黄金是涂上去的。

    整个屋顶,地面,甚至有些墙壁都是黄金。

    所有涂黄金的区域摊开后,面积几十万平方米。

    也就是说每人要切割几百平方米的面积。

    而且这看上去金灿灿的,数量也确实巨大,足足有十几万斤以上。

    但是摊开到几十万平方米,真的就是薄薄的一层。

    黄金虽然软,但也只是相对而言,而且墙壁和石头很硬的,切割一小片都不容易,刀子很快就钝了。

    切了三个小时后!

    这两千人实在受不了了,姿势蹲在那里太难受,而且太刺眼了。

    这还是夏天,太阳暴晒,汗流浃背。

    于是苏难下令,两支军队调换。

    切黄金的人去布防,布防的人去切黄金。

    顿时,皆大欢喜!

    就这样,切割黄金从白天到黑夜!

    无数人纷纷埋怨羌王阿鲁冈。

    你神经病啊,抢来的黄金非要融化了然后涂在王宫上,你就不会弄成一块一块的金砖然后摆在地窖等着我们去搬吗?那样多爽快啊。

    这切黄金真是苦力活。

    这要切到猴年马月啊?

    夜幕降临的时候,苏难显得尤为紧张!

    他甚至跃到王宫的高处,四处探望,竖耳倾听,看有没有敌军。

    依旧没有!

    然后,苏难漫步在这王宫之内。

    切割的黄金已经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快要堆成一座小山了。

    旁边已经烧起了大炉子,切割来的都是金箔,全部融化掉,弄成十斤一块的金砖。

    苏难拿起一块金砖,在火光之下,显得金灿灿的尤其惹人喜欢。

    “主公,黄金数量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多,换算后应该超过二百万金币!”

    “有了这批黄金,主公去西域很快就能够站稳脚跟,拿到行省总督之职,用不了几年我苏氏家族又能够再一次兴旺发达了。”

    “等越国大乱的时候,我们再杀回去,夺回属于我们的江山。”

    “并且将沈浪,将金氏家族斩尽杀绝!”

    “斩尽杀绝!”

    “主公万岁!”

    “苏氏万岁!”

    某种程度上,黄金果然是万能的。

    这还没有到西域呢,见到这无数的黄金,就已经士气高涨了。

    大黑夜。

    切割黄金依旧在继续。

    苏难四处巡逻,关切每一个士兵。

    “小心一些啊。”

    “不要掉下来。”

    “火把不要凑得太近,小心烧了自己的头发。”

    这等收买人心的小把戏,苏难还是很擅长的,确保每个人都觉得主公是在关心他们。

    很多人切了黄金后,第一反应是往嘴里咬。

    这是难免的,因为黄金软啊。

    苏难温和道:“这黄金在外面风吹日晒的可不干净,不要把脏东西吃到肚子里了。”

    但是,却也没有阻止这些细节。

    因为根本阻止不了。

    很多人手摸了黄金之后又拿起烧饼往嘴里塞。

    武烈等人在黄金上刷了最脏的尸坑之水,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细菌,而且还在一百多桶水里面溶了几十斤的砒霜,虽然非常微量。

    但只要接触到黄金的人,都难免或多或少地吃到肚子里面去了。

    切割黄金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

    苏难大军在羌王宫停留了几天时间。

    就算如此,羌王宫的黄金依旧没有切割完。

    就算如此,切下来的黄金也足足有十五万斤,已经超过二百万金币。

    发大财了!

    足够苏氏家族在西域快速东山再起。

    而且方圆百里之内,也依旧没有出现任何敌军。

    苏氏全军也渐渐安心下来。

    但是有一个小小的阴霾。

    因为苏氏军中渐渐有人拉肚子了。

    其实从第一天半夜就开始了。

    只不过众人一开始还没有在意,毕竟在这荒郊野外,而且还是炎炎夏日,拉肚子正常的人。

    但是爆发的士兵越来越多。

    而且拉稀越来越厉害。

    这还不是疟疾,疟疾潜伏期更长。

    这只是其他细菌和病毒发作了。

    终于有一天。

    苏氏军队迎来了病症大爆发。

    许多苏氏武士病倒,明明是炎炎夏日,却冷得瑟瑟发抖。

    但是身体的温度却高得吓人。

    拉肚子的形状越来越严重。

    几十人,几百人!

    最后大部分的士兵,都开始上吐下泻。

    最后甚至拉出了血水。

    看着这一幕,苏难遍体冰寒!

    不好!

    这黄金不干净!

    表面肯定被涂了什么东西了。

    这是谁的计策?

    肯定是沈浪,一定是沈浪!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沈浪既然在羌王宫的黄金上动了手脚,就意味着他肯定已经算计到苏氏大军会来羌王宫。

    这就意味着,羌国的大军已经不远了!

    “不好,不好”

    “沈浪的大军要杀过来了!”

    会有多少人?

    一万骑兵?

    不,不止的!

    阿鲁娜娜已经成为新的羌国之王,她所到之处,部落骑兵会纷纷跟随。

    杀过来的羌国骑兵,会超过两万以上!

    苏难望着满地打滚拉稀的士兵。

    这些人拉得浑身发软,哪里有力气战斗。

    恐怕不到几个冲锋,就已经灭了。

    苏难后悔得几乎吐血。

    利令智昏,利令智昏!

    为什么啊?

    我明明知道应该一路往西,绝对不能被任何东西吸引耽误,哪怕是二百万金币。

    为何我还是起了贪心?

    苏难喉咙底下发出一阵阵嘶吼。

    他用力拍打自己的脑袋。

    沈浪此子真毒,真毒!

    虽然得意忘形了一两天,但依旧很快就醒悟了过来,在羌王宫这里布下了陷阱。

    我明明知道此子狠毒,明明知道他算无余策,为何还要犯错误?

    苏庸颤抖道:“主公,沈浪大军就算追上来,速度也不快,因为我们后面几百里都没有发现大股军队,如果有的话,那些布置的哨探早就汇报了。他们至少还有几天时间才能追上来,我们还能逃掉。”

    苏盏道:“不,现在立刻停止切割黄金,所有人赶紧上马逃跑!”

    “走,走,走!”

    苏难一声令下。

    所有人不管是不是得病了,全部翻身上马。

    剩下的黄金也顾不得切割了,带上已经到手的黄金,五千人朝着西边狂奔!

    这一路狂奔,一路臭气冲天!

    在马背上拉稀的人越来越多。

    苏难逃离羌王宫,已经两天时间了!

    尽管这是大草原,一马平川,但这两天时间依旧跑了不到二百里。

    军队病得太严重了!

    苏难军中,病倒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最后足足有一半人病倒。

    然后

    斥候传来可怕的消息!

    发现了大股的羌国骑兵,从南边杀过来!

    不是从后面,而是从南边。

    苏难浑身颤抖!

    果然,沈浪果然绕路南边追杀来了。

    眼下他的军队已经全部病倒了,这还怎么打?

    苏盏拼命扇打自己面孔,跪在地上拼命磕头道:“主公,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贪心的。若我不提黄金之事,也不会有今日灾祸!”

    苏庸更是磕头出血,因为羌王宫有黄金一事,是他先说的。

    苏难头痛欲裂。

    但是,他再一次陷入了绝对的冷静。

    又一次,苏氏家族又一次灭顶之灾来了。

    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苏难,若这一关过不去,苏氏家族就要灭亡了!

    贪婪害我。

    利令智昏!

    我应该怎么办?

    苏氏家族不能就这样灭亡!

    一定还有法子,一定还有法子。

    苏盏道:“兄长,你带着几百人用最快速度逃去西域,我留下来断后,这个祸是我闯下的,我就用一死弥补罪过。”

    苏庸道:“主公,我也留下断后,你带着少主赶紧走,赶紧走!”

    苏难摇头道:“不,不!沈浪在西边应该有伏兵,他应该猜出我要去西域,我们在羌王宫耽误了好几天,他肯定派遣精锐骑兵到我们前面去了,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苏难无比冷静道:“苏庸,你愿意为我而死吗?”

    苏庸磕头道:“老奴愿意,老奴愿意!”

    苏难道:“你穿上我的袍子,举着我的旗帜,继续往西,继续往前,吸引沈浪主力。羌国去西域要穿过大山峡谷,这是直达的唯一道路,沈浪一定会在那里设伏,你去做这个诱饵!而我带着几百人,悄悄往北!”

    苏庸道:“往北,去楚国?”

    苏难道:“不,只是借道楚国,前往西域!”

    苏庸叩首道:“是,是主公!”

    苏难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苏庸,难为你了!”

    苏庸哭泣道:“能为主公而死,是老奴的福分!”

    一刻钟后!

    苏庸打扮成为苏难的模样,率领几千苏氏军队,朝着西边狂奔,吸引羌国骑兵追击。

    而苏难打扮成为普通武士的模样,带着几百名心腹,带着一部分黄金,借着夜色北边狂奔!

    苏难够狠,再一次断臂求生!

    半天之后!

    苏氏家族嫡系几百人,朝着北边不断狂奔狂奔。

    完全不吝马力,几个时辰后狂奔出了一百多里。

    应该逃脱了吧。

    苏庸带领几千人朝着西边而去,看上去才像是主力。

    这一次断臂求生,应该还是骗过沈浪了吧。

    北上借道楚国进入西域,虽然会多走几千里路。

    虽然损失了几千人。

    但凭借几百人,凭借大批的黄金,应该还是能东山再起的吧。

    我苏氏家族,绝对不会灭亡。

    绝对不会!

    我苏难有九条命。

    沈浪想要杀我,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只要让我活下来。

    我苏氏家族就能够再一次崛起。

    总有一日,我还是能够杀回越国,建立属于苏氏家族的王朝。

    总有一日,我还是能够将金氏家族斩尽杀绝,将你沈浪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

    然而!

    就在此时,空气传来一阵淡淡的声音。

    “苏难舅舅,跑得这么急做什么?”

    “这是要北上楚国,绕道进入西域吗?”

    顿时间,打扮成为普通武士的苏难身体猛地一震。

    整个人几乎魂飞魄散。

    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切。

    然后!

    从黑暗中!

    几千个武士出现,开始飞快地合围。

    苏难这几百人逃难太急,已经完全来不及派出斥候在前面探路了。

    “苏难舅舅,我在这里等你已经好久了。”

    “我早料到你又会金蝉脱壳,你肯定让人假扮成为你,带领苏氏大军主力朝着西边而去掩人耳目,而且却带着少数人悄悄北上,够狡猾的啊!”

    片刻之后!

    几千名武士将苏难的几百人,团团包围!

    苏氏家族几乎所有的嫡系,都在这里了!

    沈浪淡淡道:“苏难舅舅,苏氏今日就彻底灭族了!”

    “杀!”

    沈浪一声令下!

    顿时几千名武士,弓弩狂射!

    “嗖嗖嗖嗖!”

    苏氏家族的几百人,纷纷倒地,鲜血狂飙。

    注:今天三更近两万二,狂求支持,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