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2章:第三战结束!绝世好文震撼绝伦!(2更)
    为了押题,沈浪往智脑里面输入了无数的数据。

    国君宁元宪喜欢看的什么书,喜欢说的什么话。

    关键是他的性格和习性。

    这位至高无上的国君是什么性格呢?

    聪明,偏激,刻薄寡恩。

    历史上的君主,越是刻薄寡恩,越是想要向天下证明他是多么仁厚。

    比如嘉靖皇帝,明明奢靡无度,而且心胸狭窄。

    但偏偏做出一副我为道君,风轻云淡,与世无争的样子。

    挽住满清王朝颓势的雍正皇帝,被天下文人攻讦刻薄寡恩,害兄害弟,谋父害母,诛忠奸佞之帝,心中不甘,写出了一本大义觉迷录自辩。

    而如今的国君,大力推行新政,大举灭掉老牌贵族,剥夺封地,收回兵权,让一些百年贵族破人亡。

    肯定也有人腹诽他刻薄寡恩心狠手辣,国库空虚,就杀这些老牌贵族过年。

    所以这位国君就要向天下证明,他明明是仁厚之人啊。

    推行新政也完全是为国为民,为了越国的万世基业。

    刑赏忠厚之至论!

    说的就是忠厚和赏罚之间的辩证关系。

    言为心声,完全符合国君的自我辩解倾述欲。

    所以沈浪押的十九道策论题中,它就排在第二位。

    至于第二道题,以玄武做诗。

    那真真是促狭了。

    几百年前天下大乱,四方逐鹿,金氏家族祖宗散尽家财,招募武士,不为争霸,只为了保境安民。

    厮杀了二十几年。

    天下无数家族兴衰成败,此起彼伏,如同过江之鲤。

    唯独金氏家族率领几千武士守护着玄武城方圆几百里的土地,不扩张,也不退缩。

    我不去招惹别人,你们也别来招惹我。

    真的就如同一只乌龟一样。

    别人不是没有来打过玄武城,但真的打不下来啊。

    因为这些人为了保家安民,真是拼出了性命。

    久而久之,大家也不愿意来打了,反正这家伙只缩在窝里不动弹的,不会来抢大家地盘的。

    然后,金氏家族就出名了。

    大家都称之为乌龟家族。

    不过,乌龟始终不太好听啊,加上金氏家族保境安民是义举。

    大家就笑称这是玄武啊。

    之后天下渐渐平定,大炎帝国夺得天下之鼎,南方疆域被宁氏家族所夺,成立越国。

    第一代越国国君是个武人,霸王一般的人物。

    他打下了南边的大部分土地之后,派人来问金氏家族,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平定天下啊。

    金氏家族回复说好,从此金氏成为宁氏的封臣。

    越国第一代国君大喜,听说金氏家族是玄武大龟,于是大笔一挥,直接册封为玄武伯,驻地命名为玄武城。

    这就是玄武伯爵府的由来。

    但是第一代国君没文化,而且还不喜欢听文人瞎叨叨。

    之后的国君就有文化了啊。

    玄武乃是天之四灵,上古神兽之一,怎么可以作为一个贵族的封号呢?

    否则怎么也不见青龙侯,朱雀侯呢?

    所以每一代国君都想要把这个封号给改了。

    关键是国都还有玄武门呢,这每次经过的时候,都有一种经过金氏家族大门的感觉。

    所以之后的国君就试探过一两次,都被拒绝了。

    尤其金纣伯爵在位的时候,为了改名还闹出了很大的风波。

    从此之后,改名一事就不了了之了,毕竟越国还不是君临天下的天子之国。

    下面的封臣不愿意,你还不好强迫。

    当时还没有新政,中央集权也没有开始。

    这一代国君刻薄寡恩,心中对此自然也耿耿于怀。

    所以出题的时候,本能就出了玄武一题。

    国君在出题的时候,当然也考虑到押题,他绝对不能被人押到题目。

    所以,第一份题目自然就非常刁钻偏僻,让人根本无从押题。

    而备用题大多是用不上的,就随心所至,言为心声。

    那么,就出现两道题都被沈浪押中了。

    甚至第二道题以玄武为题作诗,想要不押中都难啊。

    “唐世子,金世子,二位可看清楚题目了吗?”宁启问道。

    “已经看清,多谢王叔。”唐允道。

    而肥宅金木聪。

    他已经迫不及待,埋头奋笔疾书了。

    这傻孩子,你应该装着先构思半个时辰,然后再写的啊。

    一看到题目,你就下笔如有神?

    宁启王叔望之一笑,也不在意。

    对于金木聪的名声,他也是听过的。

    老实讲,他不讨厌这样的孩子,甚至还很喜欢,忠厚老实,作为封臣最好了。

    但是新政如火如荼,这样忠厚老实对于家族来说就是一种罪过了。

    所以,宁启王叔心中又多了一份同情。

    晋海伯看了金木聪一眼,心中更加不屑。

    刚看清楚题目你就开始写,你这是多么废物啊。

    完全没有构思的过程,这代表了什么?

    这就仿佛在考试的时候,别的学霸都是先把试题从头到尾看一遍,心中有数再开始答题。

    学渣是不用看的。

    而且也不用构思的。

    因为构不构思都一样,反正都不会做。

    拿起笔直接乱写就是了。

    有些天才甚至出现奋笔疾书一个小时,一张数学试卷写得满满的,最终勇得零分的壮举。

    十道选择题一道没碰对。

    而在所有人心目中,金木聪大概就是这种超级学渣了。

    玄武伯和晋海伯出去了。

    唐允继续构思。

    金木聪继续下笔如飞。

    原来这就是文战考试啊,我怎么觉得和平常抄作业是一样一样的。

    而且速度还快了一些。

    三位监考大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上面。

    下来看两人的答题文章?

    这是不可能的,要避嫌。

    一刻钟后!

    胖子写完了!

    刑赏忠厚之至论这篇策论,他是这样写的。

    哦不对,他是这样抄的。

    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之际,何其爱民之深,忧民之切,而待天下以君子长者之道也!有一善,从而赏之,又从而咏歌嗟叹之,所以乐其始而勉其终。有一不善,从而罚之,又从而哀矜惩创之,所以弃其旧而开其新。故其吁俞之声,欢休惨戚,见于虞夏商周之书。成、康既没,穆王立而周道始衰,然犹命其臣吕侯,而告之以祥刑。其言忧而不伤,威而不怒,慈爱而能断,恻然有哀怜无辜之心,故孔子犹有取焉。

    当然后面还有好几段啊,但怕被骂骗字数,就不写出来了。

    这片文章是谁写的呢?

    中国几千年大文豪中,能够排进前三的苏轼大神。

    而这篇文章有多牛?

    它灭掉了这几个大神,程颢、曾巩、曾布、吕惠卿、章惇!

    而这几个大神中出了状元,光宰相就有好几个。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至少能够超唐允两条街。

    不过,苏轼那一次的科考没有夺第一。

    因为主考大人是超级大神欧阳修,他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震惊了。

    这么牛?写得这么好?

    该不会是我的学生曾巩吧?

    不行不行,我要避嫌,这篇文章不能列第一,只能排第二。

    于是,苏轼大神悲剧了。

    沈浪拿出了这篇文章,不说秒唐允十条街,八条总是有的吧。

    以玄武为诗。

    沈浪选的当然是曹操大神的龟虽寿。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这首诗虽然不如短歌行,但也是惊艳绝伦,百年不遇的不朽名篇。

    再说就算出的题目能够抄短歌行沈浪也不敢抄啊。

    这么霸气绝伦?你想要造反啊?

    霸气外露,找死!

    文战考试的时间规定了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

    但是,肥宅金木聪码字速度实在太快了,一刻钟就抄完了。

    而且整整齐齐,字写得好极了。

    天!

    接下来还有五个多小时,应该怎么过啊?

    肥宅金木聪抓耳挠腮。

    难道我我这就交卷?

    不行,不行,姐夫会打死我的。

    要不然,我继续抄书吧。

    然后,肥宅金木聪继续抄书了。

    这次,他拼命压制自己的速度,一个字一个字地雕琢。

    几乎每一个字都要雕出花来。

    然后,再一次沉醉而不可自拔。

    唉!

    人生无趣,还是抄书最有意思。

    这间书房内,大文豪没有诞生。

    但是一个书法家,却要冉冉升起了。

    我肥宅金木聪天赋不高,但是我一个月写的字,就够你们写一辈子了。

    我一个月抄了五十万字。

    试问谁能我和一战?

    还有谁?

    足足构思了一个时辰后!

    唐允智珠在握,风轻云淡一笑。

    然后潇洒之极地磨墨,轻轻地挑去了毛笔上稍稍杂乱的狼毫。

    用艺术性的手法,将毛笔蘸饱了墨水,再挤去了三分。

    然后

    下笔如有神!

    很装逼是吧?

    我唐允来百年贵族世子,越国殿试探花。

    我这个人一生下来就注定光芒万丈。

    我的一举一动,都仿佛散发着光芒。

    你们觉得我在装逼,但那只是我最平常的生活片段而已。

    优秀和高雅,傲慢与偏见,早就铭刻在我的血脉和骨子里面了。

    没错,就是偏见!

    我唐允藐视你们任何一个人。

    天下比我有文才的,长得没有我帅。

    长得比我帅的,没有一个有我有才华,没有一个像我家世显赫。

    在我眼中,在座的都是垃圾,包括你沈浪在内。

    至于金木聪?

    抱歉,你连垃圾都不是,你只是靠着吃垃圾为生的蛆虫而已。

    你依附着沈浪,写什么风月无边,不就是吃垃圾的苍蝇吗?

    唐允越写,越是觉得自己的文章妙不可言。

    太妙了。

    太好了。

    这样优美的文字,这么好的文章,这么深的立意,我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太牛了啊。

    我都佩服我自己啊。

    我都惊叹我自己啊。

    唐允啊,你的才华究竟哪里是极限啊?为何我拼命挖掘,依旧深不见底呢?

    越写,唐允觉得自己全身都轻飘飘的。

    仿佛要飞了起来。

    我写得太好了啊。

    我要成大神了啊!

    殿试的时候我要是有这状态,有这文章,何止是探花啊?

    状元都手到擒来啊!

    那一天我真是失误了啊,发挥失常啊。

    但这篇策论写完的时候。

    唐允美妙的感觉到了极致。

    文思如泉涌,诗才如尿崩。

    止都止不住啊。

    一首精妙绝伦的诗,跃然纸上。

    真是写得太好了啊。

    我自己读了,都三月不知肉味啊。

    可惜啊可惜,

    这样精妙绝伦的文章诗词,竟然用来金山岛之争这样的文战。

    竟然和金木聪这样一只蛆虫一较高下。

    耻辱啊!

    这样的文章,就应该出现在大炎帝国的炎龙大殿里面啊。

    越国已经装不下我了。

    只有大炎王朝,才能容得下我这个绝顶之才。

    写完之后,唐允又自己的文章三遍。

    越看越好。

    一个字都不能改,一个字都改不动。

    已经完美了。

    过去的唐允,以后的唐允,或许都写不出来这样完美的文章了。

    然后,唐允起身,朝着三位至高无上的裁判者躬身行礼,飘然而去。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金木聪一样。

    他觉得一个人就算上茅房,也不会盯着一条蛆虫看的。

    一个人走路要踩死蚂蚁的时候,难道还会抬起脚来看蚂蚁的尸体吗?

    当然不会,随随便便踩死,然后不经意将鞋底蚂蚁尸体蹭到地上便是了。

    最多再感叹一句。

    金木聪蚂蚁,你能够死在我唐允的脚底上,真是你莫大的荣幸啊。

    而肥宅金木聪依旧在一个字一个字地雕花。

    哎呀。

    我好像又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门了啊。

    这样一个一个字地雕琢,每一勾,每一划都倾注所有精神,真是好有意思啊。

    真好玩啊!

    好玩到我都差点忘记在考试,忘掉我在抄书了。

    宁启王叔抬头看了一眼。

    发现金木聪还在一笔一划地写。

    那速度慢到了极致。

    这不是手瘸,这是脑瘸,所以才慢啊。

    于是,宁启王叔同情叹息一声。

    继续低头看书。

    又过了一个时辰。

    距离考试结束只有半个时辰了。

    终于,金木聪雕完了最后一个字。

    好舒爽。

    好过瘾。

    好累啊。

    那种虚弱的感觉,就仿佛那天晚上第一次看到姐夫画的那些女人一样。

    雕完了最后一个字后,金木聪抬头一看。

    咦?

    唐允那个装逼犯竟然走了?

    啥时候走的啊?

    那我也走吧!

    金木聪起身,朝着三位大任务躬身行了一礼。

    脚下一阵踉跄。

    腰酸背痛,好虚啊。

    然后,金木聪肥胖的身体踉跄离去,看起来显得尤其的悲凉。

    宁启王叔道:“文战结束,进来吧!”

    玄武伯,晋海伯进来了。

    一并进来的还有几个宦官,一个个都眉清目秀,带着书卷气。

    他们是内廷专门负责抄写的太监。

    宁启王叔道:“晋海,玄武,你们两人指定一个抄写太监,去将两位世子的文章诗词抄写一遍,然后封上名字,最后交给我们阅卷。”

    “是!”

    玄武伯和晋海伯指定了一个抄写太监。

    这个最眉清目秀的太监上去,先抄唐允的文章和诗词。

    面无表情。

    然后,他再去抄金木聪的文章和诗词。

    脸色稍稍变了一下。

    然后,继续面无表情抄写。

    这个细节被众人看到了,你看到金木聪文章时候脸上表情竟然都变了。

    这是写得有多么烂啊,完全不堪入目啊。

    真是难为你了。

    这么烂的文章你也要硬着头皮抄下去,就如同沾翔的黑暗料理,闭着眼睛也要吃下去。

    两份考卷都抄写完毕,封上了名字。

    至于金木聪和唐允原版的卷子,被暂时封存起来。

    等阅卷完毕后,才会拆封进行对比,确认无误。

    所以,文战的公平公正真是没有问题的。

    抄写封住名字后的卷子,会放在暗箱里面打乱顺序。

    最后,再拿出来阅卷。

    阅卷主要是由宁启王叔和索玄侯爵完成的。

    威武公爵是武将,对这方面不感兴趣。

    索玄侯爵的应该是唐允的策论和诗词。

    “好!”

    “写得太好了。”

    “断题,文字,立意,无一不好。”

    “这篇策论别说放在今日文战,就算放在科举殿试中也绰绰有余了。”

    “了不起啊,少年可畏啊。”

    “年纪轻轻竟然能够写出这样的文章,真是让人拍案叫绝啊。”

    “这首诗也好啊,厉害,厉害啊!”

    虽然没有喊出名字,但索玄侯爵心中还是觉得,这肯定是唐允的文章。

    前尚书令大人索玄觉得,胜负根本没有丝毫悬念的。

    或者说,胜负早已经注定。

    唯一的悬念就是唐允会写出怎么样的文章?

    如今,真是没有让他失望啊,太出色了。

    至于金木聪?

    那种废物的文章,就只能让人作呕吧。

    不看也罢,不看也罢。

    而一边的王叔宁启,抽到的是金木聪的答卷。

    他则完全惊呆了!

    一开始,他是想要拍案叫绝的。

    但是手还没有拍下去,就停了。

    因为那样太轻浮了。

    有些文章让人赞叹不绝。

    而有些文章,则让人震撼,让你自愧不如。

    眼前这篇策论就是如此。

    最难能可贵的是,这篇策论没有任何华丽的辞藻。

    但立意深刻,完全没有其他文章的那种战战兢兢谄媚讨好之相。

    真是风清月白,灵思忽至所得之文。

    区区六百言,读起来有青铜铿锵之音。

    看完这篇策论。

    宁启王叔迫不及待看接下来的这首诗龟虽寿

    看着看着,他竟然不由自主念了出来。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颇有一阵阵毛骨悚然的意思。

    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写得太好了啊。

    大气磅礴,却又引人深思。

    尤其宁启王叔七十八了,更是感同身受。

    就单单这首诗,让他深起知音之感。

    了不起啊,了不起啊!

    这已经不能用写得好来形容了,简直让人膜拜了,恨不得焚香沐浴后再来拜读了。

    唐允竟然有如此之才?

    真的不像啊!

    宁启王叔本能地觉得这肯定是唐允的作品,毕竟金木聪只是一个废物。

    但是,唐允的文章宁启王叔是看过的。

    不是这种风格。

    他胸怀锦绣,却过于绚烂,懂得放却不懂得收。

    是顶尖的文章,但却无法问鼎宗师。

    就在此时,旁边的索玄侯爵道:“宁启王叔,你快看看我手中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太惊艳了。”

    然后,两个人交换了考卷。

    宁启王叔打开唐允的策论,看了一眼。

    顿时皱眉。

    如果寻常时候,他还会惊艳一下。

    而刚才看过金木聪的考卷后,再看唐允的文章,顿时觉得有些不堪入目。

    只会故作惊人之语,哗众取宠,庸俗下品。

    什么玩意啊?

    注:第二更送上,我立刻快速吃饭,然后接着写第三章,争取十一点多的时候写完啊。继续求兄弟们支持,糕点叩谢了。

    谢谢兔子chi萝卜,书友20180713154053077的万币打赏。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