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4章 花里花哨的战斗(五千字第一更求月票推荐票)
    兰斯洛特坐在【为了老夏的那一夜】公会据点的门口,边上围着一圈的玩家,这已经算是非常的有耐心的玩家了,因为兰斯洛特在门口已经做了几个小时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为那个少女进行过救治之后,兰斯洛特的内心产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兰斯洛特并不是初哥,身为骑士的他,并不是第一次碰到女人。

    甚至于他被曾经的领主放逐,就是因为女人的缘故。

    还记得他曾经在格拉摩根手下的时候,就因为跟格拉摩根伯爵的妻子,一不小心共处一室,一不小心早上起来自己身上的衣服消失不见,而领主的妻子竟然在边上一边洗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对着自己抛媚眼。

    这一切,都被随后进来的格拉摩根伯爵看到。

    兰斯洛特发誓,一切的起因仅仅是因为昨天晚上的喝的酒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甚至觉得是不是有人在背后陷害自己啊?

    兰斯洛特回忆着曾经的痛苦回忆,心情放佛又回到了当时起床,看见领主表情的那时候,讽刺的是,自己现在倒是成了格拉摩根伯爵,虽然领土只是维多利亚人随便用树枝在地上画的圈圈而已。

    无论是莉萝领主还是维多利亚人,似乎都将头衔,领地,贵族等等这些东西当作玩笑过家家一样,但是兰斯洛特知道他们不是开玩笑的。

    像这种随便死而复生的事情,能开玩笑?

    这些过往的回忆,让兰斯洛特感受到人心的恶意,而这种恶意让他发自内心的感到心寒。

    但是今天,看到了那个受伤女孩的清纯的面孔,扁平的好像没有前胸,那种很纯很纯的感觉,让兰斯洛特放佛回到了曾经年少的时候,那邻家的小女孩……

    兰斯洛特摇了摇头,自己可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子啊,怎么可以产生这样子的想法!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一下子吱呀一声拉开来,精灵惹不起一边擦着自己的手,一边走了出来。

    兰斯洛特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神情紧张的抓住精灵问道:

    “怎么样了?里面的情况。”

    “幸亏你急救及时,不然等我过来,他可能已经死了,现在没事了,我已经用治愈魔法做了处理,下面就是等他自己醒过来就行了,毕竟小伙子很年轻,生命很顽强。”

    精灵惹不起对着兰斯洛特说道。

    “太好了……”

    兰斯洛特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来,

    一群玩家哗啦啦的就准备往里面冲,但是被精灵惹不起给拦在外面了:

    “你们现在别进去了,里面的患者需要充分的休息,箭头再偏几公分,就直接射穿心脏了,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你也不用担心兰斯洛特,我已经安排了两个干净点的小伙子照看那个受伤的小伙子了,保证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玩家们不被允许进去,立马就一片埋怨的声音,兰斯洛特的脑袋也跟被锤子砸了一下一样,但不是因为不让他进去,而是精灵说的话:

    “等等,你说小伙子?”

    “啊,我知道女孩子心细一些,但是你怎么知道里面受伤的男孩子不是LGBT呢?如果是LGBT的话,让女孩子照顾他,实在是太残忍了!就算不是LGBT,被男孩子照顾也不会有抵触的心理啊!”

    精灵惹不起大声的说道。

    但是边上很快有玩家反驳到:

    “不,身为正常人的我,被男孩子照顾也会有抵触心理的!”

    “出现了!双标出现了!”

    “抗议人士,表示强烈LGBT!”

    “我觉得他说的没问题啊。”

    兰斯洛特已经听不进去这些玩家们的讨论内容了,他只是有点不敢相信,那个让自己怦然心动的,是男孩子?

    “卧槽!”

    就在外面闹哄哄的时候,屋子里面一声“卧槽”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很快有一个玩家跑出来大喊道:

    “那个人说,约克公爵三千骑兵三天前就到山金镇了!现在要来攻打我们了!”

    “什么?!这么快?”

    兰斯洛特惊讶了一下,他转身赶紧就朝着城堡的方向跑了过去,那个受伤的人没理由欺骗这种事情,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助维多利亚,但是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赶紧守护维多利亚,抵挡住约克公爵的进攻。

    兰斯洛特离开了,一部分玩家跟着兰斯洛特一起,另外一部分玩家则留在了原地,希望继续看下有没有后续的剧情。

    而在维多利亚自由都市充满了快乐气氛的时候。

    ………………

    “轰隆隆”

    马蹄的声响在维多利亚森林外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回响。

    约克领来的三千骑士,在花费了一天多的时间赶到这里之后,很快就选定了执行作战计划的地点。

    这里地势偏高,适合将部队布置在这里,而两面都没有树木,只需要五百人将维多利亚自由都市的主力部队引出来,在高地骑兵冲锋下去,步兵掩杀过去,基本上就锁定胜局了。

    别说维多利亚自由都市只有三千人,就算是有三万人,也会一败涂地的。

    金发的指挥官,骑着马,巡视着他的骑兵们,在骑士们的身后,是数量近万人的轻步兵,这些都是骑士的扈从,没有战斗的时候负责骑士老爷,有战斗的时候,可以充当轻骑兵,或者轻步兵等,还可以当后勤。

    只有那些蒸汽武器,金发指挥官一件都没有带,一场注定虐杀对手的战斗,没有必要搞太大的动作。

    “约翰!”

    金发的指挥官冲着边上的黑发的骑士喊道,后者很快骑着马过来,看着眼前的金发指挥官。

    “你在这里坐镇,我亲自带着五百人去吸引他们!”

    “但是乔治爵士!你是指挥官,你亲自去做诱饵的话,太危险了一点,还是让我去吧!”

    乔治义正言辞的说道,只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在不远处的地方就有几名骑士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

    “指挥官!森林里面有大批的敌人冲了过来!”

    “什么?你说什么?”乔治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但是很快越来越多被当做斥候的骑兵从树林中跑了出来,而那片树林的飞鸟也哗啦啦啦的起飞,很显然,确实是有大规模的集群在树林中移动。

    “全员准备!”

    乔治第一时间,对着身后还在休息的骑士们发出了号令。

    骑士们的动作很快,那些扈从们也很快拿出了他们的远程武器,迎接那些维多利亚人的,将会是箭雨的洗礼。

    约克公爵的命令是尽可能多的俘虏维多利亚人,但是就战斗角度来说,只有先击败对手,让对手畏惧,才能谈俘虏他们。

    整个营地没有花费多久的时间就排列好了阵形。

    扈从们拿出了短弓,站在了第一排,在后面是其他充当轻步兵的扈从。而在中间和左右两侧,分别是一千名的骑士。

    在战斗打响之后,三个方向的骑士,将会依照不同方向和时间差,分别对维多利亚的大部队进行冲锋,如果来的人是大部队的话。

    乔治并不惧怕和维多利亚战斗,他唯一惧怕的是维多利亚人会逃跑,他们会主动出击显然是得到消息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想要逃跑的人,就算是牺牲一部分人来殿后,也不会这样子进行主动进攻的,所以他们逃跑的可能性也不算特别的高。

    在营地后面的幕僚也走出了帐篷,显然是听到了周围的动静,很快有几个人牵着马匹来给他,他不过是随军来查看情况,并不会参与战斗,很快他就牵着马匹,离开了营地。

    约翰骑着马,走到了乔治的身边,看这眼前动静颇大的森林,笑着说道:

    “还真是一群不怕死的家伙啊,竟然主动对我们出击,不过没想到竟然有人会来通风报信,一定是闪金镇的人干的。”

    “内鬼回头再说吧,对方的人数一定不少,准备好作战,约翰。”

    乔治对着约翰说道。

    约翰点了点头,放下了他的金属面罩,然后骑着马,朝着左侧的骑兵方阵跑了过去。

    而在他们的眼前,维多利亚的森林之中,也在一片哇啊啊啊啊啊或者类似的喊叫声中,冲出了一群穿着杂乱无章的铠甲,头发脏乱的就好像野人一样的家伙们,他们大多长相俊美,身材匀称,身高又高又矮,当然也有长得丑,长得比较畸形的,偶尔有几个甚至还骑着马,但是在人群之中,却完全跑不快。

    就这样的一支看着让人有点想喷饭的队伍,竟然真的对着乔治手下的军阵整齐的大军冲锋了过来。

    乔治忍不住回过了头,看了看后面正在离开的幕僚,他的内心此时对幕僚充满了鄙夷,原本对方回来恐惧的模样,还让乔治对维多利亚有点戒备的心理,但是现在光是看到对方杂乱无章的冲锋,虽然精神势头看上去不错,但是这可不是一对一的单挑,这是集群作战,就这样子的队形,一个冲锋下去,就能给他们杀崩了。

    当那群从森林中冲出来的人越来越近的时候,乔治挥了挥手,很快有传令官高声呐喊道:

    “拉弓!准备——!”

    整齐的拉弓声在乔治的身边响起,紧跟着又是一声令下:

    “放——!”

    “刷刷刷——!”

    上千支箭矢冲天而起,划过抛物线,然后朝着下方正在冲锋的人群落了下去。

    按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中,零零散散的倒下了一小部分人,剩下的人竟然就这样身上插着箭矢继续冲锋,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疼的倒在地上吗?

    乔治没想到对方的战斗意志竟然这么高,传令官很快下令来了第二波箭雨,这一次有更多的人倒了下去,但那些身中数箭的人,依然在继续的冲锋者,没有一个骄不停歇的。

    乔治甚至看到有一个人身上中了许多箭矢依然冲锋的。

    就在传令官打算下令射第三波的时候,乔治抬起手阻拦了他,他是要尽可能多的俘虏,而不是杀死,那些了身中数箭的,就算现在不死,等战斗结束恐怕也得死,到时候人都杀完了,自己带这几百个俘虏回去怎么交差?

    “准备随我冲锋!”

    金发的乔治,英姿飒爽的骑着他的高头大马,走到了骑士们的面前,他举起了自己手上的长剑,大喊道。

    那些骑士们也是战役高昂,很快,金发的乔治放下了他的面罩,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身后的骑士们也催促着马匹,跟了上去,整个地面都传来了一阵阵的震颤。

    而那些冲锋过来的维多利亚人,他们看着冲过来的铁疙瘩们,还有胯下的骏马,眼睛都红了,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嘶吼,但是乔治并没有在意这一些,因为在乔治看来,这些人绝对撑不过他们的第一波冲击!

    事实证明,确实如同乔治想的那样。

    骑兵方阵冲过维多利亚人的集群,所到之处几乎就是一片屠杀。

    战马的冲击,还有带着速度挥砍下来的武器,不是说光靠意志就能抵挡的了的。

    但是玩家们的战斗意志,不是一般的战斗意志。

    乔治骑着战马冲锋着,眼前的一切都如同纸糊的一样,但是他的速度也在刺穿维多利亚人群的时候渐渐的慢了下来,甚至于马匹奔跑的时候,还有点奇怪的感觉。

    作为指挥官的,他的战斗智慧还有勇敢与战斗技巧明显是足够的,战斗经验也是极其丰富,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是当他低下头,看到眼前的一幕的时候,他惊呆了。

    这场面,他真的没见过!

    就见到自己坐骑的其中一只马腿上,竟然挂着一个人!

    还是一个精灵!

    那个精灵头顶着绿色的古怪字符,死死的抱住他的马腿,马匹奔跑的时候就把那个精灵拖着一起走,一路上都是红色的马赛克液体。

    那个精灵显然还没死,还念念有词:

    “这匹是我的,这匹是我的……”

    要不是还在打仗,乔治当场就向下马,结果这个脑袋瓜子可能有点不正常的精灵。

    不过就在乔治抽空看一眼的时候,他的马匹的另外一条后退,一下子又被另外一个人类给抱住了。

    那个人类也跟精灵一样,头顶着古怪的绿色字符,并且还大喊道:

    “草!这马好牛皮啊!”

    丝毫不管他的身体拖在地上,有可能造成的致命伤害。

    如果说一条马腿被抱着还能勉强奔跑的话,那么两条马腿都被抱住了,那是真的就跑不动了。

    乔治胯下的战马一个踉跄,直接摔到在了地上,乔治赶忙脱开缰绳,跳了下去,就算是如此,他也丝毫不慌张,因为在他的身后,还有他的队友!

    乔治回过头,看到不少的骑兵跟他一样,都被拉下马,但那些毕竟是在边缘的少数,不少人还都是骑在马上。

    而在此时,左右两侧的骑兵,也发起了冲击,身后的轻步兵们也掩杀了过来,但是这些,深陷在敌军中的乔治是看不到了,他拔出了自己的宝剑,闪闪发光的武器在阳光下耀耀生辉,光是宝剑的反射的寒芒,就足够让人心生畏惧了,只不过边上的那些人,却并没有露出位居的神情,反而是严重冒起了贪婪的光芒。

    ………………

    一只扑腾着翅膀的雄鹰,眼神中闪烁着魔法的光芒,飞过维多利亚森林的边缘,在那里,黑压压的一片,是正在进行战斗的战场。

    三个方向的战马,将维多利亚人赶到了一起,随后有数量近万的轻步兵掩杀过来,和数量明显处于劣势的维多利亚人战成了一团。

    不断的有人死去,也不断的有人从森林之中增援出来,他们或是单独,或是几十个人,上百个人,但是却足够支撑着这些维多利亚人,不至于全部被杀死在这里。

    战场之中,约翰早就已经战死了,金发指挥官乔治发现他的时候,他身上的装备已经被脱得干干净净,马匹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曾经的骑士,就以这样子的一种方式,屈辱的战死。

    但是战争之中,哪有那么多的仁慈可以说的,既然已经打算杀死俘虏对方,就要做好被对方杀死的准备,这是才是战争的道理。

    乔治来不及为老友的死去而悲伤,在边上,有人正在用绳子捆绑着一个拼命挣扎的维多利亚人,那个维多利亚被砍断了双手,才被制服。

    乔治推开了那个人,大吼到:

    “不要俘虏!先杀敌!他们的援军源源不断!”

    那个人被指挥官吓了一跳,但是也很快拿出了武器,然后对准了那个被他绑起来,一脸绝望的维多利亚人,那个维多利亚人看到他拿着武器对准他,竟然兴奋的喊道:

    “卧槽!快杀了我啊!曹尼玛帮了我十几分钟!”

    来自约克领的战士毫不犹豫的杀死了他。

    这一切都被乔治看在眼里,这样的战士,实在是太可怕了。

    乔治的心里是这样子想的,而就在乔治一晃神的功夫,他看到了一个黑影闪了过来,乔治侧扑着躲开,却看到是一个脊柱畸形的男人,他就是阿飞!

    乔治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在角斗场上出尽风头的男人,阿飞的双手都拿着一把短剑,嘴巴里也咬着一把。

    三刀流,花里胡哨到不得了。

    (五千字第一更,求月票推荐票。问下,每章三千字,每章节五千字,每章节一万字,大家喜欢看哪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