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卷 第四章 兄弟
    在非洲马里境内,自一座耶名山,山上有一片茂密的大森林,林中有各种巨蟒、凶残的鳄鱼、狮子、老虎等。然而,在耶名山的东麓,却极少有飞禽走兽的踪迹。当地的土著居民,一向认为,在耶名山的东麓,拥有神密的力量,因此对这个区域敬而远之。

    1967年春天,耶名山发生强烈地震,一直被当地土著视为禁地的东麓,突然有飘忽不定的光晕闪烁,尤其是到了雷雨交加的夜晚,更是醒目。很多人猜测,这里隐藏了历代酋长的无数珍宝,神秘的光晕就是震后从地缝中透出来的珠光宝气。

    马里政府为了寻找事实真相,派出探险队,进人耶名山东麓进行实地考察。

    探险队赶到耶名山东麓,从泥土中清理挖出一块重约5000千克的椭圆形巨石。这颗半透明的巨石上半部透着蓝色,下半部泛着金黄色光,通体呈嫣红色。探险队员们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块石头挪到土坑边上。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队员突然叫道:“不好,我的四肢发麻,全身无力!”

    另一队员也说:“我的视线模糊不清!”

    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队员就全身抽搐着倒在地上,只有他们中间意志最坚定的队长还勉强保持清醒,摇摇晃晃的逃下山找人求救。过路的人发现了躺在路边的队长,把他送进医院。经抢救阿勃终于清醒了过来,并将所发生的事告诉人们。说完这些话,尽了一个队长的职责,心神一放松,这名队长的心脏,就永远停止了跳动。

    有关部门接到报告,立即派出救援队赶赴山上抢救其他七名探险队员,但是他们找到的,只是七具尸体。而那一块让整支探险队,包括十几名盗墓贼丧命耶名山的“杀人石”,却意外的失踪了。

    有人说,这块“杀人石”从陡坡上滚落无底深渊,所以不知去向,这个说法在几百年前,还可以成立,但是放到可以用直升飞机搜索的现代,显然并不成立。

    所以,这块“杀人石”的传说,从合理解度去分析,只有两个解释。

    一,“杀人石”根本就是有人杜撰出来的故事,就和吉尼斯水怪一样,出于种种目的,撒下的弥天大谎。可是撒谎者却无法制造出这样的“神迹”,只能用石头滚进深渊,这种垃圾到极点的借口,做了最后总结。

    二,“杀人石”一经问世,就被一个拥有相当雄厚实力的组织,甚至是国家盯上,派人直接秘密运走,现在已经躺在某一个机密科研所的基地里。

    老道和诺丁里文奇都读过“杀人石”的报道,他们两个人,将这种只有口传,没有相片等实际证据的东西,当成了谎言,可是看到神庙里那颗石蛋,他们的眉角都在不停跳动。

    都是椭圆形的石蛋,都能透出奇异的光晕,都能产生大量辐射,不同的是,神庙里的石蛋明明体积要小得多,但是颜色的种类更多,散发出来的辐射也更强烈。

    还有一点,耶名山上的“杀人石”只能杀人,他们面前的这块“杀人石”,却能通过辐射,影响人类大脑里具有记忆能力的脑细胞弱电系统,强行抹除人类的记忆!

    如果非要对比的话,他们眼前的这块“杀人石”,无疑要比马里的那块“杀人石”等级更高,杀伤力更强,更不可思议。

    站在最前方的曹樱深深吸着气,面对一波接着一波,犹如狂风骤雨般对着他猛刺过来的精神冲击,她的身体,依然像根钉子似的,死死钉在神庙的门前。望着那颗五彩斑斓,让人一看就觉得心里发冷的石蛋,曹樱一字一顿的道:“老道,你有没有发现,女娲神像脸上那两颗‘蓝宝石’制成的眼睛,很像这颗石蛋底部,发出蓝光的部分?!”

    老道轻轻眯起了眼睛,盯着神庙祭台上的石蛋,仔细打量了好半晌,他才点点头,“没错。我刚才看到那座女娲神像的眼睛时,就忍不住在猜,它的制造者,究竟用什么技术,才能弄出两颗里面有光线在不断跳动,好像拥有生命似的眼睛,现在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它们就是用从这颗石蛋底座上凿刻下来的边角料制造。”

    “这种石头,为什么能清洗掉人类的记忆?”奥尔登忍不住开口问道:“我的兄弟,还有没有办法复原?”

    老道回过头,望着奥尔登充满焦急与期盼的脸,轻轻摇了摇头。

    人类的身体里都有磁场,人类在思考时,磁场就会发生改变,形成生物电流通过磁场,而这种电流和磁场,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提到的“脑电波”。人类思考的越入神,形成的脑电波就越强。

    在科学家的眼里,生物电,是生命活动的基本特征之一。人类的大脑有无数脑细胞,从本质意义上来讲,就是一节节微型电池,在它们的作用下,人类不停散发着电磁场。这些电磁场,根据律动频率不同,可以划分出相当多的功能区域。比如说,人类脑电波的10—20hz的频带之间,主要区域为感觉运动区;10hz频带,存在为枕叶视觉区。

    本来人类的大脑,就象是一个独立世界,外界的磁场再强烈,也不可能轻易入侵,但是他们面前这块能石头,不但本身电磁场就比人类脑电波要强大千倍甚至是万倍,最可怕的是,它的频率,也许恰好和人类大脑某些功能区域重合。

    拥有相同频率的电磁场,当双方的距离,近到一定程度时,电磁场就会在两者之间,架起一道无形的桥梁。

    痴痴呆呆跟在奥尔登身后的那几个队员,他们现在的大脑,就像是因为电流过大,被烧坏的硬盘。

    “这座神庙,由一个大厅和两间单室组成。大厅面南朝北,为主体建筑;两间单室并列在南侧,为附属建筑。主副体建筑物,都建在同一条中轴线上。神庙的顶部还有墙体,都是用木架草筋为主体,再辅以草灰和红泥,以半圆状合笼,从物理学角度来看,这种建筑物承重合理,稳定性极强。”

    坚持了这么久,曹樱的身体已经开始轻轻发颤,她突然开始用语言描述,在她站立的位置上,能看到的一切。老道则拿出纸笔,随着曹樱的描述,迅速画出一副很简洁,但是却相当精准的草图。当老道把这张神庙的草图,和另外几张描画整个部落的草图放在一起,仔细打量时,他霍然转头,目光直接落到了部落内部,巫师曾经在上面,进行祈祷活动的祭台上。

    如果以神庙为一个点,女娲神像为一个点,祭台为一个点,把这三个点用线条连在一起,出现在纸上的,赫然就是一个在物理学中最稳定的等边三角形。默默走到这个等边三角形的中心,老道闭上眼睛沉思了半晌,再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的天空,以他站立的位置向上看,在点点繁星中,猎户星座“腰带”部位,那三颗联成三角形的星星,就显得分外醒目起来。

    “猎户星座”老道突然伸手指着脚下,断然喝道:“挖,从这里往下挖!”

    诺丁里文奇和奥尔登彼此对视了一眼,他们明白,曹樱和老道,如果是轻言放弃的人,就根本没有资格,陪伴在齐烈阳的身边,成为他最可信赖的伙伴。但是他们仍然不明白,为什么看到猎户星座,老道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半个小时后,一块深埋在地下一米多深,做过防锈处理的钢板,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看着这块钢板边角,那个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很陌生的鹰形标志,奥尔登的眼睛猛然瞪圆了,他脱口叫道:“这块钢板,是二战时期德国超自然研究机构制造出来的物品?咦这块钢板上,还有二战时期,日军科研机构的标志?!”

    老道回答得轻描淡写,“二战时,这两个国家,本来就是同盟国嘛!”

    掀开这块一米见方的钢板,终现天日的,就是一个拥有复式密码盘的暗箱。没有人知道,如果输入正确密码,会发生什么。最令人惊讶的是,在曹樱跳下来,掀开钢板的同时,暗箱里突然传来“喀啦喀啦”的声响。

    以严谨认真,做事一丝不苟而闻名的德国人,制造出来的机械,当之无愧堪称世界第一。按时间来推算,暗箱里面的机械齿轮,包括它使用的动力系统,至少已经拥有六十年历史,可是它里面的齿轮依然可以转动,在所有人屏气凝神的注视下,一只齿轮式数码表里的六个数字不断翻跳,最终组合出“121343”这一串数字。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数码表里,根本就没有超过‘5’的数字,对吗?”

    能活着站在这里的人,无一例外,都是眼疾手快的角色,听到老道的话,大家略一思索,就一***头。

    最大的数字,不超过5。

    有六个数字,但是复式密码盘上,却只有五层,也就是说,这五个数字中,至少有一个数字,是复数,或者有一个数字,应该被淘汰。如果不知道挑选数字的内在规则,仅凭六个数字和五位密码这区区一个数字的差异,就会出现近乎无数种排列组合。

    “喀啦”

    看着老道突然走前一步,伸手开始旋转密码盘,除了曹樱依然一脸淡然外,就连奥尔登这样一个身经百战见惯生死的老兵,都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拜托,他们面对的,可是二战时期,德国和***军方科研机构联手制造的密码箱,谁也不知道,这个密码箱后面,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但是可以确定,为了保证这个秘密不泄露,对方一定在某个位置,留下了能够抹除一切的超级杀手锏!

    如果有人猜测,连续输入密码错误,就会直接引爆地下几吨tnt烈性炸药,把他们连带整个部落一起炸飞,奥尔登会立刻高举双手赞同。

    “12,对应的方向是东南,嗯,地图上的方向,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那么东南,对应就是右下,以手表指针来说,就是指向4点半”

    老道在嘴里喃喃自语,手指一扭,第一层密码盘的指针,就被他扭到了四点半的位置。

    “2,对应的方向是南方,也就是六点钟。”

    “1,对应方向是东南,同样是四点半方向。”

    “3,对应方向是西南,嗯,应该是七点半方向。”

    老道一边不停的念叨,一边旋转面前的密码盘,当他转动完最后一层密码盘时,静静站在老道身边的曹樱,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因为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她清楚的看到,从神庙门口透出来的五彩光晕,终于消失了。

    如果说,那颗椭圆形石蛋,真的是最有效的安全防范手段,而这个暗箱里的密码盘,就是解除安全措施的控制台,那么老道真的输入了正确密码。

    “从天文学角度来说,观测猎户座最佳时间,是每年的十二月上旬至四月上旬。以我们现在所处的北纬30度位置来说,在夜间观测猎户星座,每个月它的角度都不相同。12月时,它的角度是东南,1月是天顶偏东南,2月是天顶偏南,3月是西南西,4月也是西南西。”

    说到这里,老道轻轻眯起了眼睛,“我一开始就发现,那个数码表前两排数字的转动速度,和后面的不太一样,所以我就大胆假设,无论怎么跳,最前面两位数字最后都是12,只有后面四位是随机的,再加上最大数字也没有超过5,我想来想去,大概也只有猎户座的观测时间与特点,符合这些特征了。”

    老道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奥尔登和诺丁里文奇,却觉得头皮发麻。他们真的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男人,大脑里究竟藏着多么恐怖的知识,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看破天机,找到最后的正确答案。

    在同时,奥尔登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老道,明明紧跑上几步,就会气喘吁吁,却能成为齐烈阳的伙伴,得到重重保护。

    俗话说得好,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能跟上强者脚步的人,只有强者;这个老道士,也是强者,一个用智慧彻底武装起来的超级强者!

    当一群人赶回神庙时,那颗石蛋,已经消失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一个光秃秃的祭台。估计在这个祭台里,有活动机关,一旦有人通过暗箱输入正确密码,祭坛上的“杀人石”,就会被倒翻进嵌有铅层的隔离室,将辐射彻底隔离。

    在神庙南侧的侧室里,一扇用钢板制的大门,已经被齐烈阳用暴力打开,一条用水泥砌成的通道,盘旋着一直通向充满未知领域的地下。

    没有人知道,齐烈阳现在,究竟看到了什么,但是他的双手,却在轻轻颤抖。

    “唉”

    在这片被遗弃了大半个世纪的地下世界里,周围明明连一个活着的生物也没有,但是在齐烈阳的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声轻轻的低叹。“看来,这次我们真的找到终点了。”

    “我们探访过被称为中华母亲河的长江底部,寻找过号称“伊甸园”的亚特兰提斯,发掘过玛雅古文明,到过巴比伦通天塔,徒步穿越过北非撒哈拉大沙漠”

    那个声音,继续轻叹道:“十一年,我们用了整整十一年时间,在不断充实自己的同时,几乎绕着地球走了一圈,这可真是一条够漫长的路啊!”

    听着就在耳边响声的话,齐烈阳真的痴了。

    十一年,整整四千个日日夜夜的辛苦与挣扎,一次次面临生死与的选择,一次次陷入噩梦般无法自拔的绝境,他们一次次用自己的双手,征服了在世人眼中,仿佛根本遥不可及的山峰,连死神都被他们踩到了脚下,所有的一切历历在目,就连他自己都曾经迷茫过,失落过,甚至绝望过,最后又重新努力振作,当他终于走到了这场漫长的旅程终端,在他心底扬起的,竟然是浓浓的不舍。

    “别傻了,小子。俗话说得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能多活上四十年,认识了你这样一个好兄弟,陪着你走了这么多路,看着你从一个孩子,一点点的成长,一点点的变强,陪着你一起看了这么多千奇百怪的世界,经历了无数刺激的冒险,享受了正常人,一百辈子,也不可能享受到的新奇与快乐,我真的知足了。”

    那个声音,在齐烈阳的耳边,柔声道:“小贪狼,今天我终于要心愿得偿,你难道不应该为我高兴吗?你还记得,十年前,我们一起抓了大半年蝎子,才攒够钱,终于把我送到重庆市丰都县,名山寥阳殿前的奈何桥上前,你教我唱的那首歌吗?”

    齐烈阳用力点头,那首歌是他亲自编的,他又怎么可能忘记,那代表了年少轻狂与友谊的歌曲?

    那个声音突然笑起来,他微笑着道:“小贪狼,你来点火,烧掉这里的一切,而我,就在这片火里,重新唱一遍那首歌,好不好?”

    齐烈阳忍不住道:“你不是凤凰,也不可能浴火重生。”

    “如果人死如灯灭,那自然是一了百了,我能多活四十年,也是够本有赚了;如果人死了,真的能进入阴曹地府,见到十八阎罗,喝上一碗孟婆汤,就可以转世投胎,我一定会放***为造反派司令的尊严,去向那些封建余孽们请求,请他们怜惜我们两兄弟的这份情。”

    那个声音悠然道:“你早一点娶了曹樱那个丫头片子,早一点生个活蹦乱跳超级能闯祸惹事的儿子吧,你不会真的以为一个女孩子跟着你将近十年时间,就是为了一个‘姐夫与小姨子’的情份吧?记住我叫你的声音,如果有一天,你的儿子张开口,用同样的声音喊了你一声‘小贪狼’,那么,将来他无论犯了什么错,闯了什么样的祸,你都不许打他。因为,那百分之百,是我这个兄弟转世投胎,去找你了。造反派司令,如果不会闯祸,那还会是司令吗?!”

    “滋啦”

    一团犹如黄豆般大小的火焰,在齐烈阳的手心中痴痴跳动,随着他手一扬,一根燃烧着的防风火柴,在空中划出一道短暂而美丽的流线,翻滚着坠向了面前的树丛。

    这些被人刻意种植在地下的大树,齐烈阳见过。它们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产生电力,“兽人营”的先锋队员,就曾经因为用砍刀碰到树梢,而被电流直接击倒。类似于此的大树,在地下足足种植了上百棵,在它们的身上,都插着过了大半个世纪,依然没有断裂的黄铜电缆,这些电缆最终聚集在一起,消失在一台十米多高,五米多宽,最起码也有七八吨重,表面插面了电子管的仪器内部。

    再白痴的人,看到仪器表面的电子管仍然在不停闪烁,也应该明白,这些会发电的树,竟然被科学家制成了生物电池,也只有这些生物电池,才能几十年如一日,不需要维护,不需要更换零件的为那台仪器源源不断的提供电能!

    树丛周围,已经被齐烈阳用从库房找到的汽油,淋了一遍,当火柴终于落到汽油上面,犹如凤凰般美丽而炽热的火焰猛然冲起。那些也许是因为周围拥有强大磁场,所以能生长在黑暗中,每天还能不断产生电力的奇异大树,在火焰中不断发出“噼噼叭叭”的声响,中间在它们的枝叶中间,时不时还迸射出几条一尺多长的电蛇。

    就在火焰翻滚电蛇乱舞中,一支齐烈阳自编自导,边说边唱,带着流行元素,也拥有着某一个时代特殊气息的歌,再次之传进了他的耳朵。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十八阎罗判官小鬼你们听好了,我是人见人爱威武无敌的造反总派司令!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斗天斗地,掀翻金銮,轮番加冕,批斗封建,肃清不公,打造乾坤,鄙视你们,唾弃你们,打倒你们,还要补上一脚让你们永不翻身”

    听着这熟悉的歌词,齐烈阳的眼前,又浮现出,当年他编撰歌词时做出来的动作:左右两只手一起平举,然后对面前的人伸起两根充满挑衅与不屑意味的中指,腰部以做某种活塞运动的频率和节奏前后耸动,脑袋还要象吃了摇头丸似的不停摇动,总之,有多淫荡就要多淫荡,让人一看就想在他脸上揍那么一拳,那就最好了!

    唱着,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火焰里面的歌声,终于停止了。看着在火焰中被烧得七零八落的铜缆线,齐烈阳霍然转头,大踏步向外走出去,而眼泪,终于忍不住,从他的眼睛里缓缓的渗出。

    在十五岁以后,这还是齐烈阳第一次哭。

    他们一起破解了一段已经被历史封尘的秘密

    老破军之所以能以灵魂的状态存在这么久,竟然和他手上戴的那只手环有着必然的联系。就是这台机器源源不断的将能量传送到手环里,提供了一个人类灵魂想要维持下去必须的能量消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其间,最宝贵的就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和指挥官,他们的经验就是军队最大的财富。所以***科学家提出了“灵魂”重塑工程,他们计划用某一种方法,在军人战死后,能够将他们的灵魂保存起来;当时德国正在研究人体克隆技术,双方的科学家才会走到一起,建立了这样一个第九研究所。一旦他们的联合研究成功,战死的精英军人灵魂通过手环保护,能够继续存在,然后再被引导进入用自己细胞克隆出来的新身体里,继续参加战斗。

    这样无论是***军人还是德***人都会愈战愈强。

    可以说这样一个计划,是***人“武士道”精神和德西纳粹领袖希特勒崇拜超自然力量,而联手形成的产物。

    可是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他们的研究也没有成功。

    不,他们成功了!

    至少,破军因为那个手环,灵魂被维持了几十年,他也因此而孤独了几十年!

    破坏能够让自己“生存”的东西,让自己进入永远的沉睡,就是破军最大的希望。

    齐烈阳走过地下通道的转角,就在背后的一切,都永远消失在他的身后时,他一直戴在左手手腕上的手镯,突然轻轻一颤,发出一声悦耳的轻鸣,这大概,是“他”,真正的,也是最后一次,向齐烈阳道别了吧!

    轻抚着手腕上,那只通体用白金制成,上面还嵌镶了八颗棱形“宝石”的手镯,遥遥回想着十一年前,他和“他”的初次相逢,齐烈阳低声道:“再见,老破军,我的兄弟。”

    妖少的后记:

    这是我第一本探险类的,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到就这样结尾了。坦率说,这本书在网上的成绩很不好,不好得一下被打掉了锐气,坐在电脑前打开这部的文稿,就觉得心烦气乱写不下去。定阅成绩低得可怜,一进粉丝群,读者张口就问,妖少哪儿能下载你这本书的全文。要平时我还能心平气和面对这一切,但是在成绩烂得一塌糊涂时,真是又被人干了一***,彻底打蔫了。把自己所有的读者群都退了,我这本书当时第一个***章节的定阅,甚至没有我群里的粉丝多。

    一开始我就把这本书定位为探险类的,可是当我发现网上的读者并不喜欢探险,或者说并不喜欢我写的探险,于是被迫向都市类转变,当我这样歪楼到了一定程度时,突然发现,我就算是走实体,也只能出版一本了。因为这本来就是以探险为基础的书,这一歪楼,而且歪了将近二十万字,除非我把中间的全部都干掉,否则真的写不下去了。

    犹豫中,一直拖了几个月,越拖越写不下去。

    前几天,鬼使神差的进入***后台,鬼使神差的又点开了这本书的***管理,惊讶的发现,几个月过去了,竟然还有朋友在定阅这本书,还有朋友在投***。我的第一个盟主威虎山一老九,也在不停的鼓励我,希望我能继续写下去。

    真的,写这本书的锐气已经被打散,我是一个意识流的写手,气势最足的时候,能长时间保持一万字的更新,一旦这股锐气被打散,想要重新恢复,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不是抱怨,但是进入粉丝群想找到一些支持,一些安慰,以图重整旗鼓,那些直接索要盗版网站的粉丝,真是给了我最后一击。中国是一个盗版大国,我真的不怪谁看我的盗版书,我自己也用着盗版的xp,看着盗版的av片(嘿嘿嘿想正版也不可能),但是拜托,不要这么直接的刺激我好不好?

    我知道,这本书这样结束,肯定是烂尾了。但是我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它看起来算是有始有终。

    如果真有朋友很喜欢这个主角,我会考虑象是诡刺中的战侠歌一样,让齐烈阳在我下一本书中,拥有一个较重要的位置,将这本书我实在没有坚持下去的探险和格斗历程,重新写出来。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本书的情况,我已经在和***打过招呼并得到同意的情况下,先走实体后走电子,这样我能发出来的书,就可以保证它的持续性与质量。

    最后弱弱的说一声,下本书是关于索马里海盗的,主角身为一名中国退伍的特种兵,因为某种原因进入了索马里,最后成为了那里的海盗王。

    已经写了四十万字,简介是几个作者朋友一起帮弄出来的,挺霸气的。

    做个小小的广告吧,

    简介:

    世界巨富,绑了。

    各***舰,死一边去吧。

    来自世界各地的王牌特种部队,别闹腾了。

    我们的口号是,抢钱,抢粮,抢武器,就是不抢娘们,因为我们就是世界闻名的索马里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