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七章 劝说
    慧净大师脸上仍旧是悲悯的神情,他捻着佛珠看着校场上那些尸体轻声念着佛经。

    等到兵勇将尸体都搬走,慧净大师才抬起眼睛,此时此刻他的双眸中已经有泪光:“施主请看。”

    慧净大师伸出手指向那些观看行刑的人群,人群中许多人哭作一团:“军中有军法老衲能够理解,为何要做得如此残忍,让他们看到行刑这一幕,心中必然生出万千怨念。

    那位宋施主今日之作为,又何尝不是为他自己立威,这世上有许多痛楚都是伤害与报复,许多人都利用人的七情六欲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宋施主用这些人的性命,得到了将士的拥护。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谁又能说的明白?”

    徐清欢转头看向慧净:“大师这是在发问,还是为自己寻找解脱?

    律法和佛法本就相通,都是劝说、约束而后惩戒,正因为有律法约束,让世人望而生怯,才会制住诸多恶行,才能有机会,以佛法规劝世人放下恶念,既然如此,大师就不该质疑宋大人今日的举动。

    律法,并非就是为了杀人,而是告诫和威慑,他们的死会为常州军营带来转机,若没有人惩恶扬善,没人遵循忠、信、笃、诚,佛法又要立足于何处。”

    徐清欢说完这些顿了顿:“慧净大师,我说的对不对?”

    慧净大师慈悲地看着徐清欢:“阿弥陀佛,没想到施主还有这般见解。”

    徐清欢接着道:“相反的,有人总以善意的面孔示人,背地里却用阴谋诡计,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人前道貌岸然,笼络人心,面皮之下是一副狰狞的鬼脸,这样的人,就算佛祖也救不了他。

    每个人都要向善,然,却不能活在虚假之中。

    一个很浅显的道理……”

    徐清欢微微一笑:“倭人攻打常州的时候,如果没有宋大人带领常州水师在前奋战,倭人必定从这里登陆,到时候大师可要去倭人面前讲佛法?

    可盼着他们能够放过那些无辜百姓吗?”

    “阿弥陀佛,”慧净大师道,“无论何时,慧净都会尽自己所能。”

    “大师没有这个能力。”

    徐清欢说出这样的话,慧净大师身边的沙弥抬起了头,他们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可以感觉到他们对徐清欢冒犯慧净大师十分不满。

    徐清欢却并不在意那些目光:“常州真的成为一座乱城,大师也只能跪在佛前流泪,又或者被人保护着远走高飞,大师身边还有信徒,百姓面前只有这些浴血奋战的将士。

    大师没有立场质疑宋大人,没有宋大人和将士们在前奋战,大师岂能如此安然的日行一善,本来我也觉得大师是位高僧,现在却怀疑大师的用心。”

    沙弥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怎能对主持大师这般……”

    “不得无礼,”慧净大师道,“老衲与女施主论佛法,参详佛法本就是质疑再论证,你这般妄言可见心不静。”

    沙弥被斥责地低下头。

    慧净大师又再道:“阿弥陀佛,女施主倒是通透,但是女施主有没有想过,宋施主能有今日靠的又是什么?敌友和善恶一样,就是眼前所见的吗?

    老衲很喜欢女施主,女施主对佛法有独到的见解,若是有机会,还请女施主到寺中多多相见。”

    慧净大师说到这里微微一笑:“世人在难过时,无处诉求,就要有佛法为他们解惑,这样他们才能好好生活下去,若是这世上都没有痛楚,老衲也就不用站在这里。

    女施主从第一次见到老衲时,就心存疑惑,将老衲当做大敌,老衲并非女施主的敌人,相反的,老衲也想尽自己一份力。”

    慧净大师将目光落在宋成暄身上,一双眼睛中颇有深意:“老衲之所以会说方才那些话,也是想要警示两位施主,过强则易折,过刚则易断,两位施主虽然都聪慧,但也有想不到,力不能及之处,必然需要老衲解疑。

    宋施主和女施主这一路走得如此顺利,每破一个案子就必有收获,常人在任十年也未必有这样的机遇,这些案子也成就了两位施主,但是脚下的路还很长,世间之事变化莫测,一直有这样的助力,假以时日才能一飞冲天。”

    慧净大师最后的话不再是禅语了:“希望两位施主仔细思量,就像女施主说的那样,这世上有太多不平事,我们都是为此而来,是友非敌,有些人看起来心狠手辣,其实怀揣善意,就像女施主方才说的那样。

    人不能着眼与现在,而是要看将来,究竟死一人救百人是大义,还是死百人救一个人是善果,正因为看不到最终的结局,世人才会彷徨。”

    慧净大师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他就是这样劝说大师的吗?”

    徐清欢的声音从慧净大师背后传来:“心不正的人做什么都是错,心正不会任由你们颠倒黑白。”

    慧净大师握着佛珠的手微微一动,半晌叹了口气:“女施主何必如此擅斗,你的法子未必就能救人,等下次再见的时候,女施主定然就知老衲的苦心,还是那句话,两位施主需要老衲。”

    慧净大师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远处。

    真诱人。

    徐清欢看向雷叔:“无论是谁想要接手常州,都想要慧净大师这样一个得道高僧相助,大师劝说我们化干戈为玉帛,与他一起联手……”

    所以慧净大师才会来到军营,为伤兵治病,才会要展露自己的手段,以期得到宋成暄的认同。

    不管是王允、苏纨,还是慧净大师,只有与他们对峙过的人,才知道他们的本事,有这些人帮忙自然会事半功倍。

    否则,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就这是慧净大师所谓的,过强则易折。

    她遇到的案子,可谓每个人都不同,王允看似刚正,苏纨用怀柔的手段,慧净大师又惯会迷惑人心。

    雷叔道:“慧净方才说的,大小姐的法子未必能够救人,指的是什么?难不成是眼下的案子?”

    慧净的意思无论她怎么做,结果都无法挽回。

    也就是说,一切都会像前世一样发展。

    会吗?

    那就试一试,看看谁会折在谁手中。

    徐清欢道:“慧净大师太过自大,他忘记了一点,谁也不会与小人和草包为伍。”在她眼中,这些人都不值一提。

    ……

    闫家悄悄打开了后门。

    闫大太太先走出来,确定四周没有人在,她这才将闫四小姐拉出来:“快走过吧,再迟可就来不及了,等老太爷和二老爷回来……你定然会吃苦头。

    快走,快走,别再犹豫了。”

    闫四小姐攥紧了闫大太太的手,眼泪落下来:“我走了,大伯母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