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七章 真正的聪明人
    李佑离开了百济,侯君集等人一直送他出了居拔城。

    望着李佑等人远去的背影,侯君集有些遗憾的说道:“殿下在这个时候离开,可是错失了一场大功劳啊。”

    拿下高句丽意义重大,绝对是一场彪炳史册的天大的功劳。

    张亮悄悄说道:“大帅,您还看不明白,殿下为什么会在此时离开吗?”

    侯君集问道:“为什么啊?”

    张亮说道:“这是把功劳让给咱们,也就是让给陛下啊。您想想看,殿下这些年立下了多少功劳?就连现在的白济和新罗,也是他带着咱们打下来的。

    这次攻打高句丽是陛下御驾亲征,打下高句丽的这个功劳,最应该留给谁呀?”

    “哎呀,原来是这样啊。殿下真是太聪明了。”侯君集恍然大悟。

    张亮看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帅,我儿子宝贵已经跟我悄悄的打了招呼,他让咱们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不过,最后这首先进入平壤的功劳,一定要留给陛下才行。”

    侯君集点头说道:“真是得感谢殿下的提醒,否则的话,咱们就是在干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李佑还真是这么想的。

    百济和新罗没有了,高句丽的沿海被唐朝强大的海军严密封锁着,李世民统帅的大军,再加上目前在百济和新罗的数十万大军,这么强大的军力,高句丽的失败已经毫无悬念,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攻打百济和新罗的风头已经被李佑抢了,难道他还留在这里跟老爹李世民抢风头不成?

    李佑和张宝贵等人从白江口出海,带着一支舰队,搭载着张宝贵的飞虎军和乔斌的海军陆战队直奔九州岛。

    海面上,唐军的战舰随着波涛微微起伏着。

    中午,在船舱里,李佑躺在床上,望着浅黄色的木质仓壁,思绪也像那些木板一样,一格格地跳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的心绪有些乱,看到那些格状的墙壁,愈发的感到烦躁。

    他索性坐起来,穿上鞋,推开舱门来到了甲板上。

    蔚蓝的天空,辽阔的大海,远处是水天一色,近处在阳光的照耀下,海面上波光鳞鳞,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光环,令赏心悦目。

    这时,海风吹过,一种清爽扑面而来,李佑精神一振,用力摇了摇头,驱散了心中的烦闷。

    他遥望远方,视线渐渐模糊,眼前浮现出一张娇美白净,带着淡淡的哀愁和些许倔强神情的女子面庞,心中忽然有些期待与她见面了。

    “佑哥,怎么不睡会儿午觉啊。”这时,李佑的耳边响起了张宝贵的声音。

    李佑没有回头,凝视着远方说道:“宝贵,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我对长安的事情有些担忧。”

    李佑担忧的是长孙皇后的身体,李佑费尽心机想出来的办法,长孙皇后并未采纳,而是继续沿用着以前管理后宫的方法。

    李佑可以理解,长孙皇后是个勤勉的人,xing子大概跟诸葛亮差不多。他们这样的人,如果让他们闲下来,恐怕会令他们无所适从,或许会憋出病来。

    今天上午,登州海军军港特地派船送来了孙思邈信,说了长孙皇后的身体状况,前景有些堪忧。

    李承乾现在进步很大,如果有长孙皇后的关照,再有几年时间,一定会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太子。

    历史上长孙皇后去世的时候年仅36岁,李世民属于壮年丧妻,性格才会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如今长孙皇后已经40多岁了,再有几年,哪怕是她离开人世,李世民的心态也会平和一些。

    张宝贵了解李佑的心事儿,他劝道:“佑哥,你不是常说多大点儿事儿嘛。该做的你都做了,为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担忧,实在是杞人忧天。”

    李佑点点头说道:“宝贵,你说的也对。尽人事听天命吧。”

    张宝贵笑道:“佑哥,你这么急着去九州岛,是不是要去见那位高桥九美子啊?”

    李佑笑道:“一晃几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九州岛。

    在一座花园里,浓密的树荫下,一个两岁左右的男孩儿正在草地上玩耍。

    不远处,一位身穿一袭白色衣裙的年轻女子,正在慈爱地注视着男孩,欣赏着他的一举一动。

    忽然,那个男孩儿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他裂开了嘴,刚要哭泣,白衣女子语气温柔却坚定地说道:“不要哭,你是个男子汉,要坚强。你要是这个样子,让你阿爹看到了会不高兴的。”她说的是汉语。

    男孩的屁股摔得有点儿疼,眼泪在眼圈儿里转悠。听到了白衣女子的话,忍着疼自己爬了起来。

    他将头转向白衣女子,咧开嘴笑了起来。他笑的很勉强,眼睛在哭,嘴却在表示笑意,脸上的表情令人忍俊不禁。

    白衣女子说道:“这就好,过几天你阿爹就要来了,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男孩说道:“阿娘,你总说阿爹要来,可是孩儿为什么就见不到阿爹呢?”

    白衣女子认真的说道:“这次是真的。你阿爹已经派人捎信儿来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来看咱们了。”

    男孩儿说道:“阿娘,您让我背诵阿爹写的诗,我背的很好。您说阿爹看到我会背诗,就会给我起大名了。阿娘,您说我阿爹真的会喜欢我吗?”

    白衣女子忍不住走了过去,蹲下来将叫男孩儿抱在怀中。她说道:“会的,你阿爹一定会喜欢你的。”说着,她的眼角流出了泪水。她不想让孩子看到,伸出手来悄悄地用衣袖擦掉了眼泪。

    随后,她放开那个男孩儿,说道:“你现在就背诵一首你阿爹写的诗吧。”

    男孩儿兴奋了起来,挺起了小******,奶声奶气地念道:“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几天后。

    高桥太郎来找高桥九美子,他说道:“妹妹,齐王殿下派人来了。”

    高桥九美子心中顿时感到不妙,她急切地问道:“他自己没来吗?”

    高桥太郎摇摇头说道:“没有,他只是派人送来了大批的物资。哦,这里有他给你的信。”

    高桥九美子接过信来,看完后呆呆地发愣,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