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鬼考卷》第七卷期中考试 第七十二章 回忆
    孟沁冬第一次零距离地接触死亡,是在她参加高考的一年前。

    和如今的这种魔鬼考试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而现在,死神几乎就已经将镰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对董蝎来说,他和孟沁冬分散逃跑,意味着分摊风险,可是这风险依旧无比庞大。

    子弹瞬间将她的身体穿透,当孟沁冬感受到自己的胸前涌起血花的瞬间,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当剧痛传递到她神经的时候,当她意识到死亡已经真正来造访她的时候,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恐怖。毕竟,之前的那一次死亡是在时间静止的状态下,她在复活后,才意识到自己死了一次。

    孟沁冬的身体轰然倒下,此时的她,总算完全换位了解了林峰临死前的情绪。那时候,林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拿枪射伤他,看着魔鬼追上并要杀死他,却在一旁做着考卷。而林峰因为倒下的时候考卷飞了出去,无法再答题了。那时候,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迎来了死亡。

    林峰死去的那一瞬间,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剧痛让她发出惨烈的尖叫,身下很快就是一片血泊,而这时候董蝎则在和葛雷恩进行枪战。

    “我……我……我不想……死……”

    高考的一年前。

    死亡即将来临的瞬间,孟沁冬想到的却是她第一个杀死的人。

    她还记得那个日子,那一天雨下得特别大。

    高考还有一年,她已经决定报影视学院。虽然父母都不太赞成,但孟沁冬已经下定决心,非进入娱乐圈不可。对她这样一个除了美貌外没有什么特长(美貌在她看来也算是一种特长)的人来说,进入娱乐圈是可以赚大钱的最好机会了。她很清楚,父亲多年来一直对母亲只给他生了个女儿还是很不满的,他在外面的那些情妇只要有人给他生下一位儿子,将来自己能分到多少财产,就很是问题了。

    打着一把黑色雨伞的孟沁冬,看着眼前暴雨下的公司。她欺骗父母,说今天学校里面有一个和高考有关的讲座,所以就来了。

    父亲的公司名叫“蒙塔尔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在珠宝业界也是数一数二的上市公司,她身边的同学们,有很多都向她讨要内部信息,其父母大多都会买蒙塔尔的股票。而那时候,蒙塔尔的股价已经笑傲B股市场,而在大家眼里,这家庞大的珠宝公司将来必定是属于孟沁冬的。而孟沁冬也知道,一年前,父亲已经开始涉足影视业,最近一年播放的电视剧,有好几部都出现了蒙塔尔珠宝的植入广告。而她知道,这对自己进入娱乐圈,有很大的帮助。事实上,她压根没想过修炼演技,毕竟国内现在最炙手可热那批一线明星,没有几个是演技咖,靠的无非都是一张富含胶原蛋白的面孔。

    “出来了。”

    孟沁冬看到了一个女人从蒙塔尔公司走了出来,那个女人很漂亮,穿搭也相当有品位。

    孟沁冬跟了上去。

    这时候,到了地铁口,无数人进进出出,而由于都打着伞的缘故,孟沁冬确信监控探头拍不到自己的脸。她走到那个女人身后,在她即将走下台阶的时候,从后面狠狠推了她一把。然后,迅速回过身,融入了其他打伞的人群中。

    周围进出地铁口的人全部都是在注意外面的大雨,而台阶那么滑,有一个人摔下来,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也不会是有人推她。女人因为怀孕而有些发福的身材也将非常苗条的孟沁冬的身体完全隐藏在后面,而且她将雨伞垂下遮住了自己的面孔。而且所有人都注意着台阶上的水和外面的雨,哪里会去关注旁边的人。事后,她很自然地在人群中行走。由于周围人流实在很大,即使有人注意到了她,也很难在外面的人海中找到她,何况也没多少人愿意在这种倾盆大雨中去见义勇为。

    女人从十几级的台阶跌落了下去。她甚至都不知道是谁推了她,更不会想到有人会嚣张到在地铁口推她。

    孟沁冬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很紧张,但是做了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内心无比畅快。她知道,女人肚子里面孕育的孩子,是和她同父异母的弟弟或者妹妹。但不管怎样,她都不能让这个可能在未来分割自己财产的孩子出生。而她敢那么嚣张,也是因为……就算她真的被人见义勇为抓住了,或者摄像头拍到了她,也无所谓……只要父亲出面,那女人也绝不敢追究自己。说实话,父亲做过比她严重得多的罪行,他涉足影视业,一大原因就是要洗黑钱。具体她也不清楚,只知道录音里面母亲对父亲说“你外面做的那些事情如果我抖出去你至少吃十几年牢饭”,而父亲的反驳是“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我做过那些事情”。相比之下,她做的这些,又算什么?

    她自从在家里面偷偷录音开始,就一直在搜集情报。父亲有多少小三她甚至都不在意了,她只在意有谁会怀孕。为了调查这件事情,她花费了不少力气。将那女人推下台阶的时候,她有了一种强烈的快感。父亲毕竟年纪大了,他想再继续搞出新的人命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后来父亲居然一直没查出来,相反他倒是一直怀疑是母亲找人做的。夫妻感情早就彻底破裂,母亲关心的只是能分割多少财产,能为自己的女儿要到多少钱。双方甚至约定了股权的分配,以及公开的离婚理由,甚至是自己高考结束后就去办理正式手续通告自己的时间表。

    孟沁冬在这一年来,反复回忆着那一日,却从来没有内疚和后悔过,哪怕她知道她杀死的是一个完全无辜的孩子。而她事后也得知,那个流产的女人事后也利用这件事情,想让父亲给她买一辆玛莎拉蒂作为心理补偿。父亲为了“安慰”她,居然还答应了。似乎那孩子若真出生而且是男孩,父亲给她买一套房子也大有可能。对她而言,一辆豪车就可以和自己死去的孩子等值。

    高考前一天,也是孟沁冬进入魔鬼考场的前一日。

    孟沁冬还并不知道,父母具体的离婚协议中,财产的分割是什么。但是,应该会有不少钱。但母亲在那天晚上特别憔悴,一方面母亲对女儿的高考会有些担心,另一方面……母亲肯定也在想如何告诉自己离婚的事情,却不知道女儿早就什么都知道了。那一天晚上孟沁冬是和母亲一起睡的,看着母亲满是皱纹的面孔,孟沁冬就觉得母亲这样度过的一生真是虚无。即使可以得到大量财产,却也损失了大好的青春,给父亲这种渣男生育自己。只是,她也意识到一点,母亲和被她推下台阶的那个孕妇,其实没有本质区别。

    所以……偶尔,孟沁冬也会产生一个非常恐怖的推测:如果,母亲那时候也流产了,是不是也是要一辆豪车,就能补偿失去自己的痛苦了?她说到底,是否也就是个用来固宠的工具呢?

    那天晚上,看着母亲皱纹遍布的睡脸,孟沁冬就决定,绝不会再真心地爱上他人,更不会相信男人的承诺,也不会将希望全部寄托在男人身上。女人迟早都是要变老的。当色衰的那一刻,男人的爱也就随之消逝了。可笑的是她身边的同学,几乎都喜欢追一些霸道总裁的甜宠剧,每次看到她们追剧时候舔屏的花痴德性,就让孟沁冬在心里面冷笑不已。

    她绝不会真的爱人,她爱的,永远只会是自己。

    鲜血让她意识到她真的活不下去了。也真是奇怪,她这样一个坏事做绝的人,此时此刻想到的却是她当初扼杀的那个腹中的胎儿。她甚至觉得,是不是那个孩子死后对自己的复仇呢?

    忽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了起来,随后她睁大眼睛,发现董蝎将她背了起来。董蝎长得很高,几乎和高影持平,而她又很苗条,所以将她背起来并不困难。而同时,董蝎不断地向后开枪,而葛雷恩也因此不得不和他拉开距离。

    “你不能死!”董蝎背着孟沁冬,飞速地朝着一条马路跑去。他打算……将葛雷恩他们引诱到那些军人尸体的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