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杳无音信
    过了端午,天气也就进入夏季。

    苏云朵怀着孩子,也就越发怕热,只恨不得入眠自己造一个空调出来,却依然不敢在屋里多放冰盆,甚至唯一的冰盆也放在离着苏云朵最远的那个角落。

    镇国公府不缺冰,苏云朵也不缺冰,杨家集那个溶洞里的硝石出洞虽说困难不了些,自从掌握了进洞的方法,自是再也难不倒杨家集的那些身怀功夫的汉子们。

    不过苏云朵心不贪,每次只让人从溶洞中运出足够制冰的硝石。

    当然用硝石制冰的方法,苏云朵只交给了她自己名下的那个小冰铺,硝石制出的冰,一部分通过冰铺出售,大一部分则用于御洁坊制作工坊内的防暑降温,还有小部分按人头分发下去,让大家在炎火夏日也能得好眠,避免因为休息不好而影响作坊的生产。

    这样的福利自然不可能只是御洁坊一家独有,苏云朵名下的所有作坊、庄子还有商铺都有同样的福利。

    自从杨家集的溶洞内发现大量的硝石,不但大大方便了宫中用冰,连镇国公府、苏家、安侯府和宁家还有其他官官相护姻亲世交在用冰上也得到了便利。

    虽说硝石制冰的成本很低,苏云朵经过慎重考虑,放弃了独占冰块销售市场的计划,除了供应宫里用冰和几家姻亲世交的用冰,她的小冰铺每日只向外供应五百冰块。

    就算如此,小冰铺的收益也十分可观,自五月开铺至今一个半月的时候,陆瑾华兄妹几个投入的资金已经番了一翻。

    镇国公府不缺冰,苏云朵自己有个生意十分火爆的冰铺,如今的她却只能看不能用。

    擦了一把额角的泪珠,看一眼远处角落里冒着丝丝雾气的冰盆,苏云朵更觉得闷热烦躁,将手中的书生生扣在桌上,抢过白桃手中的扇子哗哗地用力扇了起来,却觉得越扇越热,心里也不由更觉烦躁起来。

    正在一旁做着针线的陈妈妈,赶紧缝上最后一针,一手拿着刚刚做好的虎头鞋,一手拿着扇子,过来给苏云朵看虎头鞋。

    只听陈妈妈一边给苏云朵打扇一边柔声地问道:“主子,你看这鞋子可还得行?”

    苏云朵放下手中的扇子,接过陈妈妈手中的虎头鞋,眼睛顿时一亮。

    虽说这虎头鞋上的绣样是她亲手画的,却也没想到经过陈妈妈的巧手绣制,那略带卡通的虎头就像活了一般,可爱极了!

    被陈妈妈这么一打岔,苏云朵也来了兴致,让白桃拿来纸笔,她要带画幅绣样出来。

    终于让苏云朵静了下来,陈妈妈不由长长地松了口气。

    怀孕的人本就怕热,在这三伏天里又不能多用冰盆,苏云朵那么烦躁自也能理解。

    作为苏云朵贴身侍候的妈妈,陈妈妈自然清楚苏云朵这般烦躁的原因,绝非苏云朵不懂得心静自然凉的道理,而是苏云朵实在难以静心,她太担心在北边城的亲人了!

    苏云朵已经有半个月没收到陆瑾康的信件了,不但是她没收到陆瑾康的信,这半个月镇国公府也是没收到北边城来的片言只语,甚至宁家也已经许久没收到宁忠平的信。

    虽说安氏一再告诉她在战时收不到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苏云朵也一直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催眠自己,可她的心里依旧十分不安,自然难以静下心来。

    宁忠平作为副押送官押送战备物资去北边城,倒是曾经回过一次京城,不过他也只在京城逗留了几日,又重新押送第二批战备物资前往北边城,这次之后宁忠平也与第一次的押送官陆坤一样留在了边城。

    负责押送第三批战备物资的人成了陆玉桦的夫君陈勉和镇国公府的三公子、四公子。

    每次有人回来押运战备物资,自然少不得给苏云朵带来陆瑾康的亲笔手书和礼物,这对苏云朵而言自是意外之喜。

    随着战事的胶着,苏云朵能收到的信件越来越少,时间间隔也越来越大。

    不过在六月之前,苏云朵收信间隔最长的一次也不过五日,只是苏云朵能从信件的字里行间和字迹感受到陆瑾康在北边城的忙碌程度。

    自进入六月,时至六月中旬,苏云朵却只能从北边城隔三差五地送进京城的战报来了解北边城的战事,因为她已经有半月之久没有收到陆瑾康的信了,而且第三批战备物资运往边城之后就再不见北边城有什么人回来。

    所幸每当有战报送回京城,陆名扬或者安氏总会及时地让人往啸风苑送来将战报内容。

    只是进入六月之后,从北边城来的战报几乎千篇一律,北辰国虽说攻不破北边城,却一直重兵压境,时不时出骑兵掠夺边境村镇。

    北辰国属于游牧民族,马上功夫自然远胜过东凌国,往往令东凌国守将顾此失彼,战线也越拉越长,边境百姓苦不堪言,为了避祸活命少不得拖家带口逃离家园。

    随着战事的胶着,往京城方向来难民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自然给某些官员有了弹劾镇国公府的理由。

    为了不影响苏云朵养胎的心情,陆名扬和安氏自然给府里下了封口令,只是苏云朵向来耳目清明,又岂是封口能瞒得住苏云朵的呢?

    再说因为第三批战备物资送往北边城之后,再无人从北边城回来押送战备物资,陆名扬已经开始准备自己亲自押送物资前往北边城,又岂能瞒得过苏云朵?

    当苏云朵听说陆名扬准备亲自押送战备物资前往北边城,心里就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北边城肯定发生了什么让陆名扬坐不住的事!

    在北边城刚刚起战事的时候,陆名扬的确有心亲自押送战备物资,在被圣上驳回之后,就没有再提过亲自押送之事。

    此后陆名扬就一头扎进了监督战备物资的筹备工作之中,在第三批战备物资运往北边城之后,陆名扬一如既往地投入新一批战备物资的筹备工作之中。

    虽说北边城没有人回来接运第四批战备物资,经过最初的忙乱,经过陆名扬这几个月的监督和运作,朝中能得圣上和陆名扬共同信任,可以押送战备物资的人手并不是没有,完全没有必要由年过花甲的陆名扬亲自押送。

    此时一直在江南一带收购粮食的升贵正好押了一批粮食回京,这次苏云朵并没有直接将这批粮食交给陆名扬,而是提出从杨家集的庄子里抽调一批人手押送这批粮食随同陆名扬前往北边城。

    “康哥儿媳妇这是不相信祖父能将这些粮食送到北边城?”听说苏云朵要派自己的人押送粮食,陆名扬微皱着眉道。

    苏云朵却淡然一笑道:“祖父老当益壮,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孙媳妇怎会不相信祖父?!祖父也知杨家集那个庄子里的汉子本就是圣上潜龙时期的后备军,虽说他们后来成了孙媳妇的人,却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功夫。

    自北方起了战事,他们已经数次向孙媳妇请战,就算没有机会亲自上阵杀敌,也希望为国为民尽些绵薄之力。

    如今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孙媳妇又如何能阻了他们报国之路?”

    陆名扬默默着看了苏云朵,半晌总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明日我自会报于圣上定夺。”

    第二日苏云朵就接到了圣上的回复,圣上应允杨家集出人出力随陆名扬押送战备物资前往北边城,大赞御洁坊大义。

    圣上虽说将这份赞誉给了御洁坊,可谁都知道御洁坊的这支队伍属于苏云朵,圣上的这份赞誉事实上还是属于苏云朵,就算苏云朵如今已经不再是御洁坊最大的股东。

    六月二十,第四批送往北边城的战备物资,在陆名扬亲自押送下启程运往北边城。

    自此除了几位在京城各部当差的老爷无法前往北边城助战,镇国公府老中青三代成年男丁可以说全部都上了战场。

    自北方起了战事,安氏雷打不动每半月都会前往西山禅寺礼佛祈福。

    自陆名扬押送战备物资也去了北边城,安氏索性在西山禅寺住了下来,陆老太太和苏云朵的外婆得知消息,也先后去西山禅寺,为各自的亲人祈福。

    苏云朵倒是有心去西山禅寺陪同,却也明白自己这种状况下是不可能得到同意的,只得让人多往西山禅寺送些冰和新鲜蔬菜瓜果,又特地与府里主持中馈的几位婶娘商量着往西山禅寺多送了些侍候的保护的人手。

    战报依然隔三差五送进京城,内容几乎千篇一律,战事依旧胶着,而苏云朵也始终没能收到陆瑾康等人的书信,进了七月甚至连杨傲群也断了书信。

    整整一个月没有陆瑾康的信件,这人就这样杳无音信,苏云朵自是担忧不已。

    虽说北边城的战报不断,战事也没有什么新的变化,如今不但陆瑾康杳无音信,连一直与她保持联系的杨傲群也突然断了书信。

    苏云朵心里越来越不安,恨不得收拾行装亲自前往北边城,可是看了眼已经高高挺起的肚子,已经快八个月的肚子,连起卧都困难,又如何能长途跋涉,只能抚着肚子,幽幽叹息。

    叹息过后,苏云朵拿起针线给陆瑾康缝制贴身衣物,将她的思念和担忧全都化为针线细细密密地缝在其中。

    距陆瑾康离开京城已经整整六个月了,这这半年时间里,只要想念陆瑾康,苏云朵不是给陆瑾康写信,就是拿起针线来给陆瑾康缝衣做鞋。

    虽说每日做针线的时间不长,随着孕期的深入,能做针线的时间自然越短,饶是如此,苏云朵替陆瑾康做的贴身衣物和鞋袜已经满了一橱柜。

    “主子怎么又做起针线了?主子已经替世子爷做了一橱柜,可不能再做了,就这些待世子爷回来,必定得责罚奴婢们,主子再继续做下去,奴婢们可顶不住世子爷的处罚。”杨妈妈端了碗燕窝进来,看到苏云朵歪靠在软榻上做针线,不由嗔了在屋里侍候的白桃一眼,将手中的燕窝放下,从苏云朵手中“抢”过针线道。

    苏云朵惊讶地抬头看了杨妈妈,又转头看了眼里屋,她真替陆瑾康做了一橱柜?不可能吧!

    杨妈妈自是明白苏云朵这个眼神,不由摇了摇头无奈一笑道:“主子可是觉得奴婢夸大其词?不如待会儿主子用了这碗燕窝,奴婢扶了主子进屋看看。”

    苏云朵被杨妈妈给逗乐了,再想想也许真就做了那么多!

    这半年来府里府外自上而下,都不让她操一份心,就算筹备粮食药材,她也就开始的时候动了动嘴,说起来她还真过了半年的米虫生活,除了看看书,散散步,做得最多的事还就是动动针线给陆瑾康做衣裳鞋袜。

    只是她真的没想到自己在这半提的时间里居然给陆瑾康做了一橱柜的衣服鞋袜,如今还真是不能再做下去了,一是身子越来越重,能坐着做针线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二也是担心陆瑾康回府之后看到这一橱柜的衣服鞋袜会生气,会觉得她身边侍候的这些人不够尽心,而下手处罚这些人。

    只是这样一来,连能够转移她注意力的事情也没有了,苏云朵就算不愿意让自己陷入胡思乱想中,却也时不时会陷入其中。

    孕期进入八个月之后,肚子里胎儿的活动越来越频繁,有的时候苏云朵睡得好好的,能被肚子里的胎儿的一脚一拳给惊醒。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她的睡眠质量也是越来越差,身边的人侍候得也越来越尽心尽力,府里侍候的人几乎时刻睁着眼睛,只要苏云朵有一丝动静就会有人上前来查看询问,可饶是如此苏云朵的心里总觉得有一块地儿是空着的,她清楚地明白那一块空着的地儿是因为陆瑾康不在身边。

    府里早早请了稳婆和医女,连神医谷主在苏云朵怀孕八个月之后就隔三差五进城来给苏云朵请脉,随着苏云朵产期的日益临近,安氏也从西山禅寺回到府里,就怕苏云朵有个意外无法与陆瑾康交待,每日总要亲自到啸风苑问过苏云朵才放心。

    就这样一日**近苏云朵的产期,陆瑾康却依然杳无音信,而苏云朵也一直不知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