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3章 也就塌了

    他的声音,逐渐哽咽,而后,终于难抑抽泣。

    “瑶瑶,媳妇儿。”陆行止捧着灰黑的土,一点点的靠着脸,“对不起,没保护好你,对不起,让你痛苦了,瑶瑶,你别走太快,答应我,走慢点,慢慢的走。”

    他的眼泪一颗一颗的砸进了土地,他的呼喊,一声一声融进了这座大山里。

    将灰黑色的土一点不剩的装起来以后,陆行止才小心翼翼的将整件衣服抱起来,然后拿了个塑料袋将衣服连同里面的土给包了起来放在了车里。

    做完这一切以后,陆行止才走回空地,站在那看了看,然后走到其中一个地方,伸手拨了拨土,然后动手挖了起来。

    不过片刻之间的事情,那套绿色的首饰,就一点点的露了出来。

    陆行止将整套首饰都找了出来,然后拿出车里的矿泉水将首饰上的土洗干净,轻轻的放在自己的手掌心里擦了擦,才小心翼翼的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程锦言到的时候,陆行止依然蹲在那里,整个人看上去失魂落魄的。

    而程锦言的表情,真的没有比陆行止好上半点。

    车是程锦言的手下开的,程锦言几乎是从车里跌跌撞撞的出来的。

    他和江瑶是没有血缘关系,不过是名义上的兄妹,但是,因为母亲的关系,他从心里,将江瑶当做亲妹妹一样看待,当做和小念一样的亲人看待。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让他重新感觉到温暖的人,如果不是母亲,程锦言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变成冷血动物,不知道这个世界何为温情。

    而江瑶,是母亲的女儿,便也因此成为了他生命里很重要的人。

    接到江瑶的死讯,程锦言整个人都蒙的,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在怀疑古浩宇是不是在和他说笑。

    来的一路上,程锦言无数次想过,他一定要揍陆行止一顿。

    是陆行止没有保护好江瑶,是陆行止让江瑶一次次和危险相遇。

    可等他到了这里,看到如此痛苦的陆行止,反而下不去手了。

    比起他,江瑶对陆行止来说,更重要。

    比起他对江瑶一点兄妹之情,对陆行止来说,江瑶是他生命的全部。

    江瑶死了,他的世界,也就塌了。

    所以,现在,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也只有陆行止了。

    ”昨晚在这里的人什么时候离开的?“程锦言压下心里的所有怒意转头问了边上围观的村民一句。

    村民一个个都直摇头说不知道,倒是村长开了口,道,“好像很早就看到他开着车离开了,天刚亮没多久的时候就走了,走的匆匆忙忙的。”

    天刚亮就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大下午了,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就算是要追,恐怕也难。

    程锦言沉默了下来。

    “他开什么颜色的车走的?”陆行止这个时候忽然站了起来开口问了句。

    “黑色的。”村长应。

    “记得车牌号吗?”陆行止走到村长跟前。

    “车牌?那是什么东西?”村长一脸茫然。

    “算了。”陆行止语气满是颓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