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4章 说了点事(求月票)

    梁越恺不是梁越泽,陆行止和梁越恺没有好到和梁越泽那般,他对梁越恺倒是挺敬重的,就像梁越泽对这个大哥差不多的态度。

    “是有点事。”梁越恺说完以后停顿了几秒,大概是在斟酌怎么说要说的事情,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才开口道:“我和秦勤离婚了,听说她去了落市大任教,我记得江瑶现在也在大跟着欧阳教授读研,是欧阳教授的助手,我想,你和江瑶现在都在落市,以后要拜托你们两多照顾秦勤一点。”

    陆行止都想问梁越泽一句,这叫做我记得?这分明是打听的清清楚楚好吗?

    “瑶瑶昨晚在学校遇到她了。”陆行止还真是有点意外梁越恺给他打dàhuà是为了特地交代这一件事。

    “那就好。”梁越恺道了谢以后就将dàhuà挂了,出差在外,他也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有空能打个私人dàhuà。

    陆行止将手机放回边上,努力的回想了下梁越恺和秦勤这两夫妻,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结果。

    他和梁越恺这两夫妻接触的次数并不算多,毕竟梁越恺很忙,真的是非常的忙,而秦勤这人,看着八面玲珑好像和谁都能说上两句话,可其实她的世界也不好进,谁也走不进她的那个世界去。

    不过陆行止是知道梁越恺和秦勤两人结婚就是两家联姻,两夫妻婚前就没有感情,婚后好像也没什么感情,会离婚,有点意外,但是又好像没有那么意外。

    这么多年过去了,两家的关系早就牢不可破,这个时候秦勤提出和梁越恺离婚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陆行止想到梁越恺刚才在dàhuà里提到了江瑶,他坐在那突然莫名的就笑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把手机拿了过来,直接拨通了江瑶的手机。

    江瑶接的很快,嘟嘟声才响了三声她就接了起来。

    “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菜才刚上呢。”江瑶看了眼桌上,然后压低了声音问,“怎么了?妈说她出来的时候在食堂给你煮了面汤了。”

    所以肚子饿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

    陆行止暗想,还好他也没准备用这个理由。

    “刚才大哥给我打了个dàhuà,说了点事,让我顺便和你说下。”陆行止直接换了对梁越恺的称呼,将对梁越泽的专属称呼说了出来,为的就是要让江瑶误会他说的是梁越泽而不是梁越恺。

    “大哥?”江瑶一听是梁越泽果然顿了下,“你说,我听着。”

    “挺重要的,在dàhuà里不好说,所以我才问问你大概多久会回来。”陆行止道,“等你回来的我在和你说,面对面比较好说。”

    “很急吗?不急的话我吃过饭再过去。”江瑶说完以后又道:“这家做的苦瓜牛肉羹很不错,吃完饭我给你打包一份回去。”

    听到江瑶还有想着他陆行止心里就畅快了许多,“急不急这个真不好说,没事,你先吃。”

    陆行止故意模棱两可的应着,这找出来的事情是说完了,偏偏他就不舍得挂dàhuà,所以只能拿着手机没话找话的问江瑶中午还吃了哪些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