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我不知道啊

    陆行止的意思是他有点时间没看到陆雨晴了所以准备去南江市转机顺便看看陆雨晴,在南江市呆一夜再坐飞机到旅途的第一站开启正式的旅程。。

    陆雨晴是陆行止唯一的姐姐,陆行止的‘性’格不是那种会把对什么人的思念和牵挂挂在嘴边的人,可他一句不提,不代表他心里没想。

    特别是陆雨晴离婚了以后,陆行止对她的担忧要比她在老家的时候更甚。

    江瑶意会,点了头应下,“也行,你和姐姐也有大半年没有见了吧?姐进了长康以后忙的像陀螺似得,我去体验了半个月算是体验怕了,真是忙的连多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要是没有接,我那长康简直就像是过家家似得,我都心疼姐了,可姐好像却乐在其中。”

    像江瑶这种懒骨头就无法体会陆雨晴那种忙中取乐的情绪,对陆雨晴来说忙碌的正好的生活对江瑶来说简直要命。

    “姐一直都是要强事业心重的人。”陆行止比谁都了解陆雨晴,“当年如果姐不是‘交’给了赵庄宗留在了小县城,大学毕业以后姐也会选择去大城市闯‘荡’,如果不是赵庄宗和赵家耽误了她,姐现在还不知道过的多舒坦。”

    一提到赵家陆行止到现在还有怒,赵庄宗现在是在牢里蹲着,赵家也全部落寞,过着衣不蔽体的穷苦生活,但是赵家左右的惨淡都是他们本来应该有的,他们再惨,也都弥补不了赵家对陆雨晴的伤害。

    “黄承竟最近有没有还缠着姐?”要说陆雨晴留在南江市陆行止最不放心的一定是黄承竟了。

    同样身为男人,陆行止还是知道一个男人要是想得到一个‘女’人多得是手段,他就怕陆雨晴被黄承竟随便一哄就乖乖的和人走了。

    江瑶啊了一声,眨了眨眼睛,摇摇头,一脸认真,“我不知道啊!”

    可她却猜测黄承竟应该是委婉的和陆雨晴表达过他的感情,但是却被陆雨晴同样委婉的拒绝了。

    但是又特别奇怪,拒绝过后,黄承竟和陆雨晴好像又似乎依然能相处的特别和谐没有半点的改变。

    陆行止一看江瑶那表情就知道江瑶说谎了,他哼了声,起身将桌上的碗筷收拾了。

    江瑶屁颠屁颠的跟到陆行止身后去,他在洗碗,她在边上看着,想了想,觉得她还是得帮黄承竟说两句好话,“行止,其实我觉得黄承竟是真绅士,我看他和姐相处的时候气氛特别的好,他和姐姐有很多共同的话,姐钢琴弹得好,黄承竟也是弹钢琴的高手,两人还约着一块去听音乐会看话剧,他们两说话我都‘插’不上嘴,姐和黄承竟在一起很轻松自在。”

    “我是觉得两个人生活能不能说到一块去,有没有共同的话题和爱好是很重要的,之前赵家经济不好,赵庄宗从小就是死读书,琴棋书画没一个会,他娶了姐就是高攀,姐和他在一起总是要处处小心照顾着赵庄宗可怜的自卑心,在赵家连架钢琴都没有,姐有时候心血来‘潮’想听音乐会了,也没人陪她去市里,但是她和黄承竟在一起就像是过上了原本就应该是她过的生活一样,惬意,自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