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省会落市

    就在他说话之前刚打开手机的时候收到的手机短信,是梁越泽发来的,就是在提早和陆行止说这件事,意思是让陆行止可以提早准备了。

    上头会在年后才会把这个消息发出来,不过有门路的都会提早知道,先知道的人能多一些时间做安排。

    “a省啊?”周俊民啊了一声,然后道:“还真是在南方,我在北方呆久了,还不知道去了南方能不能习惯南方的气候。”

    周俊民也进入了这一次的特种选拔最后的考核,所以这次的调动周俊民是跟着陆行止一起的。

    “南方气候宜人,在南方待久了,你会喜欢南方的。”江瑶有点高兴了,“a省距离南江市近,那我们以后可以每一周见一次了!”

    这叫江瑶如何不兴奋?

    “在a省哪个城市?”江瑶问。

    “就在省会落市。”陆行止道,“有直飞南江市的航班,也有火车,来回确实很方便。”

    对于这个地点陆行止满意的简直不能再满意了。

    “落市好啊!”江瑶欣然一叹,笑的整个人都柔和了几分,她转头去看陆行止,正好对上他的目光,她眉眼轻轻一弯,冲着陆行止笑了笑,“以后周末我就去部队找你!”

    陆行止当然不会说不好,点点头,悄悄的牵着江瑶的手,将她的掌心包裹在他宽厚的手掌里。

    a省落市确实不错,距离南江市近,每周末他和江瑶都能见上面,这对于正准备要孩子的两人是一件特别好的消息。

    车开进部队家属区周俊民就回去了,陆行止牵着江瑶上了楼,遇到杨连长和朱营长两人,江瑶看到朱营长回来了,便打了声招呼问了句,“朱营长什么时候回来的?家里的事情如何了?”

    “昨半夜到的。”朱营长摇摇头,“孩子没找到,找了好几天了,也报了警,很多警察都在四处找,但是还是没消息,有人说看到三个小孩跟着一个老婆子走了,但是往哪里走去了哪里那人也没看见,甚至对老婆子的长相都没什么印象了,这人海茫茫的,能去哪里找?”

    说到这事朱营长都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现在两夫妻吵着要离婚,一个指责另外一个的错,说这个人不管孩子,那个人看不好孩子。”

    这是家事,朱营长也就抱怨了两句就没再说什么了,其实他现在心里是一阵后怕,还好他结了婚没多久就把媳妇儿接到部队来了,孩子跟着他和媳妇儿在部队长大,也安全,部队里至少不用担心有拐子。

    “我们都怀疑是拐子,因为隔壁镇子上那两天也失踪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朱营长摇摇头,“被拐子带走的孩子,谁知道能去哪里找?”

    “拐子聪明的很,从北方拐走的孩子能卖到南方去,从南方拐走的孩子要卖到北方去,咱们国家这么大,这孩子一失踪,谁能知道能去哪里找?”朱营长跟着摇摇头,“自家的孩子,还是要看紧一点,千万不能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啥也没有孩子的安全重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