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柴家消息

    可偏偏楚笙自己大学主攻的就是犯罪心理,她自己学的就是心理类,有道是,医者不能自医,心理医生一旦有心理疾病,只会比普通人更难顺利的接受干预治疗。

    更何况还是一个领域里的能人,更是难上加难了。

    “老五,你得有心理准备,她的情况和身体没有关系,和她心理有关系,我刚才才知道她大学学的是犯罪心理,我没办法治疗她,可能大多数心理医生也治不了她。”说到这江瑶叹了口气,本想问问陈旭尧小时候和楚笙经历的事情,但是一想到陆行止说当初老五也历经了好长时间的心理治疗才算是走出来,她又不敢轻易的去问。

    那天在京都的时候陈旭尧说他听过楚笙唱小调给他听,所以,陈旭尧认识楚笙的时候楚笙是会说话的,那一次绑架时间过后,老五一个大男人都用了那么长的时间才恢复过来,那么,楚笙一个女孩子恐怕受到的惊吓更是大吧?

    江瑶猜,楚笙身体没问题却不能开口说话很有可能是和老五一起被绑架时候留下的后遗症,因为没有及时的参与心理疏导所以导致了后来都无法开口说话。

    听完江瑶的话陈旭尧沉默了好长的时间,半响他才恩了声:“三嫂,你帮我看着点她,我这就买机票过去原市。”

    江瑶本来还想问陈旭尧这个时候快过年了过来原市干什么,但是一想,她这不是问废话吗?楚笙在这里,陈旭尧找了她那么久,他过来原市肯定是为了楚笙了。

    周晓夏听着江瑶讲电话就知道她在说刚才那个楚笙,所以开口问了句,“那个楚姐生病了?”

    “你没有发现楚笙进门以后没有开口说过话吗?和我打招呼的时候,她也仅仅是和我笑了笑。”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只要和楚笙多接触一会儿周晓夏自己就能发现楚笙不会说话,她现在告诉周晓夏,也好过等周晓夏自己发现了以后当着楚笙表现出惊愕或者好奇的情绪来。

    周晓夏没有多问,只是恍然的点点头,也正好,车子到了酒店的门口,江瑶就指了指酒店门口站着的一个男人和周晓夏说那就是陈律师。

    等啊路和大可停好车以后江瑶就带着几人随着陈律师上了楼。

    陈律师的动作很快,到了原市不到两个小时就查到了柴家的资料和周晓橙这个案子的一些信息。

    “这是柴家的资料,涉案的是柴家的独子柴相龙,今年三十岁,是柴是企业的副总经理,柴是企业的老板是柴相龙的母亲,柴相龙的父亲是倒插门女婿,前些年因为意外成为了植物人。柴是企业做的是石油燃料的生意,和这边的一些政府里的人关系特别的好。”

    陈律师把他调查到的柴家的资料递给了江瑶,“柴相龙当天是在喜盈门酒店迷女干受害者的,喜盈门酒店的老板是柴相龙的舅舅,所以当天的事情喜盈门酒店没有任何人敢出来作证,周家现在能获得的证据应该也很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