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嫌疑名单

    苏槿年给了她一个轻蔑的眼神。

    就在苏星羽考虑要不要把手中的咖啡泼他脸上的时候,他才慢条斯理地又开了口:“苏忠孝去找你了?”

    话题跳跃得有点快,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你怎么知道?”

    “他在我的监控范围之中。”

    “什么监控范围?”

    “当年害穆家破产的嫌疑范围。”

    苏槿年轻描淡写的声音如同在苏星羽耳边掀起惊涛骇浪,下意识地,她重复了一句:“什么?”

    他一双浅褐色清澈的眸子看着她,嗓音也如水般清澈:“我怀疑穆家破产的事苏忠孝也有份,姐姐。这次回国,我是带着名单回国的,就是谋害穆家的嫌疑人名单!陆家,苏忠孝,还有其他的一些人,都在这份名单上。”

    苏星羽口干舌燥,摇了摇头:“他是我们的……不,你的父亲,也是穆家的女婿。”

    “我听说你已经和他脱离亲子关系了,姐姐。”少年如瓷器苍白的容颜上露出一抹微笑,“很好。他根本就不配当我们的父亲,这些年来我从来就没有把他当过父亲。就算撇开穆家破产的事不谈,一个背着妻子在外面养小三的男人,也不值得尊敬。”

    苏星羽问:“你为什么怀疑他?”

    如果在今天之前,她说什么也不敢相信穆家破产一事会有苏忠孝的份,但苏忠孝今天见她时的反应太不寻常,让人不得不怀疑里面有鬼。

    她看着苏槿年。

    而苏槿年没有辜负她的等待,说:“穆家的经营状况一直很好,突然间破产,很可能是有内鬼。在能接触到穆家核心机密的人中,除去已经死亡的,只有苏忠孝和少数几个高管。再看看在这件事里有谁受益就知道了——穆家破产,那几个高管跳槽,都没能得到比穆家更好的待遇,而苏忠孝却在短短一两年后有了自己的公司,并且公司的规模不小,他的本钱从哪里来?你就没有怀疑过吗,姐姐。”

    谁受益最大,谁的嫌疑也大。

    苏星羽回想着小时候的事,说:“那时候家里的日子很艰难,是秦家的伯父伯母不忍心我们受苦,看在和穆家曾是世交的份上借了钱给苏忠孝……!”

    她说着说着,声音忽然停住,震惊地抬头看苏槿年:“你是说,当年的事秦家也有可能参与?”

    “总算你没笨到家。”苏槿年轻哼一声。

    他低着头,轻轻转动着手上的白瓷咖啡杯,杯子里的黑色液体在淡淡天光的映照下水波摇曳:“这些年来我虽然在国外,但一直关注着国内的动静。当初秦牧对你还算不错,我也以为是秦家念旧,直到四年前在苏星琪的成人礼上他当众抛弃你,我才确认,秦家骨子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的秦家,哪会借给苏忠孝那么多钱?我着手调查,发现当初那笔所谓的借款,苏忠孝后来根本没还给过秦家,也就是说,那根本不是借款,而是赠与,甚至根本就不是秦家的钱!”

    苏星羽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如果,真的是苏忠孝和秦家联合谋害了穆家……

    也就是说,她的生父害死了生母和外公、舅舅……

    她的脸色白得就像手中的白瓷杯子一样。

    可她还是想垂死挣扎:“这一切都是你的想象,推测,并没有证据表明你说的是事实。”

    “这并不是我的凭空想象,”苏槿年说,“姐姐,外公临死前曾秘密把我叫到病床边,给了我一份穆氏产业的财务账,亲口告诉我穆氏是被人暗算破产的。外公也不知道敌人是谁,但他提了几个人的名字,其中就有苏忠孝。他叫我到国外去,等以后长大了,有足够的实力了,再回国复仇,振兴穆氏的责任从很多年前起就落在我肩上。”

    苏星羽不知道过往还有这样的事,外公对苏槿年做了那么秘密的安排,却对她只字未提过。

    “知道为什么只有我吗?”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苏槿年笑了一下,“因为我是男孩,我天生就要承担更多的压力的。更因为那个时候,对穆家男丁下毒手的那些人,盯上了我,想把我这个外孙也斩草除根,我必须假死,必须被送出国。姐姐,从小我就学金融,因为只有学金融才能报仇。”

    原来他是抱着复仇的心学金融的。

    苏星羽想,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呼唤腥风血雨,从小他的目标就那么明确。

    她就算不信他,也该相信祖父。

    “祖父真的说过那样的话?”她却不确定,实在是被苏槿年骗怕了,“就在昨天你还骗我破产的事是锋刃做的。”

    “锋刃确实在嫌疑人名单上。”少年满不在乎地说,“我这次回来得突然,回来以后又让人摸不清目的,很多势力都非常紧张,做出了各种防御姿态。我重点观察了那些嫌疑名单上的人,锋刃的防备只是一个大集团对待一个入侵者的常规防备,再加上这几天我的深入调查,他们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倒是苏忠孝和秦家……”

    少年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

    “苏忠孝和秦家怎么?”苏星羽问。

    苏槿年看她一眼:“他们的某些行为很反常,比如,苏忠孝今天忽然去找你。如果再追查下去,我相信很快就能查明真相。”

    苏星羽问:“你能查明真相?”

    苏槿年忽然笑了:“光靠我一个人,不能。姐姐,所以我要给锋刃施压,逼迫你那个老公去帮我们调查,只要他出马,接触锋刃集团的力量,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苏星羽怒了:“所以你不惜和欧阳熠联手吗?!用莫须有的罪名打压锋刃,甚至不惜害死两条人命!一切就是为了个水落石出?其他人的性命在你眼里根本就不重要吗!”

    苏槿年沉默了一下,没有回答。

    “为什么不说话!”苏星羽怒极。

    苏槿年这才清淡地看她一眼:“你说人命吗?除了我在乎的人,这世间其他人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欧阳熠杀那两个人,我不知情,不过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从中也确实得到了好处,那就是让打压锋刃的计划更顺利,所以,你要怪我我也无话可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