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她做得很棒

    水里为什么会有这么致命的食人鱼?

    苏星羽问陆时锋:“你说,最开始死掉的那个潜水摄影师,会不会是和这次的潜水教练一样,都是遇到了这条食人鱼?”

    陆时锋说:“不会。如果是被食人鱼咬到,伤口和缺氧窒息而亡根本就是两码事。更要紧的,在这次下水前我就派过先遣队潜入湖中进行排查,这个湖很安全,并没有危险的鱼种,这条食人鱼应该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

    故意放进去?!

    苏星羽心里最不愿意相信的那条揣测就要成真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有能力、有动机往水里放食人鱼的,除了苏槿年和欧阳熠还有谁?!

    她看着陆时锋,明白陆时锋心里是和她一样的推测。

    她勉力保持冷静,问他:“查过了吗?”

    陆时锋说:“已经派人去查。”

    昨夜她在水下发生意外,他一边抵抗着变异带来的极致痛苦一边救了她,把她带回家照顾。到今天早上醒来,短短的几个小时里根本来不及做太多的调查,他是简单把命令发布了下去,等着不久之后谢缄或是别的哪个下属带来结果。

    她点点头,对此表示理解,却很担心万一食人鱼事件真的和苏槿年有关怎么办?她能体谅弟弟的偏激、顽劣,甚至与锋刃集团的针锋相对,但她绝不会原谅他谋杀一个无辜之人的性命,这是底限问题。

    见她这么紧张,陆时锋安慰她:“你别太烦心了,我看这事是欧阳熠的嫌疑大。”

    她问:“为什么?”

    他说:“欧阳熠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素来讲究理智和证据的他,在这件事上却没什么理智和证据可讲,哪怕是一厢情愿也好,他就是希望放食人鱼的那个是欧阳熠。谁叫欧阳熠是情敌?虽然嘴上不说,但陆时锋心里一直是在意的——星羽孩子的生父,是欧阳熠。

    血缘关系那么奇妙,万一哪天星羽看在孩子的份上回到欧阳熠身边去该怎么办?

    最好这次的杀人事件就是出自欧阳熠的阴谋,让星羽彻底厌弃他。虽然这样一来小晗有点可怜,亲生父亲是杀人凶手,不过没关系,他会代替欧阳熠好好照顾小晗的。小晗那么可爱,迟早有一天会改口认他当继父的。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默默地用过早餐。

    餐后,陆时锋去书房处理事务,苏星羽枯坐在卧室发呆。

    她连上看新闻,虽然外界还不知道他们昨夜去了沉船湖底、还出了事,但舆论风向还是对锋刃集团越来越不利。所有人都在质疑锋刃相机的质量问题,最初死去的那个潜水摄影师的家属更是悲愤欲绝,把灵堂和花圈直接摆到了锋刃集团总部的正门前,堵塞了交通要道,引来无数路人还有媒体记者围观。苏星羽蹙眉看着上那些照片,锋刃集团总部的门前已经变成了一个嘈杂的闹剧现场。

    她忍不住去书房找陆时锋。

    推开房门,陆时锋正在打电话:“好……知道了,把他们清到会议厅去,我这就带星羽过去,给他们一个说法。”

    挂断电话。

    苏星羽大致猜到他也是在处理这件事,就问:“我们现在要去集团总部吗?”

    “是,”陆时锋对她说,“星羽,要辛苦你一趟了,把昨夜拍的那张照片带去,向大家解释清楚锋刃的相机数据没问题。真抱歉,你才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就要去做这件事,连好好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他疼惜地看着她。

    她却轻轻笑了一下:“本来就是我自告奋勇去拍摄的,没什么抱歉不抱歉,倒是你,身体还撑得住吗?”

    她只是受了惊吓而已,水下缺氧的时间不长,睡一觉就恢复如初了。真正让人担心的是陆时锋,昨夜在水下那么猛烈的异化,还和食人鱼搏杀,他的身体真的受得了?到现在他的双眸还是一片诡异的血红,如神秘的吸血鬼一般。

    陆时锋说:“我不要紧。”就算再怎么撑不住,这种时候他也必须撑住。

    他见她定定地望着他的眼睛,于是说:“我的眼睛也没事,等会让管家买一副隐形眼镜来,就遮住了。”他本来确实打算好好在家休养,这具变异的身体太神秘,连卫陵南都无法预测,谁知道隐形眼镜会不会刺激到眼睛?但现在,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苏星羽心里也没底,但知道这男人工作起来就是个疯子,根本劝不住,于是只好点了下头:“嗯。”

    两人带上相机和资料上了车,来到锋刃集团总部。

    一路上苏星羽都拿着手机在刷新闻,她看见上有报道说锋刃集团的工作人员来到正门口、劝说闹事的家属进会议厅,家属不肯,哭天抢地,随即锋刃的工作人员强行搬走了他们的花圈,搬去了会议厅……

    舆论沸沸扬扬,有说锋刃做得对的,更多的人却说锋刃一点都不体谅家属的心情,野蛮粗暴。

    苏星羽看得简直想要冷笑,大白天的堵门口,还有理了?

    但公众根本就不是理性的,这是全人类的劣根性,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一样,很多时候根本不是看哪边有理,而是看哪边弱势就站在哪边。毫无疑问,在这场风波中那个潜水摄影师的家属就是弱势的一方,痛失了一条人命,而这笔账必须记在强大的锋刃集团头上。

    苏星羽打开自己的相机,把昨夜水下拍摄的那张沉船照检查了一遍,昨夜情况太仓促,她根本就没来得及好好看。

    陆时锋也低头看了一眼她的相机屏幕,问:“怎么样?”

    苏星羽说:“没问题。”他们的运气很好,直到拍摄完毕收工时才遇到乌云蔽月,照片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她把参数调出来看了又看,确实做到了锋刃在广告宣传中公布的极限数据,比庄蘅那张照片更高明、更完美。

    陆时锋也扫了一眼那些数据。

    他虽然不懂摄影,可他懂数据,心中几个公式一算,也大致清楚她做得很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