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异化

    他记起了就在不久前自己与那个神秘诡异的男人做的交易,男人让他当自己的实验体,往他的身体里注射了某种药剂。

    他还记得,他当时问卫陵南那种药剂是什么。

    也许是卫陵南认为他永远高搞不明白那种药剂到底真的是什么,所以带了点无所谓的态度对他解释:“这是一种混合了微量斯卡塔纳生物活性成分的药剂,我很少进行雄性体实验,因为地球上的雄性体都不够强壮,达不到我的实验要求。很幸运,陆时锋先生,你足够强壮,能够成为我的实验体。这个药剂是我想看看那种生物活性成分和雄性体结合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它可以作为和雌性体结合实验的对照组。”

    其实,陆时锋并没有很明白他在说什么。

    只大致知道,卫陵南在进行的是一种危险的人体实验。

    他把他成为“雄性体”,而不是“男性”,证明这个实验除了人类以外应该还有其他的样本,而在卫陵南的眼里……

    人,和动物,大约是没太大区别的。

    这样的思想很危险,毫无疑问,卫陵南是个危险至极的人物。

    但陆时锋还是同意被注射实验药剂,这是他欠苏星羽的,为了治好她的脸,他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

    但此时,陆时锋忽然有些不确定了。

    他的大脑越来越昏昏沉沉,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抖得厉害。有好几次,他都险些冲出盘山公路外的悬崖,在狂风骤雨里,那辆黑色的宾利车就像一叶摇摇摆摆的小舟,惊险万分。好不容易开下了危机四伏的盘山路,陆时锋再也支撑不住,一打方向盘,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车停在路边的一棵倾倒的大树下,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他的手发着抖,不知道是因为药剂的作用还是疾病的原因几乎就要不听使唤。

    好不容易,他翻出自己的手机,吃力地翻到通讯录,按下卫陵南的号码。

    大风大雨之夜,所有地方的信号都很差。

    陆时锋已经做好了等待许久才能接通的准备,可是奇异地,这台手机连接卫陵南的信号出奇地好。

    电话那头,传来卫陵南清晰的声音:“喂,陆时锋?”

    “你到底给我注射的是什么药剂,”陆时锋浑身都在发冷,出虚汗,就连说话也必须耗费极大的努力,他望着窗外瀑布般的大雨,断断续续地说,“我……我……”话说到一般,视线不经意落在自己扶着方向盘的手上,瞳孔猛地一缩。

    他看见自己原本修长的手指扭曲变形,竟像是某种远古龙类或是巨蜥的兽爪,露在衬衫袖口外的手腕、手掌和手指上都覆盖着黑色鳞甲,带着倒刺,已经完完全全看不出人类的模样了。他心头巨震,车窗外有电闪雷鸣炸响,他想撩起自己的衣袖看看手臂的样子,然而,只一个细微的动作、甚至没用什么力气——那半只精工细作的衬衫衣袖就被他扯碎,片片布条在死寂的驾驶室里翻飞。

    他盯着自己的手臂。

    同样覆满了黑色鳞甲,坚硬,冰凉。

    他的心也冰凉,另一只完好的人类手紧紧握住电话,那电话竟然“咔嚓”一声轻响,一下子就被他捏得粉碎。

    这不是人类该有的力量。

    他神色沉沉地望着手里化作齑粉的电话残骸,向来冷静的大脑里竟一团混乱,他……他这是怎么了,要变成什么怪物了么?

    身体深处,五脏六腑错综复杂的翻腾已经转为更清晰的痛苦,仿佛有熔岩在沸腾,炼狱般的疼痛让人无法忍受。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撕自己的皮肤,指爪在胸膛上留下深深的血痕,属于人类的温热猩红的液体滴到身上,让他的眼睛也一下子蒙上了一层血色,瞬间竟有了杀戮一切的欲。望。

    又是一道惊雷在车窗外炸响。

    他沉沉地嘶吼一声,勉强克制住自己内心升腾而起的杀欲,一拳砸在车前窗的挡风玻璃上。这辆宾利车被改装过,车前窗的挡风玻璃用的是世界上最高端的防弹玻璃,就连小型炮弹打在上面也能毫发无损,可是,竟然被他的一拳砸出蛛般的冰裂纹来。

    冰裂纹在暴风雨中发出刺耳的声响。

    很奇异的,明明是那么大的风雨,他却连这最微小的裂声也听得真切。

    不知是不是错觉,眼前的挡风玻璃哗啦扭曲几下,碎裂的纹路间竟然浮现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优雅男人的脸——

    “卫陵南。”陆时锋喘息着望着他,艰难地对抗着体内沸腾熔岩般的痛苦。

    对于卫陵南的身影出现在车前窗的挡风玻璃上他没有半点惊讶,事实上,在发生身体异化这种事后,无论再发生什么他也不会感到惊讶了吧。

    “很高兴你还认得出我。”玻璃上的卫陵南轻轻微笑了一下,他的微笑很奇异,给人一种冰冷而恐怖的感觉,就像某种古老而狰狞的巨兽盯着渺小的物。他说,“没想到这次药剂的效果这么好,直接就让你异化了,下次记得当心些,别拿起手机就捏碎,我进行远距离核磁暴通讯很耗费能量的。”

    什么远距离核磁暴通讯,陆时锋猜他大约说的是直接把影像投射在车玻璃上的通讯形式。

    如果放在平时,执掌庞大的锋刃集团的他一定会对这种技术很感兴趣,但眼下他只觉得惊怒:“你答应过我,注射药剂后不会影响我正常生活的!”

    “我可不是这么答应你的,”卫陵南的脸上依旧带着面具般的微笑,“让我来帮你回忆一下,我们约定的是,注射这种药剂后,不影响你对你的家族集团和女人履行责任,至于影不影响你的正常生活?我不关心,也不在乎。”

    陆时锋没心情和他玩字游戏,有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在向全身蔓延,他知道,这是异化的鳞甲在侵蚀属于正常人类的皮肤。

    他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完全变成一头野兽吗?还是别的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