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卧室窗户

    小孩子有些小感冒什么的很正常,苏星羽也没往心里去。

    她回到自己和小晗的卧室,看了看裹在被子里睡得沉沉的小家伙,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随后自己去洗漱,也上床与小家伙一起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的时候却忽然醒来。

    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身边孩子的额头。

    身边的小晗已经睡得很沉,悄无声息的,可额头入手却烫的吓人。

    苏星羽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去叫桂妈:“孩子发烧了。”又打电话给家庭医生,一阵兵荒马乱。

    桂妈给孩子拿毛巾敷在额头上,望着守在床边等家庭医生的苏星羽说:“少夫人,要不要去把少爷叫起来看看?”

    苏星羽愣了愣,竟是忘了家里还有一个男人,这才说:“不用。”

    桂妈想劝她不要逞强的,看少夫人的神色她就明白,她是根本把陆时锋这个人给忘记了。一个女人自己带着孩子哪有这么容易?该靠着那人的时候其实就得靠着。不过,这话桂妈毕竟没有再劝,小晗小少爷不是少爷亲生的,少爷今天已经为小玦小少爷的事忙了一天了,公司里明天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他,少爷这几天自己的身体也不是很好的样子,桂妈瞧着他脸色都不大对,谁知道这个时候吵醒他是不是合适?

    只能少夫人和他们这些下人辛苦些了。

    桂妈这样想着,就没有坚持去叫醒陆时锋。

    两个女人守在小晗的床边等了一会,家庭医生提着药箱急匆匆赶来,带起一阵寒气进了室内。

    苏星羽连忙站起来说:“你来了,快看看小晗怎么样了?半夜我一醒过来就看见他在发烧,还说胡话。”

    家庭医生说:“少夫人放心,孩子发烧是常有的事。”一边说,一边快手快脚地给孩子看过,打了退烧针,开了药。

    孩子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脸上不正常的潮红色退了下去,也不说胡话了。

    苏星羽这才稍微舒了一口气,和桂妈一起把家庭医生送到楼下。

    苏星羽问他:“孩子怎么就好端端的发烧了?医生,从医学上讲他这次是怎么了,体弱吗,还是着凉了?”

    “小晗小少爷的身体底子很好,”家庭医生提着药箱顿住了脚步,告诉苏星羽,“这次只是着凉而已,大约小孩子贪玩吧。如果不是着凉的时间太长原本发作不会那么凶猛的,你们平时不用把他看得太紧,只要注意着别让他长时间吹冷风就行了。”

    长时间吹冷风?

    苏星羽看了桂妈一眼,神情中满是询问。

    桂妈也奇怪,对苏星羽说:“少夫人,昨天您不在的时候,小晗小少爷虽然在花园里玩了一会,可是并没有玩太长时间,我也注意着给他穿了许多衣服了,照理说不会着凉才是。”桂妈说着说着,忽然“啊”的一声,停住了。

    苏星羽急忙问她:“怎么了,你想起来什么了吗?”

    桂妈犹豫地看她一眼,想了想,还是说:“少夫人,昨天一早我去收拾您的卧室的时候,发现窗户是开着的。”

    昨天一早?

    昨夜她和陆时锋通宵守在医院里,别墅这边的卧室里只有小晗一人。

    平时她睡在床的外侧,小晗睡在里侧,就算偶尔窗户开了条缝隙忘了关,她也可以用自己的身体给小晗挡风的。可偏偏就是昨夜,她不在小晗身边,又忘了关窗户,所以小晗才着凉的么?

    “我真是太粗心大意了。”她自责。

    桂妈说:“小晗小少爷睡姿也有问题,大约蹬被子了,半个身子露在外面呢。也是小少爷身体底子好,昨天这些受的凉气没发出来,就打了几个喷嚏,被我误以为不碍事的。早知道这样,昨天就应该请医生来看看。”桂妈很自责。

    其实,他们两人都不知道的是,昨天夜里根本就不是什么苏星羽忘了关窗户。

    卧室窗户是半夜被人打开的。

    打开窗户的人是庄蘅的大哥,庄嵩维。

    他听了庄蘅的指示,一心一意要来害孩子,弄一场急热发烧什么的是在合适不过的了。可他低估了陆家的保镖力量,就算已经得到了庄蘅的很多情报小心翼翼避免被人发现,可是,刚刚打开窗户,揭开一点点孩子的被子,还没来得及做更多的事,就差点惊动了值夜的下人。

    庄嵩维慌忙逃走了。

    留下敞开一道缝的窗户和被子盖了一半的小晗。

    虽然庄蘅那一夜在心里暗骂了无数遍大哥蠢笨无用,但实际上庄嵩维并没有庄蘅想的那么蠢笨,他毕竟还是做了一些事情害孩子着了凉。

    但这一切,也许只有老天爷知晓了。

    苏星羽和桂妈都以为是自己的粗心大意才让孩子这样的,送走了家庭医生后,加倍留心地照顾孩子。

    苏星羽在孩子床边没怎么合眼地守了一夜,桂妈本来也要守的,被苏星羽不容分说地赶去睡觉了。

    但其实桂妈也没睡的怎么沉,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起了床,替晨起的陆时锋熬粥,顺便小心地告诉他昨夜小晗小少爷发烧的事。

    陆时锋本来端坐在餐厅里喝粥的,闻言,把手中细腻光洁的白瓷碗放了下来,看向桂妈:“昨天晚上你怎么不叫我?”

    桂妈低垂着眼说:“少夫人怕惊动您休息,没让。”

    陆时锋心里烦躁,怕惊动他休息?他才不信以苏星羽对他这么冷淡的态度能有那样的好心。

    他起身,也顾不上吃早饭了,大踏步往苏星羽和小晗的房间走去。

    他推开门,看见一张柔软的大床,晨曦朦胧的光线中,一个带着婴儿肥的可爱孩子正安安心心地睡着。孩子似乎已经不怎么发烧了,面颊的颜色粉粉嫩嫩的很健康,睡颜十分安恬,小小的嘴巴里甚至吹着泡泡。而他的床边,半坐半趴着苏星羽,光是看这姿势也知道她睡得不怎么安稳。

    陆时锋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大步走过去,把苏星羽打横抱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