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深夜,心脏手术

    其实,当她带着小晗回国时,他的内心除了失而复得的惊喜外,是有极大的愤怒的。她怎么可以和别的男人生下孩子?!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沉浸在对她的思念和缅怀里,可是她呢,竟然和别的男人相亲相爱,还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孩子!

    有些时候,他恨不得把她压在床上撕碎,挖出她的心看看是什么做的。

    阻止他真的这样做的,除了理智,还有就是……小晗。

    那个孩子很可爱。

    虽然很蠢,但不知为何陆时锋一见他就会觉得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不但厌恶不起来,还心生喜欢。

    一定是因为,那是星羽的孩子吧。

    陆时锋这样想着,又深深地看苏星羽:“我不管小晗以前是什么身份,被你养成什么样,但现在他在我这里,就是陆家的二少爷,哪怕和陆家没有血缘关系。小玦是大少爷,小晗是二少爷,将来我和你再生下孩子,就是三少爷、四少爷……身为陆家的少爷,我的儿子,他的衣食住行就必须与身份相配,他的朋友必须是上流社会那些豪门的少爷小姐,他的习惯、教养,一言一行,都必须按照豪门的要求来。”

    苏星羽的心微微有些发紧,随之而来的还有喷薄的怒火:“什么三少爷,四少爷?你……神经病!”

    这个男人,满脑子都是什么思想,她还没答应要和他好好过日子呢,他这是把她未来的人生都安排好了?

    再给他生孩子?呸,做梦!

    苏星羽简直都要气炸了。

    两个大人顿时歪了重点,陆时锋:“星羽,我们以后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的。”

    不是他和庄蘅的小玦,也不是她和欧阳熠的小晗,而是他和她的,完完整整拥有他们两个人血缘的孩子。

    苏星羽出离愤怒了:“你做梦!我就算终生不孕也不会给你生孩子!”

    她一双明亮的眼睛恨恨地瞪着陆时锋,就好像瞪着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敌。她现在简直怀疑陆时锋给她治脸的目的了,该不会就打算治好了她的脸然后和她生孩子吧?!这样一想,她精致的容颜蓦然变红,所幸藏在面纱下没被他发现。

    她怒气冲冲地撞开他,冲出了房间。

    陆时锋站在原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露台上的微风轻轻拂动着他的衣角,他高挑挺拔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寂寥。

    从这天后,两人之间没再提起过送孩子去幼儿园的事。

    可苏星羽不觉得陆时锋放弃了,因为从管家只言片语的透露来看,陆时锋已经在吩咐人去调查本城最好的几家贵族幼儿园,寻找着能好好照顾小玦和小晗的地方。苏星羽有些忧虑,小晗被送去幼儿园倒问题不大,可是小玦呢?自闭症加心脏病,离了人精心照料怎么行?

    每次她看着小玦不言不语望着精密复杂的图纸发呆的时候,她都会暗自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阻止陆时锋把人送去幼儿园,无论如何!

    可陆时锋真的就一直没和她提这件事,反倒是吩咐桂妈这阵子好好照顾小玦,加强营养。

    苏星羽不知道怎么了,平常有时候小晗缠着小玦玩,把小玦带到外头吹吹风受受凉,只要不是太过分桂妈都不管,可是这几天不行,桂妈对小玦实行了严格的照顾策略,别说吹风受凉了,就连一点点的小波折都不可以。

    苏星羽问她:“怎么回事?小玦平时就不爱和人接触,再管得这么严,他更自闭了怎么办?”

    桂妈有些叹息,告诉她:“小玦小少爷活得不容易……不过,这次其实是好事,少夫人。您还记得少爷说过找到了心脏供体吗?那个供体这几天应该可以移植了,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小玦小少爷的身体照顾得好好的,其他所有事情都往后放。等小玦小少爷做完心脏移植手术,没大碍了,就可以像以前那样和小晗小少爷玩了。”

    苏星羽这才恍然,点了点头,自己也更着意照料小玦的饮食起居来。

    在她和桂妈的悉心照料下,向来瘦弱的小玦这段时间竟然强壮了些。

    这天夜里,她与小晗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觉,忽然,有人来敲门:“星羽,星羽?”

    她一下子惊醒,认出那是陆时锋的声音。

    披了一件睡袍下床,给他开门,压低了嗓音有些恼怒:“大半夜的你干什么?小晗还在睡觉呢!”

    陆时锋一伸手把她拉出来,顺便关上门,不让熟睡的小晗听到两人的对话:“小玦的心脏移植供体马上就要死了,就今夜这一两个小时的事。医院刚刚来了电话,让我们带着孩子过去,星羽,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一趟?”

    原本这是他孩子的事,惊动不到苏星羽,按情理让小玦的生母庄蘅过去照料更合适。

    但不知为何,陆时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星羽,也许是苏星羽对这个孩子实在太好,也许在陆时锋的潜意识里她就是比庄蘅可靠。

    他虽然在外面叱咤风云,商场上不知道多少人见到他都臣服、大气都不敢喘,可是当面对自己生病的孩子时,他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手足无措,和别的父亲并没有什么两样。

    苏星羽一听是小玦的事,也顾不得和陆时锋置气了,急匆匆地就往外走:“还等什么呢,走啊。”

    陆时锋心中一松,快步跟了上去。

    他们用那辆宾利车把小玦送去医院,在车里,陆时锋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苏星羽披上。

    苏星羽看他一眼,这才发现自己出来得太着急,竟然只穿了一件睡袍,柔软的绒质睡袍很居家很舒适,却绝不适合在寒冷的冬夜里出门,更不适合穿到外面的场合区抛头露面。所以,她没拒绝陆时锋的好意,就那样把他的那件外套披在身上。

    外套是驼绒的,上面隐隐带着他的体温,让她的心微微有些恍惚,就好像回到了多年前,她初初嫁给他的时候,他拥抱着她的模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