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庄蘅怎么当妈的

    小玦本来不理他,可是听见他哭,竟然难得地转头看了看他。

    小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抓起地上被他撕碎的图纸就戳到他面前:“我辛辛苦苦画的画,你看都不看一眼就给撕碎了、呜呜呜……你怎么可以这样,太过分了……”

    小玦低头看着他手上破碎的纸片。

    小晗还在哭,胖乎乎的小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你好过分,呜呜呜……”

    小玦面无表情,慢慢地走到角落里捡起刚刚被他甩出去的画笔,又随手捡起一张尚算完好的纸,低着头刷刷画了起来。他的动作很快,还没等小晗抑扬顿挫地哭完,就已经画好了——纸上赫然是一副歪歪扭扭的鬼画符,就像小晗刚才画的那样,分毫不差。

    他把那张图往小晗怀里一塞。

    小晗愣住了,忘了哭,伸手把图接过来,破涕为笑:“哇,你好厉害,小玦哥哥,你画的这张图和我刚刚一模一样欸!原来你不是没有看我的图啊……”

    小玦面无表情,低下头去看着画笔发呆。

    小晗却高兴起来:“小玦哥哥,我好喜欢你呀,你教我画画好不好?”

    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的苏星羽目瞪口呆,自家这白痴儿子未免也太好骗了吧?人家痕咬他一口手上的伤还在呢!这孩子,以后会不会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啊?

    “小晗……”她很想警告他不要这么自来熟。

    可是,看着小玦孤孤单单的身影,她又怎么都开不了口。

    那个瘦弱的孩子安静地望着画笔,目光空洞,看不出一丝情绪。

    苏星羽好不容易挣开陆时锋,跑到小晗身边,心疼地看他手上的伤:“痛不痛?”

    小晗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不痛啦,小玦哥哥也不是故意的。”

    苏星羽不忍心责怪他,也不忍心责怪小玦,只好狠狠地瞪了一眼陆时锋。陆时锋莫名有些心虚,是,刚刚没拦着两个孩子打架的是他,可男孩子本来就该这样教育。

    他咳嗽一声,对苏星羽说:“时候不早了,让两个孩子先好好休息。”

    苏星羽不想当着孩子的面和他吵,于是牵着小晗的手要往外走:“乖小晗,先和妈妈回房间去,让小玦哥哥休息一下。”

    小晗念念不忘地抓紧手上小玦给他画的那张图,恋恋不舍地跟她走了出去。

    家里有了两个孩子,要操心的事情也变多,衣食住行,陪伴和教育,每一件事都不容易。苏星羽带着桂妈几个一连忙了好几天,才算让两个孩子彻底安顿下来,小玦平日里只喜欢呆在房间发呆,小晗比较活泼,经常去找小玦玩,虽然通常都是他一个人喋喋不休去烦小玦,但是小玦最多只是木着一张脸不理他,再没有像之前那样咬过他了。

    苏星羽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松气。

    这天,她坐在走廊靠窗的地方看卧室里的两个孩子玩。

    桂妈端了一杯茶走过来,说:“少夫人,喝点茶吧,这是今秋新摘的菊花茶,清火明目的。”

    苏星羽接过,目光还在两个孩子身上没移开。

    桂妈看着她,带了些笑意感叹说:“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还有见着您活着回来的一天,真是老天爷开眼,让您和少爷重逢,也让小玦小少爷有了玩伴。”

    苏星羽不喜欢别人提她和陆时锋的事。

    她只淡淡地说:“也许真是天意吧,但也未必是什么老天爷开眼。小玦是个可怜的孩子,就因为陆时锋偏要留我,让他和亲生母亲分离。”

    桂妈:“您是说庄小姐?”

    “怎么,你不叫她太太吗?”

    “那都是对外人的称呼,”桂妈看了看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回答,“庄小姐就是庄小姐,平时没外人在时,我们在少爷面前也都是这样叫她。少爷四年前就说过,他的妻子只有您一个,别的女人,哪怕给他生下小少爷,他也不认。”

    “呵,说的比唱的好听。”苏星羽冷笑。

    她已经不打算相信那个男人了,这一生一世,她不想再心碎一次。

    桂妈微微叹息,看少夫人这样子是还没原谅少爷呢,也难怪,少爷四年前做下那么过分的事,还和庄小姐生下了小玦小少爷,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生气的吧?

    “小玦小少爷,他……”桂妈斟酌着,说,“是个可怜的孩子,庄小姐平时其实也不大管他,少爷不去看他的时候,庄小姐也不去。说句诛心的,也亏得小玦小少爷是个自闭症孩子,如果是个正常孩子,谁受的了亲妈对自己这么冷淡?”

    苏星羽愣了愣,抬头:“她平时都不关心孩子吗?”

    “关心什么呀,”桂妈说,“小少爷有一天晚上发脾气,一个人在房间里叫了大半宿都没人管,那天我正好去郊外农庄选小米了,等我凌晨赶回来小少爷的嗓子都叫哑了,幸亏家庭医生治疗及时,要不然,家庭医生说,可能破坏了声带,这辈子就真哑了呢。”

    苏星羽听得心惊肉跳:“庄蘅是怎么当妈的?”

    又问:“那陆时锋呢?不管管孩子吗?”

    “少爷哪来的空?”桂妈说,“那段时间少爷正巧也忙,赶着上一个大企划,已经通宵加了好几天的班了,睡觉都只是在公司里小眯一会,根本不着家,胃病都犯了——所以我才连夜赶去农庄采办新鲜小米的,给他养养胃。”

    陆时锋喜欢清静,家里佣人不多,可他和小玦都需要人的照顾。

    苏星羽听得心里难过,想象着漫长的黑夜里大人犯着胃病小孩叫哑嗓子的情形,一阵阵的酸楚。不……她告诉自己,怎么能为陆时锋酸楚呢?

    她只是气愤他照顾不好小玦罢了。

    对,一定是这样的。

    “以后,小玦的一日三餐,起居作息,事无巨细每天向我报告,”她下了决定,对桂妈说,“就和小晗一样。他没妈疼爱已经够可怜了,我们不能再疏于照顾他。”

    桂妈喜笑颜开地应了一声,觉得还是少夫人好,这才是一族主母的气度风范。

    而庄蘅呢?自己的亲生儿子都照顾不好,还有什么资格想要嫁进陆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