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更深的线索

    陆时锋不为所动:“小玦?你家里人来看小玦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次给小玦找心脏也没见他们出力,反倒是一个个积极劝我娶你为妻再生一个。我看他们巴不得小玦死了。”

    庄蘅的心砰砰狂跳,她没想到他竟然看得那么透彻。

    这个男人,不是向来不把这些人情世故放在心上的么?

    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时锋,怎么会……我爸和我哥他们都很疼爱小玦的……”

    陆时锋说:“就连我祖父也巴不得小玦赶紧死了,何况你家人?”

    他原本没想到人心这样凉薄,或者,早就知道祖父凉薄,却不愿承认。直到有一天祖父把他叫到身边,告诉他不要把精力浪费在治疗小玦上,尽早再生一个孩子是正经,他这才明白过来意味着什么。

    没有人在意小玦。

    除了他自己。

    陆时锋的心里一阵烦躁,看着庄蘅。

    眼前的这个女子对小玦倒是还好,饮食起居都会吩咐下人好好照顾,也主动去帮小玦找合适的心脏……可也仅止于此了。就连她,小玦的亲妈,也是希望再要一个孩子的。

    陆时锋心疼那个孩子,仿佛从那个瘦小的身影上看到当年的自己,就连亲妈都不够疼爱,暗自算计着一个孩子有多少利用价值,这样悲惨的遭遇,如今落到了他儿子身上。

    庄蘅不是他理想的妻子。

    陆时锋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明白。

    哪怕她并非出身豪门,也不是。

    她太精明,太理智,他的妻子不该是这样的。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他依然会选择星羽。他的星羽……

    不期然地,又想起那个有着一双宁静眼眸的女孩子,看上去有些弱小,如兔子般胆怯好欺负,可骨子里却倔强,认死理,固执起来比谁都固执。

    还有一双温暖的小手。

    他想起很多年前他胃痛时,深夜里偷偷覆上他腹部的那只小手,不禁温柔地想,如果时她和他有了孩子,哪怕是小玦这样不健全的,她也一定会很爱很爱孩子吧。

    她才不会考虑什么家族传承,继承人,健康不健康,有用没用,她就是爱孩子。

    真奇怪啊。

    陆时锋觉得自己很矛盾,明明庄蘅才是那个跟他相似的人,懂得权衡利弊做出最趋利避害的选择,可他却深爱着那只不合时宜的小兔子。

    他怀念她的一颦一笑。

    而眼前的庄蘅还在哀泣:“时锋,求求你放过庄家吧!庄家是被人陷害的啊!”

    被人陷害?

    他神色一凝:“怎么回事?”

    庄蘅的眼眸深处闪过一抹狠毒,欧阳熠,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这次陆时锋重新调查大火的事,线索太确凿,如果不推个人出来背锅根本就是躲不过的。庄蘅自己没有能力在陆时锋的调查下全身而退,就去央求欧阳熠帮忙,甚至打算把事情赖到欧阳熠头上。不料欧阳熠看穿了她,棋高一筹,把庄家老二推了出去。

    陆时锋果然震怒,对庄家的报复接踵而来,庄家根本无力招架。

    庄蘅也去求过欧阳熠,但欧阳熠却作壁上观,告诉她自己无能为力救不了庄家。

    那既然这样,索性大家一起下水好了!

    庄蘅恶狠狠地想,总要让欧阳熠知道,惹了她的人没好下场!

    庄蘅下定决心,仰起头来,对陆时锋说:“最近我为了救庄家,也去调查过这件事,查出一些更深的线索。但是时锋,你要答应我,如果我把线索告诉你,你就放庄家一马好不好?”她苦苦哀求,哪怕到了这一步,她也要想办法救庄家。

    因为,如果庄家倒台,她就再也不是什么大小姐,恐怕陆老爷子也会觉得她和陆时锋门不当户不对、阻止他们结婚吧?!

    陆时锋神色很可怕:“你这是在要挟我?”

    “我不敢!”庄蘅慌忙说,脸色都微微发白,随机又哀声哭泣,“时锋,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我从小就认识你,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过,长大了我和你一起工作,并肩做事业,后来还给你生了儿子!这么多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可不可以放庄家一马?我不求你让庄家恢复原状,只要现在能收手,容庄家苟延残喘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陆时锋看着她,不说话。

    庄蘅又哀求:“庄家真的是无辜的!而且这件事还关系到苏星羽,求求你一定要听我说这个线索!”

    关系到星羽?

    陆时锋的眼眸微暗:“好,只要我确认你的线索有重大价值,我就放过庄家。”

    话放出来,庄蘅的心中闪过一抹欣喜,随即又患得患失起来——真的要暴露欧阳熠?一旦陆时锋发现纵火一事有欧阳熠参与,就一定会告诉苏星羽!

    那么,苏星羽和欧阳熠之间的关系岂不是要产生裂痕?

    这岂不是把苏星羽往陆时锋这边拉了一步!

    但……

    如今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之所以还有希望嫁给陆时锋,就是因为名媛的身份还有生下小玦的功劳,但假若庄家倒台她变成普通平民,恐怕立刻就会面对和苏星羽一样的命运!被陆家长辈反对!

    到时候无论是陆老爷子还是杜淑娴,都不会支持她了。

    那样的结局,和直接输给苏星羽有什么区别?

    还不如把欧阳熠拖下水拯救庄家,这样她还有翻盘的机会!

    庄蘅下定决心,告诉陆时锋:“其实,欧阳熠……”

    深夜。

    苏星羽的手机响。

    她迷迷糊糊地接起来,耳畔传来陆时锋的声音:“星羽。”

    她的瞌睡一下子清醒,望了一眼床头的钟和一张床上熟睡的小晗,压低了声音冷冷地说:“陆时锋你神经病吗?!凌晨一点打骚扰电话?!”

    “星羽,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对你说。”陆时锋的声音很严肃。

    苏星羽心里却满是怒火:“你的事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说完就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陆时锋再打来。

    她再挂断。

    再打来。

    她再挂断。

    反反复复十多次,电话那头没有停歇的意思,她怒极,索性一把按了关机。

    被褥下的小晗被吵到,动了动,惺忪地揉了揉眼睛:“妈妈,怎么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