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你永远最美

    她怔愣一瞬,心跳停摆。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撞见他,更没想到会被他看见自己如此丑陋的模样。

    她下意识地用手去捂脸,却被陆时锋一把抓住。陆时锋抓着她的手冰凉,微有些抖,另一只手却缓慢地抚摸上她的面颊,修长的手指从她面颊扭曲的伤疤上一掠而过。所过之处,带起一阵冰寒火焰。

    她下意识地侧头,颤声说:“别看!”

    他却把她的头扳回来,眸光幽邃复杂:“星羽……”

    “陆时锋我叫你别看!”她用力去挣他的手,声音中带着急切和些许的哭腔,就算她已经带着这伤痕那么多年、就算这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人都已经看见过,但她还是不想让他看见。她执拗地把头偏了又偏,拿另一只手去挡,“陆时锋你走开!”

    陆时锋一把把她抱进怀里:“星羽!”

    他不知道她这四年来遭遇了什么,却忽然懂了为什么那天在医院里她戴着口罩,因为,她脸上的疤痕太过狰狞可怖无法见人!

    那疤痕,一看就是火焰烧伤,只有烧伤的疤痕才会这样不平整、这样可怕!

    那火炙烤在她的皮肤上时,她该有多疼?

    他用力地抱着她,恨不得把她揉碎在自己怀里:“星羽,你的脸是怎么弄的,是……四年前的那次吗?”

    她原本用力挣扎,却被他禁锢在怀里怎么也挣不开。

    听到他的问话,整个人都静了,呵,原来他还记得四年前?他有什么资格记得四年前!

    “是,就是四年前那次,”一股怒火从心头蹿起,她索性不挣扎了,抬起头来愤怒地看着他,“陆时锋,你好毒的手段!把我塞住嘴捆在床上上天入地求告无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庄蘅潜进来,一把火烧毁我的脸!我甚至就连痛苦喊叫都做不到!”

    积郁了那么久,埋藏在心里的话。

    当年,当她被捆在床上望着火势一点点逼近时,就想,如果、如果老天爷再给她一点时间,她一定要问问陆时锋他的心肠是什么做的,怎么就能那么狠毒,任凭别的女人欺辱她、践踏她?!他口口声声说要保护照顾她,就是这样保护照顾的吗?

    可这些心里话,只换来他下意识的否认:“不可能!怎么会是庄蘅?”

    “你到现在还信任她?”苏星羽气得喉头一阵阵发苦,“陆时锋,她永远比我可信是吧,在你眼里,只有她不会说谎,我活该是那个满嘴谎言的替死鬼?!”

    “星羽……”

    “陆时锋,我看错你了,我早就看错你了,”她仰头望着眼前冷峻的男人,声音一点点变得悲凉,“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了。”

    陆时锋却说:“星羽,我知道你和庄蘅之间有成见,可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别墅起火那会,庄蘅还在老宅陪我母亲……”

    “那就是杜淑娴和她联合起来骗你。”

    “我母亲不会说谎话,人命关天,她心思太简单,这么大的谎言她藏不住。”

    “所以,说谎的那个就是我?”苏星羽的声音一点点悲凉。

    陆时锋痛惜地抓着她的手:“我知道你心里恨我,也恨庄蘅生下我的孩子,还恨我母亲一直不喜欢你。星羽,以前你不管怎么骗我也好,我不让你摄影你却阳奉阴违,明明没坐过云霄飞车却假装坐过……这些都是小事情,只是这次,你不用骗我的。不管火灾是怎么起的,你的脸是怎么受的伤,在我心里你都永远是那个最好看的星羽,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他的声音一字字散在风里。

    游乐园里熙熙攘攘,小丑吹喇叭的声音、棉花糖的叫卖声、孩子们嬉闹的声音……

    仿佛都成了背景。

    苏星羽静静望着眼前的男人,初秋清冽的风吹拂着她的发丝,让她看上去就像一只脆弱萧瑟的鸟儿。

    原来,说一千道一万,他总归不信她的。

    她一点点地去掰他的手,把自己被他抓住的那只手臂掰出来,随后,卯足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

    仿佛时间都凝固。

    陆时锋的头被她打得偏到一边去,再转过来时,锋锐的薄唇唇角有分明的血迹。

    她一双清冷的眸子盯着他,说:“这巴掌,是四年前的。”

    说完,转身,往他的反方向而去。

    游乐园里人流如梭,庄蘅就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震惊地看着这一切。

    苏星羽与她擦肩而过,顺手捡起了地上被她踩脏的那只口罩,重新戴回了自己脸上。

    口罩熟悉的触感轻抚在皮肤上,代替了他冰冷的手指,也仿佛戴上了一层盔甲。

    她迎着冷澈的光线抬起头,她,又是那个无坚不摧的苏星羽了,那个失去了挚爱的男人、却依然能好好活下去的苏星羽。

    在她的心里,那段感情,那个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早就已经死了。

    走了很远,才在一颗高大的白桦树边坐下,白桦树金黄的叶片随着微风飘浮到她单薄的肩上,如下了一阵碎金色的雨。

    她蜷曲着身体,把一张小脸埋在两臂间,久久没动。

    好半晌,一直肥肥短短、胖乎乎的小手伸到她面前,轻轻碰了一下她:“妈妈妈妈。”

    她抬起头来,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小晗,一只小手上牵着五彩缤纷的气球,另一只小手有些担心地牵住了她的手。

    “妈妈,你是不是在库?”

    “嗯?没有。”苏星羽后知后觉地抹了下眼睛,擦去那一点点湿润,抬起头来,见到跟在孩子身后的欧阳熠。

    “我带小晗玩了碰碰车回来,怎么也找不到你,原来你一个人躲这边来了。”变幻莫测的阳光下,欧阳熠的笑容也变幻莫测,“怎么了小姑娘,是不是迷路了,害怕得哭鼻子了?”

    她被他逗笑:“你才害怕。”

    他也笑,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用很低的不惊动小晗的音量说:“我看见他和庄蘅了,也看见你打他一巴掌。星羽,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你有我,有小晗,我们一家三口好好生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