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第355张 标本室

    怀中那个哭得差点脱力的小家伙还真就点了点头,奋力迈动一双小短腿,想朝一个方向去。

    苏星羽吓得把他抓紧:“小晗不要!”

    她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但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怎么能找到小玦?到时候找不到人,反倒激怒了陆时锋,恐怕会出大事!

    可陆时锋却很坚决,一只手稳定有力地拉开苏星羽的手,把她的手牢牢抓在掌心:“星羽,你不用担心,我们跟着小晗一起去。”他既不想伤害她,也不想错过这个找儿子的机会,只好这样处理。

    苏星羽拼命地去挣他:“你混蛋!”

    他的神色微暗,静了静,却只说:“再不走,小晗就要跑不见了。”

    视线所及之处,那个小家伙一颠一颠地就要跑远,穿着蓝白条纹病号服的小背影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混入巨大的医院中消失不见。

    苏星羽急了,顾不上再和他争,只好被他拉着一起往孩子的方向去。

    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还被保镖们制住的欧阳。

    她对陆时锋说:“你至少把欧阳放了!”

    陆时锋不耐烦纠缠这些细枝末节,轻轻做了个手势。

    那边的保镖立即就松开了对欧阳的压制。

    欧阳熠一得自由,也朝这边追了过来,与他们一起往小晗的方向去。

    陆时锋十指紧紧扣住苏星羽的手,步伐很快,一边走还一边不忘冷冷对欧阳:“你别跟着我们。”

    “我是小晗的爸,你让我儿子陷入危险,我怎么能不跟着?”欧阳熠理直气壮,一把就牵起了苏星羽另一只手,对陆时锋龇牙,“你放开我女人!”

    “我女人”,这三个字刺痛了陆时锋的心。

    他把苏星羽的手抓得更紧,硬生生的就像要捏断。

    苏星羽痛得厉害,但不想跟他争,这两个男人都是神经病,小晗都要跑没影了他们还在吵这个!

    她生怕自己加入他们的战团,一吵起来更没完没了,于是只顾沉默着往前赶,视线寸步不离前方不远处那个穿着病号服的小小身影。

    小晗一边哭一边抹眼泪,一边抹眼泪一边颠颠地往医院深处跑。

    跑着跑着,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忘了哭,眼泪渐渐止住了,他一双小短腿却更卖力地跑着,偶尔停下来东张西望,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陆时锋你神经病吧,”看见小晗这副模样,欧阳熠又忍不住对陆时锋冷嘲热讽,“你把我儿子当寻人犬用还是怎么的,你真当他能找到啊?到时候找不到你和庄蘅那个儿子,你可别拿我家小晗出气!”

    陆时锋冷戾地看了他一眼:“你们两个说谎,小孩子不会说谎。”

    那蠢萌蠢萌的孩子说得再明白不过,小玦很害怕!

    他根本不信一个没碰见过小玦的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望着他冷戾的眼神,欧阳熠的唇角却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来,他牵着苏星羽的一只手轻轻晃了下:“星羽,看来你说什么他都不会信了。”

    苏星羽的心没有激起一丝波澜,也许早就痛到麻木。

    她不想去听,也不想去思考任何和陆时锋有关的事了,此时此刻,她满心满眼只有小晗,一定要和小晗平安离开这里。她告诉自己,这不是逃避,拼命隔绝掉陆时锋那些伤人的话,强迫自己集中精神思考着,等到待会小晗没找到小玦,她和欧阳到底该怎么带着孩子突围出去?

    小晗跌跌撞撞地跑进了医院的实验大楼。

    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气味混合着说不清的臭味漂浮在空气中。

    这幢楼在医院的背阴处,明明有六七层高,阳光却一缕也透不进来,明晃晃的大白天走进来就是一股阴冷之气。

    就连苏星羽,也打了个寒颤。

    “小晗……”她开口,才想叫小晗不要往里走了,就看见小晗忽然倒退了几步,怔怔地望着什么东西,就好像被吓住了似的,浑身不动了。

    她连忙挣脱陆时锋和欧阳熠的手赶过去,一抬头,也被吓住了。

    只见孩子盯着的是一间幽深的标本室,入口处巨大的玻璃缸里,用福尔马林浸泡着一具死人的尸体!

    尸体被开膛剖肚,只剩一部分的皮肉和骨骼,胸腹腔的内脏都被掏出来,偏偏一双死白死白的眼睛盯着正前方,也就是他们进来的方向!

    “啊!”苏星羽也被吓住,小小惊呼了一声。

    小晗朝她身边靠了靠,一双冰凉的小手抱住了她的腿。

    他们身后的陆时锋、欧阳熠连同几个保镖也赶了过来,望见眼前这间屋子,都静了一瞬。

    “这标本做的,真是,毫无美感。”最先发话的是欧阳熠,嗤笑一声。

    气氛仿佛轻松了些,但苏星羽还是很紧张,她不想让孩子受到这样的惊吓。

    她低头对小晗说:“小晗,我们回去吧。”

    小晗抱着她的那双小手明明在发抖,可是,犹豫了一下,却坚决地摇了摇头。

    “小玦……小玦很害怕……”他还是那句话。

    “小玦在这间屋子里?”陆时锋问小晗。

    小晗扁了扁嘴,点了点头,又小声说:“小晗……小晗也好害怕。”

    苏星羽心疼得想哭,弯腰把孩子抱进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替他遮住扑面而来的死尸标本那骇人的视线。

    谁料这时候陆时锋忽然啪的一下开了灯,那日光光似乎不好,闪烁了半天只亮了不远处的一个,幽幽的惨白色的光照下来,也让他们看清了身处的这个空间——除了正前方的死尸标本,四面八方都是各种各样的死尸标本!

    苏星羽无声张嘴,好不容易把脱口而出的惊呼声压回去,身体也不由自主颤了一下。

    欧阳熠大怒:“陆时锋,你有病!”

    陆时锋却根本不理他,只埋头检查标本室的每一个角落,寻找着自己的儿子。

    苏星羽抱着小晗抖了一会,缓过神来对他说:“小晗,我们回去吧,别怕。”

    她看了一眼欧阳熠,欧阳熠已经不动声色地往外移了几步,正好卡在跟在他们后面的几个陆家保镖身侧,打算为她和小晗创造逃跑条件。

    但小晗却挂着泪珠又摇了摇头:“小玦……小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