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庄蘅,错得离谱

    她的声音悲戚,对着他又踢又打,不顾一切想要挣脱他的禁锢。

    他却一下子就听出她的声音,就连她踢打人的动作也那么熟悉——是他的星羽!他的星羽回来了!

    陆时锋激动得就连手都微微发抖,紧紧抓着她说:“星羽,真的是你!你还没死?四年前的那场大火你逃出去了?”

    四年了!

    四年来的痛苦煎熬,磋磨悔恨,无数个夜里的辗转反侧……

    他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去换她活过来,再像当初那样浅笑盈盈地叫他一声陆时锋,老天爷是不是听到了他的愿望,所以才把她送回他的身边?

    他紧紧把她抱进怀里,不顾她的挣扎,就像抱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稀世珍宝。

    “星羽,星羽,星羽……”他喃喃地说,嗓音沙哑,不能自已。

    可她挣扎得越发厉害,发了疯似的打他,去踩他的脚:“陆时锋你这个畜生!你到底把小晗怎么样了!我的小晗是不是在手术室里?你还我小晗!”

    小晗?陆时锋微微愣了一下,想起手术室里另一个孩子:“你说那个给小玦提供心脏的是你的孩子?!星羽,你怎么会有孩子?!”

    他神色严肃起来,抓着她的胳膊,抓得她很疼。

    果然……

    是给刚刚跑出去的那个孩子提供心脏么……?

    苏星羽只以为小晗死了,怔怔地望着他,泪水一串串落下来:“陆时锋……你好狠的心……小晗、小晗他是……”

    “妈妈!”忽然,手术室的方向传来一个高亢的小男孩的声音。

    苏星羽心头就像有春雷绽开,刚刚还乌云密布,转眼就被希望之光填满,她几乎是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去,看见一个蠢萌蠢萌的小男孩站在手术室淡绿色的门口,眼睛里还挂着泪水,朝她扑了过来——“妈妈!”

    “小晗!”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挣开了陆时锋,蹲下身紧紧地抱住那个孩子。

    “小晗你没事吧?!”她又哭又笑,“感谢老天爷,感谢你还好好地活着……”

    手术室外的走廊上,不远处目睹了这一切的保安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就是刚刚告诉苏星羽“孩子的遗体在里面、节哀顺变”的那个,可是他也被弄懵了——心脏移植手术,用的不都是死尸么?!怎么会有人用活人做这样的手术!这是救活一个死一个啊!是犯法的!他脸色苍白,发现自己好像无意间窥见了什么天大的秘密,吓得两条腿都打颤。

    他身边,站着的是欧阳熠。

    此时,这个俊美的男模也一步步走上前去,站到苏星羽身边,看着陆时锋说:“好久不见了,陆总。”

    陆时锋的脸色阴沉得就像要滴出水来,他刚刚还沉浸在和苏星羽久别重逢的巨大惊喜中,可一转眼她就冒出来个儿子,还冒出来个欧阳熠!“你和星羽是什么关系?”陆时锋盯着他,一字一字从齿缝发出。

    欧阳熠笑得疏懒,眼眸深处却一点也没放松戒备,说:“我和星羽在一起了,小晗是我们的儿子。”

    一句话,如一记重锤敲击在陆时锋心上。

    “不,不可能,星羽不会喜欢你。”陆时锋说。

    欧阳熠说:“感情的事,谁知道呢?我还要谢谢陆总你当年那样虐待折磨星羽,让她对你彻底死心。对了,你有什么立场管她的事,我看新闻上说你早就和庄蘅在一起了,你们的儿子陆玦也都三岁了,你不好好过你美妻娇儿的日子,惦记别人家的女人孩子干什么?”

    陆时锋的眸光冰冷得就像要杀人。

    直到这时候,站在一旁震惊地望着眼前这一幕的庄蘅才回过神来,天哪……是苏星羽回来了?

    苏星羽那个千刀万剐的女人,不是四年前就该死了吗?!

    “是你救走了苏星羽?!”庄蘅三两步上前,语调尖锐地问欧阳熠,一张脸都要扭曲变形。

    四年前……

    四年前……!

    那个男人自从她在饮水机里给苏星羽下避孕药时起,就一直黄雀在后,火灾发生没多久,找她密谈,罗列她当年下药、纵火的种种罪证,要求她与他合作。那时候的欧阳熠说:“你别以为苏星羽死了就万事大吉了,是,陆时锋是没对谁产生过爱情,可他一旦知道自己被你欺骗了那么久、妻子也是被你活活烧死的,你觉得他还有可能娶你?对了,你的怀孕也是假的吧,一并揭穿的话,会不会很有趣?”

    当年的庄蘅被他威胁得很害怕,问他:“你到底想怎样?”

    “和我合作,你不亏,”欧阳熠笑眯眯地告诉她,“当年饮水机的手脚是我帮你这样,火灾现场的首尾也是我帮你重新处理过,不然你以为像陆时锋那么精明的人会查不到真相?你只要好好地配合我,等成了陆家的少夫人,随便透几个锋刃相机的商业机密给我就够了。”

    庄蘅这才发现欧阳熠的野心。

    恼怒他胁迫、利用自己的同时,心里也舒了口气。

    因为有野心的人就有弱点,有弱点就可以合作,各取所需,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确实没什么利益冲突。

    至于欧阳熠要的那些关于锋刃的核心商业机密?

    呵,等她能接触到的那天,怕是已经坐稳陆家少夫人的宝座了,到时候再想办法和欧阳熠周旋。

    于是,她答应了和欧阳熠的合作。

    庄蘅一直以为合作进行得很顺利,欧阳熠确实能干,很快就给她找了个婴儿来当她生下的儿子。虽然那个小婴儿不大健康,有先天性心脏病,可欧阳熠说:“有病的孩子才好,过个几年死掉了,你再生个亲生的不是顺理成章?要不然陆时锋有个长子,你将来的孩子该怎么办?”

    庄蘅觉得他想得简直太周到了,欣然接受。

    毕竟这婴儿是欧阳熠找来的,她也不希望一辈子都有这样的一颗定时炸弹在身边,能过几年就死最好。

    她原本以为欧阳熠真是个很理想的盟友,可是,当苏星羽出现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错了,错得离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