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这是你的命

    他拿了毛巾一点点清理她腿间的污秽,嗓音很淡:“省些力气,晚上还要打促排针。”

    她哭得声嘶力竭,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拼命拽动着连接床头的镣铐,不管不顾自己的手腕都要被磨破一层皮来。她伸脚狠命去踢他,去躲他来抓她的手,“我不要!陆时锋我不要!”她哭得身体都痉挛,“你别碰我,别碰我!”

    他却轻易捉住她胡乱踢人的腿,干燥有力的大手轻易地往下一压,就把她压回了床褥上。

    “再乱动,我把你的两条腿也一起铐起来。”他毫不留情地说。

    “你这个暴君!疯子!”她一边哭一边骂,却好像真正要疯的那个人是她,长长的发丝散乱,身上原本覆着的那件勉强蔽体的薄纱睡衣不知何时滑落到哪去了,她全身莹白细腻的肌肤都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他眼前,连同上面触目惊心的红色紫色淤痕,凌乱斑驳。

    “我叫你省些力气。”他嗓音微冷,在床边的盆子里又换了一次水,最后一遍把她腿间那些排污的痕迹擦拭干净,起身,去拿促排针。

    她再次尖叫起来,望着他的动作,小小的身子抖如筛糠:“陆时锋你别过来!别过来!”

    她不顾一切地想要蜷起腿,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拖开。

    他欺身而上,利用体重的优势狠狠压住她,随后把促排针熟练地扎进她的身体。

    她痛得哀叫一声,泪水又涌了出来,她说:“陆时锋,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他就着压住她的姿势,一把抛开针筒,略有些粗糙的手掌在她莹白细腻的身体上缓缓滑过,落在她温软的小腹上。

    “也许,这里已经在孕育一个生命了。”他低声说。

    她只觉得恐怖,泪痕满面地挣扎着:“陆时锋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这世界上愿意给你生孩子的女人多得是,为什么偏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他又冷笑了,望着她的视线如嗜血魔君:“你终于承认不愿意给我生孩子了?”

    “我没有!”她的泪流得更凶,语无伦次,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陆时锋我没有!我愿意的,我愿意!”

    “可你刚刚说不愿意。”

    “我那时候愿意的!”她哭哑了嗓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曾有一度她停了避孕药,确实是想着有朝一日可以与他拥有一个孩子。可婚礼上发生了那样的事,现在的她,全身心都在排斥他,又回到了最初不愿意给他生孩子的时刻。

    她不知道,如果再这样暴虐的折磨下怀上孩子,她以后该怎么面对那个孩子?

    可他却逼问:“现在呢?”

    她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哭声低哑,几欲气绝。

    他干燥的大手在她小腹上狠狠按了一下,让她痛得叫了出来,他说:“苏星羽,我不管你愿不愿意,别玩花样。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你怀上孩子,什么时候我就放你下床。”

    那张美丽的如花瓣般的小脸惊慌失措,绝望地看着欺在身上的他:“如果……如果我一辈子都怀不上了呢?”这才是最有可能的结局,医生的诊断不是儿戏,既然那么多医生都说她以后极有可能怀不上,那么她不孕的概率可以说是。

    但,陆时锋却说:“那就人工受孕,试管婴儿。”

    他的声音太果断,太当机立断,就好像这个念头已经在他心里思考过无数次。

    她哭着,原来她一个活生生的人,真的比不过他的子嗣后裔重要,他根本不考虑她的感受,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一个孩子。

    “如果,如果试管婴儿也失败呢?”她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几乎是不知死活地挑衅他,“如果用尽所有的手段我都生不出来呢?陆时锋,就算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放我走吧!你去重新找一个身体健康能生养的女人结婚吧!求求你……”

    他冷冷地看着她,视线如寒霜:“所以,你心心念念琢磨的一直都是这件事?放心,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

    她不惜自毁生育系统也要逃离他身边,哪怕就算是惩罚,他也不能让她得逞!

    不能受孕?很好,“我会找个别的女人生孩子,养在身边,但你,永远是我陆时锋的妻子,陆家的少夫人,这一生,这一世,这就是你的命。”

    她身子剧震。

    他刚刚说什么?

    如果她实在生不出,他就找个别的女人生孩子?!

    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陆时锋,你这个畜生!”她的心就像被人丢进油锅里煎熬,疼得撕心裂肺,她又拼命地拽动着拷住自己的锁链挣扎起来,“你这个畜生,你这个畜生!你这个畜生!放我走……放我走!”

    但他,只是俯身,凶狠地掠夺她。

    她痛得就像在地狱里挣扎,分不清是身体的,还是心的。

    被高高拷起的手腕早就在一次又一次的折磨中失去了知觉,只有一滴滴温热血腥的液体落下来,沾在她的面颊边上,提醒着她伤势越来越重。她就像一只被人撕碎的破布娃娃,当一切的狂风骤雨都结束的时候,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虚弱地看着天花板。

    整面墙的卧室落地窗外,忽然电闪雷鸣,暴雨如世界末日般砸了下来。

    卧室外,传来敲门声,还有桂妈提高了音量在唤:“少爷,庄小姐来了!”

    庄小姐?庄蘅?

    床上的女孩子思绪里麻木地闪过一个名字,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窗外依旧雷声大作,她听见身边的男人对外面说了一句什么,外面又答了一句什么。

    所有的声音如流水般穿过她的耳膜,没留下一点痕迹。

    身边的男人起来,下了床,走出卧室关上门。

    她蜷缩在丝缎大床的小小一角,麻木地听着落地窗外的风雨大作,身上很冷,痛楚一丝丝麻木,那是一种近乎飘浮在半空中、不知死活的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推门回来。

    “庄蘅怀孕了。”他走到她身边,俯视着她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