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谁勾引谁

    庄蘅的嗓音温婉,还隐隐带着焦急,一点都不复刚才的得意和恶毒:“没有,时锋。她要是存心躲起来不想见你,我们是找不到的。也许她一直对秦牧余情未了呢?现在两个人还不知道在哪里花前月下。时锋,放过她吧,让她和所爱的人在一起。”

    苏星羽在大礁石后又惊惶又着急,奋力想要挣开被秦牧捂住的嘴,却怎么也挣不开。

    秦牧的另一只手不安分地贴着她的腰,不过总算是被近在咫尺的陆时锋吓了一跳,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

    苏星羽更用力地挣扎,她好想大声呼救,好想告诉陆时锋她就在这里,她是被迫的,不是故意和秦牧在一起的!

    可受制于人的她什么都不能做。

    大礁石那头,陆时锋的嗓音如万年寒冰,又似凝聚着巨大怒火:“她不会和秦牧在一起的。”

    可庄蘅却说:“时锋你别自欺欺人了,要是你相信她不会和秦牧在一起,为什么要带着人来这里找她?非要亲眼看到她和秦牧在床上你才……”

    “住口。”陆时锋一声冷喝。

    庄蘅被吓得一下子就住了口,他周身的杀气让她不寒而栗。

    陆时锋的眼眸暗沉,心中烦躁,他今晚原本是约了一家重要合作方会面,庄蘅作陪,可席间他的司机却匆匆走进来把苏星羽的手机递给他,说:“这是苏小姐掉在公交车站的,有人捡到了,按照通讯录里的号码拨过来归还的。”

    陆时锋接过手机,也看到了手机里的最后一条简讯。

    是秦牧发给苏星羽的,上面写着:想你了,今晚不见不散。

    他当时就变了脸色,站起身命令司机与他一起去找苏星羽。

    庄蘅当时也站起身子,对他说:“时锋,你别太着急了,这年头的女人水性杨花的多的是,她只不过是去私会旧情人而已……”

    陆时锋一眼扫来,就像要吃人。

    庄蘅心中怦怦狂跳,不知道他竟比她想的还要紧张苏星羽,这次她一定要解决掉苏星羽这个大麻烦!

    戏都演到这步了,她顾不得那么多,为了最后的胜利,她厚着脸皮陪他来找苏星羽,还特意换了双运动鞋,做出一副努力的样子。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掐着时间让人送手机给陆时锋的,都这个点了秦牧应该早就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可到了别墅这边才发现秦牧竟然不但没搞定苏星羽还让苏星羽给逃了!这个废物!

    庄蘅心中咒骂,不得不给他们制造第二次机会,此时她只希望秦牧能给力点,快点把苏星羽给强了!

    “我们到那边再找找看吧,”庄蘅指了个远处,决定多给苏星羽和秦牧制造点时间,“那边我刚刚还没来得及找呢。”

    陆时锋点头,就要走。

    大礁石后,苏星羽急得都要哭了,秦牧就紧紧贴在她身上,她甚至能感觉到他下身某处恶心的东西就顶着她不放!

    她无法想象如果陆时锋现在走开,她将遭遇的会是什么。

    耳听着大礁石那端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苏星羽什么都顾不得了。

    人急起来的时候潜力是无限的,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狠狠一口就朝秦牧捂住她嘴的手咬去!

    “啊!”秦牧痛叫一声。

    “时锋!”苏星羽与此同时也叫了出来,不管不顾地往大礁石外跑去,“时锋!陆时锋!”

    大礁石外,原本已经往反方向走去的陆时锋霍然顿住脚步,转身。

    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映在他挺拔的侧脸上,看上去宛若远古神魔君临天下,他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就足以让她感到心安。

    她拼命地往他身边跑,忘记了脚上的伤,也忘记了自己还衣衫不整,她满心满眼都只有他,就好像他是这个凛冽冬夜渐沉的光芒下唯一的一线光亮。跑着跑着,她脚下一个踉跄,就要摔倒。

    陆时锋眼疾手快上前几步,俯身接住她。

    “陆时锋!”她整个人扑进他怀里,死死地抱住他,纤小的身体就像那天坐云霄飞车似的止不住发抖,可怜巴巴的,就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

    陆时锋在看到她手机短信那一瞬间产生的滔天怒火,在这一刻全被怜惜和心痛取代。

    “我真恨不得掐死你。”他低头望着她,声音很冷,动作却小心翼翼的,抱着她,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到她单薄的背脊上。

    她这时候才知道哭,泪水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流,肝肠寸断,说不出话。

    他抬起她苍白小巧的面颊,问:“秦牧呢?”

    她却依然只是哭,一边哭一边摇头,如今只要一提那个男人的名字都让她觉得恶心。

    陆时锋不再问她了,对随行人员使了个眼色。

    随行的司机和保镖们沿着大礁石搜过去,不久就把藏在礁石后面、正偷偷摸摸准备逃跑的秦牧揪了出来。

    秦牧的衣衫和苏星羽一样不整,衬衫扣子全部解开,腰间的皮带也不见了,裤子松松垮垮地半褪到大腿,下身某处丑陋粗长的部位耷拉了一半在裤子外面,被站在一旁的庄蘅看见,赶紧嫌恶地别过了脸,尖声叫:“赶紧给他拿个东西遮上!太恶心了!”

    保镖们直接把秦牧的衬衫扒下来,给他挡住了胯间的那物。

    苏星羽还在陆时锋怀里抽泣着。

    陆时锋的手臂紧紧环着她,一双如狼般冷锐的眼睛却死死盯着秦牧,就好像要在他身上烧出一个洞来。

    秦牧健壮的身体在他无声的注视下开始发抖,背脊上凉飕飕的全是冷汗。

    “陆时锋,不,陆先生,陆少,这个事不怪我啊,”他抬起头来,膝行两步,乞求地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都是星羽,你她勾引我的!对,就是她先勾引我的!”这倒不是他和庄蘅商量好要构陷苏星羽,而是,人在危险关头的一种本能,像秦牧这样的人,遇到危险的第一反应就是推卸责任。

    主动强迫陆少的女人?

    和陆少的女人主动勾引他?

    罪名孰轻孰重,他分的很清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