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老夫人的礼物

    陆时锋微微眯了眯眼,这小子的消息倒快,他们前脚才从订婚宴现场出来,电话就追进来。

    他侧头看了一眼苏星羽,嗓音不善地问厉雷:“你又和他们几个赌了什么?我警告你,要是敢拿你嫂子作赌,我饶不了你。”

    他还不了解那个臭小子的秉性?厉家的这个二少爷就是属泥猴子的!吃喝嫖赌样样都全了,什么事干不出来?

    宾利车后座上,苏星羽听他说“你嫂子”几个字,知道是在说她,不禁微微红了脸。

    她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也不知道他在和人说什么,只是他话里话外的维护让她的一颗心就像有蜜糖流过。

    电话那头,厉雷夸张地叫屈:“我怎么敢拿嫂子赌?我不要命了我?时锋大哥,就说你带不带嫂子来吧,让我们兄弟几个认识认识,以后她出门在外也好有个照应不是?对了,云峰打算叫妹妹也过来,还有阿岚的女朋友,你放心,都可以陪嫂子玩的,她不会觉得无聊的。”

    陆时锋想了想,厉雷的这群兄弟虽然个个爱玩,但身家、能力倒确实一个赛一个的不错,其中的杜云峰还是他母亲的娘家人。

    让苏星羽多和他们熟悉熟悉,有好处。

    于是答应:“地点我定,去拉法莉叶会所,晚上七点。”

    要是让那帮孙子定,谁知道他们会使出什么鬼花样来?陆时锋小时候吃厉雷的亏吃的太多了。

    “好好好,你定你定。”只要他能答应带苏星羽出来,厉雷已经很满足了,当即笑得没口子地答应。放下电话,对身后一群眼巴巴等着消息的兄弟们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耶——!”一群人欢呼起来,能见到陆少的女朋友了!他们都很好奇这块千年寒冰木的女朋友会是什么样的啊!

    陆时锋那边也挂了电话,吩咐司机:“去拉法莉叶会所。”

    苏星羽从刚刚的电话里揣测出一点事情的来龙去脉,于是问:“我们晚上是有什么活动吗?”

    陆时锋说:“一个小派对,在我的场子举行。来的主要是厉雷和他的一帮朋友——厉雷你见过的,上次在我生日宴上那个厉家二少爷,厚脸皮问你要两块蛋糕的。当心着点,虽然我们两家是世交,他人品也靠得住,但平时非常不着调……而且,他家是黑|社会。”

    三两句话就把厉雷的背景交代完了。

    “黑……黑-社会?”苏星羽有些懵比,在她短短二十年的人生里,总觉得这种词是电视上才会出现。

    她从记忆里搜出那个笑得一脸明媚的俊朗少年,阳光得仿佛能当联合国亲善大使,这样的人,居然能是黑-社会?!

    “对,而且是很厉害的黑-社会,”陆时锋补充说,“厉家是海外最大的华人地下势力组织,而且厉雷的舅公还是意大利黑手党教父。”

    苏星羽无语了,真是自从嫁给陆时锋后,每天的生活都好刺激啊……

    隔壁邻居是夏绫这样的大明星,派对来宾是厉雷这样的黑-社会……

    她晕晕乎乎地跟着陆时锋到了拉法莉叶会所,下了车。

    这家会所是陆时锋的私产,平时不对外开放的,只用来招待重要宾客和举办一些私人派对。

    它坐落在一处清幽的街道深处,正门静谧,推开后却别有洞天,整体内部装饰是中西合璧的复古风格,经过名家设计师精心设计,各种元素融合得极其完美,没有一丝一毫的突兀感,反而显得浪漫而奢华。

    会所方面已经接到了消息,为两人奉上最好的酒水点心,躬身退下。

    时间还早,别的客人都还没来,苏星羽打量一眼宴会厅里奢华考究的装饰,有些局促:“陆时锋……待会见你的朋友,我就穿这身合适吗?”

    她身上依旧是出门时那身白t恤和牛仔裤,走在大街上虽然很正常,可是出席派对那就非常奇怪了。

    陆时锋瞥她一眼:“挺好看的。”

    他喜欢她穿任何风格衣服的样子,风情万种,美不胜收。

    可苏星羽却要哭了:“你该不会真要我穿成这样去见客吧?万一别的女孩子都穿得很漂亮,我、我……我好尴尬的呜呜呜。”

    看着她委屈的小模样,陆时锋的眼眸深处隐隐掠过一丝笑意。

    是挺好看的没错,可他也没打算让她真的就穿这身去参加晚上的派对了。

    身为豪门后裔,什么场合该穿什么衣服的教导已经融入骨血,就算今晚是一群非常熟悉的世交家的年轻少爷小姐,不用穿得特别隆重,但稍微像样点的衣服还是要有。事实上,他能直接答应厉雷的派对要求、还直接把苏星羽带过来,就是因为手头正好有件现成的小礼服。

    他吩咐司机把一只包装得非常仔细的牛皮纸袋拿过来,递给她:“这是今天上午我回老宅,祖母让我带给你的。”

    老夫人带给她的东西?

    苏星羽伸手去接,触手十分柔软,拆开一看,竟是一袭流光满溢的山茶花旗袍,红得明艳的底上用别致的针法绣着姿态各异的山茶花,缤纷妩媚,繁而不乱,宛若一件传世艺术品。“这……”她望着那件旗袍,说不出话来。

    “祖母说,根据你的尺寸改过,她说现在的女孩子都爱短旗袍,所以给你也裁成了短款。多余的料子做了一只晚宴手包,也很美的。”陆时锋告诉她。

    苏星羽去牛皮纸袋里看,果然,一只红底华缎绣山茶花的晚宴包赫然在目,与旗袍一样,旖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奶奶真是费心了……”苏星羽感慨万千,上次回老宅时,老夫人就念叨着要把自己年轻时的那件山茶花嫁衣绣好送给她,没想到那么快就真的绣好给她了。她可不知道,这都要感谢上次杜淑娴在老人家面前的一闹,让老人家觉得必须表明立场。

    这件山茶花旗袍,不仅仅是赠她一件旗袍而已,而且是老人家对她宠爱的护身符。

    今天早上陆时锋去拿旗袍时,杜淑娴的脸色可难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