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蓝宝石耳环

    她心头一跳,转过身去。

    只见车库一侧的消防通道前,不知何时多出来两个人,云汐,夏苒苒。

    此时她们正一脸震惊地看着她,云汐更是指着她脱口而出:“你、你该不会就是陆总的那个女人吧?!”

    苏星羽不知该作何反应,承认,还是不承认?就这样承认的话她太不甘心,好不容易她才走到今天的地步,突然曝光身份会毁了她辛辛苦苦用自己双手赚来的一切的。可是不承认呢?被人抓到在陆时锋的宾利车旁,就算她咬死不认,说出去有几个人会信?

    正进退两难,忽然,听见附近又是一个声音响起——“星羽,快点,找到了吗?”

    苏星羽和云汐、夏苒苒三个女孩子都齐刷刷转头,看见车库的另一端走过来一个人,一身衬衫牛仔,肩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器材包,竟然是方洛华。他似乎没有注意到现场诡异的气氛,自顾自走到苏星羽面前,大大咧咧地说:“一百块钱而已,掉了就掉了,快点走吧,我的车子在那边,三脚架什么的都已经帮你放后备箱了。等会晚了要赶不上拍夕阳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帮你找到的机位啊。”

    苏星羽一脸懵比地看着他,什么情况?

    方洛华笑着向她眨眨眼睛,这才后知后觉似的看向云汐、夏苒苒:“你们两个怎么也在这里?”

    “你、你,她、她……”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云汐的话都说不完整,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瞪向方洛华,“苏星羽今天是要坐你的车去拍夕阳?”

    “是啊,怎么了?”方洛华一脸无辜地看着她,“不然你以为呢?”

    云汐无语了,她以为什么啊,她还以为苏星羽是要上陆时锋的车呢!没想到人家只是掉了一百块钱,在找钱!

    她一旁的夏苒苒,原本紧绷的脸色微不可查地松了松,吓死她了,当她看到苏星羽走到宾利车的时候还真的就以为她要上车呢!但是仔细想想怎么可能嘛,她怎么可能是陆时锋的女人?就算陆时锋的品味再糟也看不上苏星羽吧,没胸没臀没家世的,哪点比得上庄……不,哪点比得上她夏苒苒了?!

    就连她夏苒苒都比不过,还妄想去抢庄蘅的男人?

    “原来是掉了一百块钱啊,真是不走运呢,”夏苒苒笑了,不怀好意地看向苏星羽,“不过呢,这个车库这么大,倒也是巧,你不去别的地方找钱偏偏要到陆总的车子边上来找,该不会是存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吧?”她和云汐两个人,在听说陆总载女人上下班的八卦后,决定下班后偷偷来这里盯梢,看看到底是哪个女人那么不要脸竟然敢勾引陆总。等她们看清了那个女人,回头报告给庄蘅,岂不是大功一件?

    谁料到,没看到那个女人却看到了苏星羽,真扫兴。

    苏星羽一张精致的小脸紧绷着:“夏苒苒,你嘴巴放干净点,别用你自己的龌龊心思去想别人!”

    “你!”夏苒苒涨红了一张脸,恼羞成怒,仿佛内心有什么最隐秘的事被她揭破。连她自己都不敢深想,在这里等着截人是不是存了几分和陆总偶遇的心思,既然别的女人都能成为陆总的情人,那么,她夏苒苒又为什么不可以?只要巴结上了陆总,那可是享不尽的富贵啊……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这次出声的是方洛华,“都在车库里呢,吵什么,让别人看我们摄影中心的笑话。”

    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苏星羽:“星羽,走吧,一百块钱找不到就找不到了,我等会请你吃晚饭好好安慰你。”

    苏星羽感激地对他笑了一下,就真的跟着他离开了宾利车附近,一路往他停车的地方走去。

    转过几个弯,方洛华把她拉进紧急通道,背靠着墙长吁一口气:“呼……吓死我了,我好久没说过谎了。”

    苏星羽也抹了一下虚汗,看着他“真谢谢你赶过来解围,你是怎么想到来帮我的?”

    “我看见你在茶水间外面摘下了那对蓝宝石耳环。”方洛华狡黠一笑,说。关于陆总女人的风言风语,这几天传得到处都是,最新的流言就是说那女人穿了一件白衣服,戴蓝宝石耳环。其实公司里还有好些女人是戴蓝宝石、啊,也可能是蓝水晶之类的耳环的,但没谁像苏星羽这么紧张,听到个风吹草动就直接摘下耳环藏起来。方洛华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他平时看上去虽然大大咧咧的,可当摄影师的有几个观察力弱?当即就留心上了。

    苏星羽听他这样说,愣了下,苦笑:“看来还是我疏忽了。”

    “你真的是陆总的女人?”糊弄过了云汐和夏苒苒,但方洛华自己的好奇心也爆棚,“星羽,我真是太震惊了,你看着不像那种……啊,对不起。”方洛华的神色有些复杂,尴尬、惋惜和不解,各种情绪混在一起。

    苏星羽知道他想说什么,无非和其他人一样,把她当成了陆时锋的情妇。

    她心里有些难过,别人这么看她没关系,但方洛华算是整个摄影中心为数不多的几个从她刚刚进公司起就对她释放善意的,她真的不想在他心里留下什么不堪的印象。“洛华哥你相信我,”她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陆时锋在一起是有苦衷的。”

    “再有苦衷也不能糟蹋自己,”方洛华难得严肃,“星羽,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苏星羽摇了摇头,勉强笑了一下:“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啦,陆时锋对我……”她微微犹豫一下,才说,“还不错。另外,我也不是贪图他的钱才和他在一起,我……”她本想说,从认识陆时锋到现在从没用过他一分钱,可转念一想,虽然没动用过陆时锋给她的那张副卡,可身上的衣服、晚上睡觉的房子、一日三餐……哪样不是靠陆时锋养着?想要说什么,竟然没底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