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爱是不顾一切

    苏星羽有些头疼:“小绫没事,我自己会处理。”

    她可不想这女孩子掺合进来,相处了那么久,她对这女孩子的战斗力多少有些了解,凡事只要一插手,绝对鸡飞狗跳。

    夏绫却不依不挠:“你那么笨,怎么处理得好?还是我来帮你。是不是他们几个欺负你了?”说着上前几步,用一双漂亮的眼睛倨傲地扫过对面的三个人,趾高气昂得就像个不讲理的公主,“你们快点给星羽道歉!”

    云汐和夏苒苒还没什么,庄蘅却受不了这样的颐指气使。

    哪怕她面对的人是夏绫,她不愿意起冲突的对象,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希望自己灰溜溜地唯唯诺诺。她暗自吸了一口气,抬起头,以自己最从容优雅的表情微笑着面对夏绫:“夏小姐,这只是一场小误会,这片场地是我们先占了,谁知道苏星羽不讲先来后到,逼我们让出来?她没说是和你一起来的,所以我们几个当锋刃摄影中心的内部矛盾在处理呢,如果知道是你要用场地,都不用苏星羽说,我也会主动把场地让出来的。”

    她自以为这番话说得足够委婉,给足了夏绫面子。

    可夏绫根本不耐烦听这些弯弯绕绕,唯一听出的意思就是星羽看中的场地被这帮人占了,这帮人还欺负星羽。

    至于什么先来后到?她夏绫的字典里没有这几个字。

    “你们收拾东西赶紧滚,”夏绫更倨傲了,举起手里一直把玩的骑马长鞭,“滚得远远的!”

    “夏小姐,你不要太过分。”眼见夏绫的鞭子都要杵到自己脸上,庄蘅忍不住说。

    “我就过分怎么了?”夏绫是一点就炸的暴脾气,而且这些年来被人众星拱月当公主般伺候着,几曾被人这样顶撞过?当即想也不想,顺手就一抖鞭子朝庄蘅抽了下去,暗红色的鞭影在金秋绚烂的层林中划过一道虚芒,正正地落到了庄蘅身上!

    “呀!”庄蘅痛得叫了一声,本能地捂住了脸。

    “庄小姐!”一旁的云汐和夏苒苒失声惊呼。

    就连苏星羽也惊呼:“小绫!”这熊孩子,怎么说抽人就抽人?!

    几人呆呆地看着夏绫和庄蘅。

    夏绫似乎也没想到这一鞭子抽得这么严重,微微愣了下,然而转瞬间就恢复了倨傲的神色,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而庄蘅呢,半侧着头捂着脸,上身一袭洁白如雪的真丝长袖衬衫已经裂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最可怕的不是这道口子,而是庄蘅捂住面颊的手指间正缓慢地渗出血来!

    “庄小姐,您的脸……?!”云汐和夏苒苒都要吓傻了。

    夏绫却一脸的无所谓,还冷嘲热讽:“我最不喜欢别人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希望你受了这次的教训,以后别再惹我。”

    苏星羽扶额,小绫你这是天生的闯祸精体质啊!

    她看着淅沥不断的血迹染红了庄蘅保养得极好的手指,轻轻拉了下夏绫的衣摆:“快找医生吧,她脸受伤了,可别留疤。”

    夏绫气:“星羽你是不是傻?她留不留疤关你什么事,她刚刚还说你逼她让场地呢!留疤最好!哼。”

    苏星羽简直要叹息,虽然摸着良心讲,看见庄蘅破相她很解气,仿佛这些日子积压在心里的郁结一下子都散去,可人家庄蘅毕竟是庄家大小姐啊!庄家怎么说也是个豪门,闹起来也不是好玩的。

    果然,庄蘅看她们的眼神都变了,其中的阴沉和怨毒让人不寒而栗。

    夏绫又拿着鞭子指人家:“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挖出来?!”

    “小绫,挖眼珠犯法。”苏星羽简直拿这熊孩子没办法。

    夏绫却根本不怕,还是骄横至极地指着庄蘅:“犯法就犯法,怎么着?!挖了你两个眼珠子我犯法也值得!”

    庄蘅捂着血流不止的脸,嗓音幽寒如来自冥府地狱:“你们等着。”

    “有什么事冲我来,”苏星羽上前一步,把夏绫护在身后,“小绫只是为我出头而已。”

    庄蘅怨毒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快步离去。她没时间留在这里和她们耗,脸上的鞭伤还不知道怎么样了,要尽快治疗,免得留疤!

    看见庄蘅走了,云汐和夏苒苒也对视一眼,赶紧跌跌撞撞地跟着离开了。笑话,夏绫这个女魔头连庄蘅都敢打破相,弄死她们不是分分钟的事?她们可不想和这么可怕的女魔头近距离待在一起,明哲保身才是聪明的做法。

    眼见着她们走远,夏绫才有些无聊地把鞭子丢在地上,咕哝:“哼,跟我斗。”

    苏星羽严肃地教育她:“小绫你不能这样听到没有?怎么能一言不合就打人呢?这附近都是摄影师,万一有谁拍到这画面该怎么办?裴子衡不可能罩你一辈子,说不定哪天就有照顾不周的时候,你不能这么任性的,当心被人报复!”

    她板着脸说了一长串的话,夏绫却完全没听进去,反驳:“谁说子衡不能照顾我一辈子?子衡最好了。”

    “他……!”苏星羽差点就把陆时锋那次告诉她的“裴子衡不可能娶夏绫”的论调说给夏绫听,然而关键时刻惊觉,及时刹住嘴。谁知道陆时锋说的是真是假?那个男人的情商为零,还有人际交往障碍,以他的眼光去看男女感情问题怎么做得准?不过,她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应该先给夏绫打打预防针,于是和缓了语气,“小绫,难道你就从来没有裴子衡有照顾不到你的时候吗?万一哪天他工作太忙疏忽了呢,又或者你们吵架了呢?你总要学着自己照顾自己的,别什么事都依靠着裴子衡,女孩子啊,只有自己才最靠得住。”

    “那是你对陆时锋的爱不够坚定。”夏绫说。

    苏星羽的心脏蓦地发紧,诧然看着她。

    夏绫一个轻盈的转身,鸦青色的长发在绚烂的阳光下划出一片优美的弧度,她向后一到,轻轻巧巧地靠上一棵大树,对苏星羽说:“你呀,是对你家那个渣男神经病变态狂混蛋老公没信心吧?所以才总是想着靠自己。我对子衡有信心,他爱我,他会为我付出一切的,我啊,也会为他付出一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