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这把我能反杀他

    虽然他们想岔了,没把苏星羽有陆时锋这个大后台算进去。

    但结论却歪打正着,对极了。

    苏星羽好不容易赢了庄蘅一盘,心情愉悦,下班时还真想着要请苍洱吃饭。可纤细美丽的指尖刚刚移动到电话上,又改变了主意——她还有更需要请的人。“喂,蔺威龙,”她拨通一个号码,“你和欧阳熠现在在云端吗?一会下班我请你们吃饭。”

    “终于想起我们了啊,”电话那头,蔺威龙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背景音吵吵嚷嚷,“我在外面出活,欧阳那小子最近没事,不知道跑哪里浪去了,几点啊,在哪,吃什么?”他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又提要求,“我要吃肉!烤肉大餐!云端旁边的那个和牛烧烤就不错!”

    ……嗯,价钱也很不错。

    苏星羽在心里替自己的钱包默哀,蔺威龙一开口就是屠龙刀啊!

    不过,她倒是爽快答应:“好。”

    挂了电话又拨给欧阳熠。

    欧阳熠那边倒是很清净,隐隐似有松涛或海浪的声音。这个男人向来懂得享受生活,听闻她要请客,慵懒地笑了下:“好啊。”问了她时间地点,却皱眉,“烤肉?那种油腻腻的东西……星羽小美女,你知道本少爷是世界顶级的模特吧?要保持身材的你懂不?”

    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像欧阳熠这种超模,表面看着风光,私底下节食也确实辛苦。

    苏星羽倒真的忘了这茬,暗骂一声自己笨,对他说:“不好意思啊,这个地方是蔺威龙选的,你要是不能吃,我和他商量换一家吧。”

    “他故意宰你呢,”欧阳熠懒懒散散地笑,“和牛?得多少钱啊,这家是整个s城最地道的和牛馆,包你走着进去,躺着出来——被宰的。”

    苏星羽也肉痛,眉毛鼻子都皱成了小小的一团:“蔺威龙混蛋。”

    然而也只是嘴上骂两声而已,一个能在深更半夜接到她的求助电话、不问三七二十一就开车来相救的朋友,要吃一顿和牛怎么了?两肋插刀她也愿意请啊。

    那边,欧阳熠大发善心:“我给你找个又便宜又好吃又有素菜的地方——我吃素。”

    苏星羽说:“可是蔺威龙那边——”

    “放心,我找的那地方有肉,我去和他说。”

    可结果却是欧阳熠败下阵来。

    蔺威龙死活不肯让步,电话里冲欧阳熠直嚷嚷:“你要吃素你自己去吃,别妨碍本大爷吃肉,啊?艹,老子吃顿好的怎么了,星羽这小丫头不厚道啊,骗的我好苦!明明是陆时锋的老婆,非要装得一穷二白,不宰她宰谁啊!这叫精神损失费!”

    欧阳熠默了默,算了,不和爆发的活火山计较。他打了个电话给苏星羽,十分委屈地告诉她:“还是去那家和牛烧烤吧,本少爷就牺牲下,让着点蔺威龙。”

    苏星羽宽面条泪,这两位爷,还是要和她的小钱包过不去呀。

    晚上如约到了和牛馆。

    那是一家十分上档次的餐馆,主要经营和牛烧烤以及其他的配套烧烤、和牛餐品,室内装潢别具匠心,不设大堂,所有的位置都是在一间间独立包厢里,舒适幽雅。

    苏星羽走进去的时候,蔺威龙和欧阳熠都已经到了。

    蔺威龙还是随便穿着一身t恤牛仔,衣角处脏污的斑点昭示着他不知道又刚从哪个外景地跑回来。一见到苏星羽,他就怒气值爆表,战斗力冲天,叫过侍应生拿了菜单就照着贵的菜点,满满当当地坑了苏星羽一桌子。

    欧阳熠穿一身干干净净的休闲衬衫,襟口处解开了两颗扣子,一贯的性感迷人。

    他望着苏星羽笑,凑热闹似的叫了两瓶好酒。

    苏星羽肉痛得不行,她大致能猜到这两位的想法,不就是报复她没告诉他们自己是陆家少夫人么?可这顿饭还真不是花陆家的钱,陆时锋给她的那张副卡她一分都没动用过呢,平时的开销她都是自己赚多少花多少。这顿饭,她琢磨着,信用卡得还好几个月吧……

    破罐子破摔,她索性不去看价目表了,闭着眼睛给欧阳熠点了几样又贵份量又少的蔬菜。

    欧阳熠似笑非笑地看她:“够仗义。”

    苏星羽磨磨牙:“你们就可劲作吧。”

    欧阳熠使唤侍应生开了酒,端起敬她:“才知道你是陆家少夫人,失敬,失敬。”

    苏星羽看他一眼,想起陆时锋曾经的警告,欧阳熠到底是真不知道她的身份还是假不知道?不过,无论如何,她都不喜欢他现在说话的口气。“所以我一直不想告诉你们,”她眼眸微暗,对他还有蔺威龙说,“我希望你们拿我当苏星羽就好,而不是什么陆家少夫人。”

    蔺威龙“呸”了一声:“狗屁,矫情,你们有钱人的烦恼我真不懂。”

    欧阳熠倒是明白她的意思,又笑:“名利压身。不过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初相见时那个让我一见钟情的小美女,什么陆时锋夫人?呵。”

    他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苏星羽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这个人真真假假,让人难以捉摸。可他的话却那么温暖,就好像寒夜里点燃的一盏橘色灯火,让她知道,她这个人并不因为什么身份而被吞没。

    欧阳熠又喝一口酒,大约是有些微醉,一双勾魂的桃花眼静静地看着她:“那天陆时锋去接你时,打了我一拳,打得真狠,我肝痛了好几天。可是星羽,我还是那么喜欢你,该怎么办呢?”

    她摇了摇头:“欧阳,别开玩笑。”

    他是出了名的花心,就连拍照片时给他化妆的妆师他都能顺口调戏几句,所以对他的表白,苏星羽向来不怎么放在心上。

    一旁的蔺威龙也起哄:“小心陆时锋再揍你。我艹,星羽,你那老公揍人可真狠,一点都不像外界传闻中冷静克制的模样,所以说谣言害死人啊,他根本就是个疯子!”

    欧阳熠还算好的,大约是早知道陆时锋的秉性,挨揍的时候没还手。

    可蔺威龙当时不服啊,仗着自己体格好又是练过的,头脑一热就发起了反击,结果呢?

    反正人生三大错觉之一就是,这把我能反杀他……

    蔺威龙摇摇头,抓过欧阳熠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