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她有奢华衣裙

    云汐没想到一个小新人的口气竟然这样强硬,吃了一惊,上上下下打量她。

    见她穿一袭浅色薄纱衫子,一头干净的长发松松地束在胸前,清秀娟丽,静静的模样并不像什么很有来头的人。于是云汐嗤笑一声,更倨傲了:“你刚大学毕业吧?也只有你这种才出校门不久的愣头青最没规矩,连怎么做人都不懂。切,滚开。”

    说着,伸手就去推苏星羽。

    苏星羽往后让了一步,地方太小,却没让开,一下子就被云汐推出好几步远,踉踉跄跄地撞上不远处的另一张办公桌。办公桌的主人“哎呀”一声:“我的衣服!”

    几个人转头看去,这才发现是碰翻了一杯咖啡,深炭黑色的液体全部泼到了那个无辜的办公桌主人身上,把她一袭纯白色高档连衣裙染得一片狼藉。

    “对不起……”苏星羽连忙道歉。

    “呵,新人就是新人,毛手毛脚的,”云汐双手抱胸,在一旁说风凉话,“一来就毁了苒苒的衣服!你知道夏苒苒这身衣服多少钱么,巴黎当季最新款,你赔得起吗?”

    苏星羽刚刚嫁给陆时锋那会,就是因为穿的都是顶尖大牌被蔺威龙和苏星琪等人嘲讽为假货,她后来痛定思痛,觉得那些大牌不管怎么穿都扎眼,所以,如今在选择衣服款式上都很注意,虽然都是好料子好设计师,但全部走的私人订制,市面上不会有第二件的。

    如果不是极度识货的行家,根本看不出她穿的衣服有多奢侈。

    而眼前的云汐呢,显然就把苏星羽当成了一个买不起国际大牌的普通人。

    苏星羽也不解释,只对那个被她泼了一身咖啡的夏苒苒说:“真的很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是那个云汐推我。要不你忍耐一下,我去找件衣服给你换。”

    她身上没多少钱,又不想动用陆时锋那张副卡,琢磨着左右陆时锋每个月强制让管家给她准备很多新衣物——还有大量的衣物没拆封呢,都是一等一的款式质料,还有很多她不爱穿的顶级大牌,从那些里面找件合适的,让司机送来就行了。

    “你能找见一样的嘛!当随便什么衣服都能换呢?这么深的印子,也不知道还洗不洗得出来!”夏苒苒也不高兴了,口气有点冲。她是真的好心疼这件衣服,是她看中了好久,节衣缩食咬着牙才买的,还没穿几天呢,就被泼成这样!

    苏星羽耐心地说:“我赔你件差不多的。”

    她记得家里的衣橱是有件差不多的,没拆封,好像是这个款式的高端升级版。

    她的身材貌似也和这个夏苒苒差不多,应该能穿下吧。

    可夏苒苒却误解了她的意思:“真好笑。”

    低头,也不再和苏星羽说话了,用力地擦白色衣裙上的污渍。

    一旁的安娜有些看不下去,夏苒苒这摆明了是不敢得罪脾气火爆的云汐,柿子专挑软的捏,拿苏星羽撒气呢!“这也不全是星羽的错,”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安娜开了口,“苒苒你先找件衣服换上吧,你这件脱下来洗洗,也许能洗出来呢。”

    “不是那个贱人的错难道是我的错?”云汐说话很难听。

    苏星羽怒:“你说谁呢!”

    云汐:“谁接话就是说谁!”

    苏星羽忍不住了:“本来就是你推的我,怎么就不是你的错?要我说,我们一人赔夏苒苒一件!”她承认她撞人不对,可是她也不想便宜了这个罪魁祸首!

    “你想的倒是挺美!”夏苒苒身上那件衣服确实贵,就连云汐都肉痛,才不干。

    夏苒苒被她们吵得烦:“行了行了,谁要你们的衣服!这要是洗不出来,苏星羽你直接把钱赔给我!”她才不信苏星羽能赔出什么好衣服来,到时候吃亏的人还是自己,还不如要钱呢。至于云汐?云汐的刺头在部门里是出了名的,她可不敢真要她赔。

    苏星羽一窒,这就是传说中的欺生?

    凭什么不要云汐赔只要她赔?都欺负她新来的么?

    “我不赔。”她冷冷地说,就连几分钟前想要把自己更好的衣服拿来换给夏苒苒的心都死了,敢情一个个的看她好说话,都拿客气当福气呢!

    “你凭什么不赔?”云汐冷笑一声,帮夏苒苒说话,“撞了人别想赖账!”

    几个人越吵越凶,这时候,不远处的一间小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庄蘅一袭优雅套装从门里款款而出,精心勾画的眉眼扫了混乱的现场一眼:“出什么事了?”

    “庄小姐?”

    “庄小姐!”几个人陆陆续续地打招呼。

    庄蘅的视线刻意略过一脸不悦的苏星羽,落在衣衫狼藉的夏苒苒身上:“uy的当季新款呀,那么好看的衣裙,怎么不小心弄脏了。”柔和怜惜的语气,就像亲切地在话家常。

    庄蘅在办公室里的人缘很好,一听她的话,夏苒苒委屈得就连眼圈都发红了:“庄小姐您知道的,我这条裙子才买没几天呢,就被这个新来的泼了一身咖啡!这要怎么洗呀,万一留了印子怎么办,我这真是无妄之灾。“越说越难过。

    庄蘅优容一笑,伸手替她整了整衣襟:“我当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担心这个。别哭,跟我来,我那边有衣物先借给你换上,也都是当季新款的。你这件给我,我找人帮你去洗,我家的佣人们洗这类东西很专业,一定会还你一件干干净净、看不出一点痕迹的。”

    “真的?”夏苒苒的眼睛发亮,感激涕零,“庄小姐您真是太好了!”就连旁边的云汐和安娜也有些羡慕了,能借穿庄小姐的衣物啊,她那里的没一件不是高档大牌呢!

    庄蘅又微微一笑:“当然是真的。星羽刚刚进公司,一个小新人也不容易,你们就别为难她了。”说着,这才舍得转眼看了看苏星羽,“锋刃不比别的地方,你以后可别再莽莽撞撞的了,这次是正好被我撞上,但我也不可能每次都能恰好出现帮你。”

    苏星羽气闷,庄蘅这算什么?强行施恩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