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话里带刺

    可当着老爷子和老夫人的面,她又不能为这个斥责苏星羽,生生憋出内伤。

    上首,老夫人和颜悦色地看着苏星羽:“好孩子,多吃点菜,瞧你瘦的。”

    苏星羽还没什么反应,周围所有人都惊了——这么多年,他们只见过老夫人矜持不苟言笑的一面,何尝对任何一个陆家子孙嘘寒问暖过?这是陆墉和陆时锋都没得到过的待遇!他们惊疑不定地看着苏星羽,又看看老夫人,有眼尖的注意到老夫人的左手腕,几十年来惯常戴着的那只羊脂白玉镯果然不在了。而似曾相识的光泽,莹莹流淌在苏星羽的腕间。

    已经有见机快的反应过来:“是啊,时锋媳妇,多吃点,早日给陆家生个大胖小子。”

    苏星羽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

    生孩子的事,她还没想过,和陆时锋在一起那么久了肚子也没动静,说句老实话,她觉得很欣慰。她无法想象一段强迫的婚姻会带来怎样的孩子,就算她现在和陆时锋的关系有所缓和,但也仅只是一点点的缓和而已,谈论孩子还为时过早。

    陆时锋却不这样想。

    他微微侧头望着她,神色柔和。

    杜淑娴看在眼里,满心的愤懑如滚油煎熬,不行,她的孙子怎么能从一个卑贱的寒门女人的肚子里爬出来?她孙子的母亲,必须是个身份高贵的名媛!

    她忍不住开口:“这才结婚多久,急什么!过个三五年的再要孩子不迟!”

    老夫人不悦地看她一眼:“我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抱曾孙的那天。”

    杜淑娴委屈地喊:“妈!您身体那么好,肯定会长命百岁的!说什么呢,我才让人去买了些血燕,特意给您买的!等送到了,我立马下厨给您熬。”

    老夫人神色稍霁,这毕竟是她亲自选的儿媳,纵有千百样缺点,一片孝心总是在的。

    苏星羽垂眸,眼观鼻,鼻观心,不打算涉入这个话题。恰逢佣人送上一大盘金丝蟹,她就拿起一只掩饰地剥。没想到,这一下子又被杜淑娴找到了话题:“苏星羽,你是不是没见过螃蟹?这么迫不及待就要吃了?放下,我们陆家的螃蟹都是有专门的佣人剥的,你身为一个少夫人,再馋也不至于自己动手!丢不丢人?”

    一顿连教训带奚落,满桌人都静了下来,看着苏星羽。

    苏星羽很尴尬,她第一次来上门,哪知道那么多规矩?手里抓着一只金丝蟹,想要继续剥吧,怕坏了规矩;想要放下吧,那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耳畔传来陆时锋冰冷淡漠的命令:“帮我剥。”

    “啊?哦。”她下意识地应了,纤细的手指扒开蟹壳时忽然反应过来,他、他……

    是在帮他解围?!

    侧眼看他,见他淡漠的面容平静无澜,一如既往冷峻。

    一旁的杜淑娴脸色很难看,自己教训媳妇,却被儿子这样横插一脚,太不像话了!“家里哪个佣人剥得不比她好?”杜淑娴摆出母亲的架子斥责陆时锋,“你看看她,连蟹八件都不会用,剥得好什么螃蟹?你要吃就让香妈她们给你剥!”

    苏星羽的脸色微红,这才发现,不远处还有几个佣人手上端着托盘,里面放的大约是剥蟹的工具,一件件精巧得像是艺术品。正有一个佣人从桌上拿过一只金丝蟹,用托盘中的工具灵巧地剥了起来,动作优美又迅速,剥出来的蟹肉完整好看,远胜于她。

    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螃蟹,半天还没拆掉一小半呢。

    什么蟹八件?杜淑娴说得对,她根本不会用,不,她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就在满桌人或担忧或看好戏的眼神中,陆时锋说:“我就爱吃她剥的。”

    一句话,掷地有声。

    杜淑娴被噎得直瞪眼,而苏星羽的一颗心却随着他这句话定了下来。

    不就是剥个螃蟹吗,会不会用工具又怎么了,哼,她嫁进来前不用蟹八件照样吃过那么多螃蟹,哪来那么多破规矩!她在心里碎碎念,把满腔的怨念都发泄在螃蟹身上,低头垂眸神色专注,一心一意地剥着螃蟹。

    餐桌上安静下来,老夫人的眼神中有隐隐的担忧,而老爷子一脸的高深莫测。

    不少人都有意无意地看着苏星羽剥螃蟹,好像全世界就这一件事能吸引他们注意力。忽然,陆时旭轻轻笑了一声:“嫂子这螃蟹剥的,能赶上香妈一半了。香妈以前在养蟹场帮过工,是伺候人吃蟹的一把好手,嫂子来了也帮着伺候,是分担了香妈的工作量了。”

    话里话外,竟把苏星羽比做佣人。

    苏星羽心里不舒服,然而当着一大家子人的面不想闹得太难看,于是一边把剥好的蟹肉往陆时锋餐盘里送,一边半开玩笑地说:“你哥说男主外女主内,我照顾他是应该的。可要是换了别人,比如小叔子你,就算把金山银山堆在我面前哀求,我也不伺候。”

    陆时旭皮笑肉不笑:“我没结婚,不懂什么男主外女主内,但我瞧着爷爷奶奶恩爱了一辈子,爷爷可照顾奶奶了,舍不得奶奶弄脏一根手指头,倒不像嫂子你和大哥这样。”他从小承欢陆老爷子膝下,性子活泼嘴巴甜,很讨老爷子的喜欢,所以,说话也这样不拘束。

    苏星羽却不敢拿老爷子和老夫人说事,尽管心中委屈,也只得低头剥蟹。

    血红色的蟹壳在眼前浮光般流过,耳畔传来杜淑娴的冷嘲热讽:“时旭,你这话就不对了,你奶奶的身份何等尊贵,怎么能和苏星羽比?要我说呀,寒门小民就是寒门小民,自己也知道配不上我儿子,自然要做小伏低了。”

    一根蟹刺,扎进苏星羽的手指,疼得她咝了一声。

    她的眼眶有些发酸,自己一步步相让,话里话外帮着婆婆,婆婆却依然句句扎心。

    恍然间,身边的陆时锋抓起了她的手,她只觉得指尖一麻,被他含在了唇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