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另一个堂妹

    身侧,那名中年男人说:“查清楚了,陆时锋确实有胃病,而他和苏小姐的感情比我们之前以为的要好很多。另外,陆时锋已经开始怀疑您,还请您多加小心。”

    欧阳熠散漫一笑:“做大事的,哪有不冒一点风险的?恐怕我一踏进国内就被他盯上了吧。不过不要紧,就算他再怀疑我,也不回找到证据。”

    “是,”中年男人的声音更恭敬了,“我们的人手脚做得很赶紧,就算是那个服务生,也不知道幕后的主使者是您。”

    酒吧那件事确实是欧阳熠做的。

    那天,苏星羽带了小米粥,嗅觉敏锐的欧阳熠就第一时间怀疑陆时锋有胃病。他当即安排了一出好戏,试探陆时锋是否真的有胃病,同时试探他和苏星羽的感情。

    这些事,也许只是琐碎小事,但也许哪天这些不经意的小事就能成为他制胜的筹码。

    如今他需要的,是更多的筹码……

    只要能胜过锋刃,那么,一向高高在上的父亲和那些可恶的族人就再也不会看不起他了吧!终有一天,他会为他的母亲正名,终有一天,整个斯坦威家族都会对他俯首称臣!

    “对了,”昏暗的后台中,人潮不知何时散去了,只剩主仆二人。欧阳嗓音淡淡地开了口,“那天在酒吧里碰星羽的那个人,哪只手碰的,我就要他哪只手。”

    中年男人心中一凛:“是。”

    看来,陷进去的不止是陆时锋一个,就连自家四少爷,也忍不住沉沦……

    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中年男人心中百感交集,怀着复杂的心思,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苏星羽怀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

    今夜陆时锋回来得早,已经端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看报纸。

    见到她,他冰冷的薄唇吐出几个字:“你去哪了?”

    “我……”她有些心虚,虽说这次去j秀场真的是因为工作关系,但牵扯上欧阳熠的事她还是有些不愿意说出来徒惹纷争。她飞快地想了想,“j的创意副总对我的照片感兴趣,我去秀场见了他一面,看能不能接下j的项目。”

    陆时锋把报纸放过一边:“念你是初犯,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什么?

    苏星羽一愣,望着他如君王般冷酷莫测的神情就头皮发炸。

    她反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他、他这是,识破她说谎了?可她明明就没说谎啊呜呜,只不过把事情避重就轻、隐瞒了一部分而已。

    陆时锋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起居室月光般流泻的灯光下,穿着笔挺白衬衫的他看上去锋锐又可怕。

    门边的苏星羽终于顶不住压力,弱弱开口:“我、我……我和欧阳熠真没什么……”话一出口她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真是昏了头才说出这种越描越黑的言辞!还有,她为什么要对陆时锋解释啊,早就说过交什么朋友是她的自由,他凭什么干涉,啊?啊?!

    这边内心交战,那边,陆时锋的嗓音薄如利刃:“我当然知道你们没什么。”

    真要有什么,她以为她现在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虽然哪怕她和别的男人稍微说句话他都会很不爽就是了。

    陆时锋命令:“过来。”

    她怯生生地站在原地,不敢动。

    他不耐烦起身,一步步向她走去,优雅轻柔的步伐如一头捕中的豹,让她心头警铃大作。她一点点小心后退,退无可退,被他逼入墙角。

    陆时锋低头看她:“为什么穿这身去?”

    嗯?她又迷茫,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她身上的衣服。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挺好的啊,出去拍照不穿衬衫长裤穿什么?

    见她一脸懵懂,他就恨不得掐死她:“人家去秀场穿晚礼服,你呢?”今天听送她的司机回报,她在红毯上被人欺负了,要是穿得高贵点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他就是见不得别人欺负她。

    苏星羽这才明白他在气什么,本想说自己要拍摄,晚礼服太累赘,但转念一想每次聊起摄影这个话题他们都不欢而散,好不容易他同意她当摄影师了,千万别再起波澜才好。于是她乖巧地认错:“是我疏忽了,以后再去看秀,我一定穿晚礼服。”

    陆时锋这才满意。

    又吩咐:“这两天别出门了,好好挑一身衣服预备着回老宅,见长辈是大事,你要是再传不得体就别怪我不客气。”

    “是,是。”苏星羽低头小媳妇狀,识时务者为俊杰,相处了那么久,她现在越来越知道什么时候能惹他、什么时候不能惹他了。想了想,她又问,“可是我都不知道你妈还有你爷爷他们的喜好,还有没有什么禁忌之类的,怎么办?”

    陆时锋对女人的服饰装扮完全没研究,说:“我找个人来帮你。”

    第二天,果真就有人来帮她。

    是陆家旁支的一个女孩子,陆时锋的堂妹,陆时俪。

    她盈盈地向苏星羽见礼,夸她漂亮:“真没想到时锋堂哥不声不响就娶了那么好看的新娘子,嫂子你打扮一下能把我们陆家所有的姐妹都比下去呢。”

    苏星羽客气了几句,问:“你和陆时锋关系很好?”她还记得之前桂妈说过,陆时锋唯一亲近的妹妹就是陆时茵,可惜时茵因为那一场意外去世了。

    陆时俪比着一对珍珠耳坠给她戴上,笑着叹气:“时锋堂哥那么出众的人物,我有什么福分和他亲近呢?大约因为我是时茵同父同母的姐姐,所以自她死后,时锋堂哥才对我多加看顾。嫂子,这副耳环好看,很衬你。”

    苏星羽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好看。

    她赞:“你的眼光真好。”

    陆时俪又笑:“我在格雅女学下过苦功研究妆容搭配呢。”

    格雅女学,是一所有名的私立女子大学,里面就读的女孩子非富即贵,毕业后也是众多名门竞相聘娶的对象。从那里走出来的女孩子,品味不会差的。

    苏星羽根据她的建议搭配了全套的衣物首饰,很快,到了回老宅家宴的那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