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主母风范

    家庭医生也很快赶来,给陆时锋看过。

    放下诊疗仪器,他说:“少爷,您知道自己胃不好的,怎么喝这么多的烈酒?您这胃是老毛病了,要忌口,辛辣刺激一概不能吃,我又不是第一天提醒您。”

    果真是胃病。

    苏星羽站在床边,望着陆时锋有些瘦削的侧脸,昏暗灯光勾勒下似隐隐笼着一层不健康的颜色。她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莫名揪紧,想起昨天夜里还带他去吃小龙虾,大约那个时候他就不太舒服吧?所以桂妈今早才给他熬小米粥的。

    可他,却什么都没告诉她。

    她心中闷闷的,送走了家庭医生。

    守着他喝药,他却用苍白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她手中接过药碗。

    他的声调有些虚弱,却不容质疑:“你出去,今晚睡客房。”

    她微微一愣,随即愤怒:“都到这时候了你还逞强!”

    “出去。”他的声音冷若冰渣。

    她瞪着他,卧室幽暗的光线下,深黑色丝缎睡床上的他看上去像一头负伤的猛兽,明明虚弱极了却不肯放松一丝一毫警惕,固执地守卫着自己的地盘。

    夜风裹挟着院子里的白蔷薇花香传来,也吹得他手中药汤渐凉。

    “好,我走。”苏星羽放弃与他对峙,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和病人计较不要和病人计较……她知道许多人在生病时脾气会变得暴躁,更何况是陆时锋这个变态禽兽暴君?变得不可理喻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她转身替他关窗,这才离开。

    径直下了楼,在厨房找到桂妈:“他昨天就胃不舒服了是吧,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桂妈第一次见她这样带着薄怒的神情,连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低着头回答:“是少爷不让说。他的脾气您知道,下了令,我们也不敢违拗。”

    “不敢违拗?”苏星羽不觉提高了音量,“他今天要是死在外面了,你们是不是也不敢违拗?”不怪她动怒,今天的事情着实凶险,如果她知道他有胃病是无论如何也会拦下那些酒的,这年头喝酒喝出人命的新闻还嫌少吗?

    桂妈被她唬得浑身一颤,头更低了,不敢说话。

    苏星羽顺了口气,冷冷看着桂妈:“他说过,男主外,女主内。衣食住行这些事都我负责,以后不管他吃什么,穿什么,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每天都要汇报给我!要是再有今天这种事,你也就不用留在这个家了。”

    夏夜寒凉,虫鸣一声接着一声。

    寂静的厨房中,桂妈恭恭敬敬地应:“是。”

    这是她第一次以这样郑重的态度对待苏星羽,打从心底敬服。

    尽管从苏星羽嫁进门的第一天起,桂妈就待她很好,但那仅仅因为她是少夫人而已。不管是谁——哪怕是个阿猫阿狗当了少夫人,他们这些做下人的都会好好伺候的。

    但眼下不同,她拿出了一位真正少夫人该有的气势,遇事不慌不忙,该问责就问责,该下命令就下命令,该冷脸的时候也绝不含糊……

    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在豪门深宅中坐镇得住。

    桂妈打小就在豪门伺候,见过太多的千金名媛和夫人奶奶,一开始陆时锋把苏星羽领进家时她还忧心忡忡,因为这女孩子看上去太弱小,该怎么在暗潮诡谲的陆家生存下去。可如今她放心了,她发现这位少夫人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荏弱,少爷真是娶了个贤内助。

    桂妈定了定神,抬起头来望进苏星羽的眼睛:“其实,少爷他太要强了。”

    苏星羽眉心微动:“太要强?”

    桂妈点头,叹了口气:“少爷这个人啊,打小就要强。多少外人看着他表面风光,却不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苦过来的。很小的时候他就没了爹,老爷子说他以后是要继承锋刃集团的,不能养在一个女人手里,于是就把他从夫人那边抱了过去,亲自教养。

    “老爷子严厉,样样都要求少爷最出色,陆家别的小少爷们在游戏玩乐的时候,我们少爷永远在用功,大冬天的一道题答错就被罚去雪地里跑步。

    “有一年雪下得特别大,少爷冻得受不住了,跑到夫人的院子门口时想进去歇一下,却被夫人赶了出来。夫人说,这辈子就指着少爷出人头地了,他怎么能偷懒?……

    “后来那天少爷发了一场高烧,差点就救不回来了。

    “夫人来探病,一句暖心的话都没有,只催着他快点好起来,反反复复地说自己下半辈子就只能指望他了,他可不能垮,让那些旁支的少爷们有机可趁……

    “老爷子呢,连探病都没来。

    “只派人带了话,说少爷要是活下来了就还是陆家的长房嫡孙,要是连这点小病都扛不住,死了,就随便拿个草席裹了烧了,不配做陆家的人,连祖坟都没得进。”

    桂妈的声音幽幽回响在别墅的厨房里。

    厨房里处处考究,处处精美,从装潢到器具无不彰显着豪门奢华风范。

    可苏星羽置身其中,只觉得心底发寒:“天,这还是亲人吗?”

    桂妈苦笑一声:“可不是吗,就连好多佣人私下都说,大少爷这日子过得连最穷苦的孤儿都不如呢。……那场大雪后,少爷比以前更沉默寡言了,也更拼命了,他昼夜不休地让自己变强,胃也是这样熬坏的,唉,就连我们这些当下人的看着都心疼。而且,从那之后,他再没有向任何人求助过,也没有交过任何朋友。也许少爷觉得那些都是很可耻的事吧。”

    长久的沉默。

    苏星羽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无法想象那是怎样黑暗炼狱般的童年。

    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够不幸了,可她至少还曾拥有过一个深爱她的母亲,母亲的温暖和笑容照亮了她的整个余生。可陆时锋呢?是什么支撑着他走下去。

    苏星羽忽然有些理解他了,理解他为什么把她赶出卧室——

    是不想让她看见他脆弱的一面吧?

    还有那愚蠢的拼酒行为,或许也事出有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