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不准和欧阳熠来往

    拍到出色照片,她的心情也好,就真的陪欧阳熠共进午餐,然后才回家修片。

    如今的陆时锋还不算完全允许她拍照,没给她准备书房,她只能在二楼一间小小的休息室兼茶室临时处理照片。就连用的电脑,也只是一台薄薄的笔记本,银白色的机身上光泽流溢,看上去简洁而华贵——也许在普通人眼里,这是一台非常高端的、象征着有钱人身份的笔记本,但对于专业的图像处理来说,它甚至还有细微的偏色。

    苏星羽忍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如今的她没工作,一应开销全靠陆时锋,人家给啥她就得用啥。

    她打开笔记本电脑,把欧阳熠的那几张照片导进去,抛开细微的偏色不谈,画面华美得让人屏息。她很快就进入修图状态,用肉眼和经验校正偏色,细节处进行光暗对比,调整色温、纵深感和层次,耐心细致,一丝不苟。

    静谧的房间内,只能听见她轻轻移动鼠标的声音。

    整整一下午,她都在修图中度过,不知不觉时光流逝,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她揉揉眼睛,起身去开灯,谁料刚站起身子就发现后头站了一个人,她猝不及防,被吓得惊叫出声,整个人都向后摔去。

    对方轻而易举地扶住她。

    她站稳,望着对方惊魂未定:“陆时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以后别这样吓我!”愤怒让她的面颊变得通红,如同天际渲染的云彩,有一种妩媚的美丽。

    陆时锋的视线落在她姣美的脸上,嗓音淡淡:“我敲了门的,你没听见。”

    她气结,进入工作状态的人当然很专心,听不见敲门很正常的好吗!

    “总之不许吓我!”她瞪着眼向他强调,“听到没有!”

    他不答,视线越过她娇小的身体看向屏幕,未来得及合起的笔记本屏幕上,欧阳熠白衫舞剑的身影赫然在目。纷纷扬扬的破碎花瓣围绕在男人四周,宛若剑神降临。

    “欧阳熠?”他问。

    苏星羽也看了一眼屏幕,说:“是啊,我打算用这张参加决赛。”她的口气轻描淡写,不以为意,就像在述说一件平常至极的事,末了还补充,“我觉得夺冠希望挺大的。”

    陆时锋看她一眼:“你怎么会和他认识的?”

    苏星羽依然不以为意:“他替云端杂志社工作嘛,恰巧我也在云端做过。”

    “就这样?”

    “就这样,不然你以为呢?”苏星羽忽然觉得陆时锋像是在盘问她,有些不悦。

    陆时锋嗓音低沉:“仅仅只是工作关系而已,剑术切磋可不是云端集团的工作内容,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扫街的时候恰好撞到他。”

    一句话直指关键。

    苏星羽更不高兴:“工作中认识,然后我们交了个朋友。他得知我在参加街拍大赛还被人黑了,所以打算帮我拿到决赛冠军,照片是抓拍,不违反大赛规定,有问题吗?”

    她微微抬着下巴的样子就像一只浑身带刺的猫。

    陆时锋蹙眉:“不准和他交朋友。”

    霸道的命令让苏星羽哼了一声:“陆大少,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我的工作你要管,我交朋友你也要管。欧阳熠起码肯帮我,不像某人,不但不帮忙,还把那么多摄影师联名请求彻查苏星琪照片的事压了下来,延缓那么久!”

    “你是在怨我?”陆时锋语气不善。

    “不敢。”她又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陆时锋不费什么力气就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转头面对他:“我说不准就不准,你大可以试试违抗我命令的后果。”

    苏星羽吃痛,使劲挣扎了一下。

    陆时锋松手,转身下楼。

    苏星羽一个人在房间里生闷气,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须臾,桂妈来敲门:“少夫人,少爷等您去餐厅吃饭。”

    “我不饿。”她气都要被他气饱了。

    桂妈的声音不紧不慢:“少爷还说了,您要是不饿,这几天就呆在家里好好养养,不准出门。”

    “不出门就不出门!”苏星羽很生气,烦躁,脾气上来了,狠狠回桂妈一句。反正她今天已经拍到满意的照片了,接下来的几天不扫街也无所谓,只要等着去决赛现场就……

    等等,去决赛现场?!

    苏星羽一惊,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尽管这只是s城范围内的区域性比赛,但锋刃集团财大气粗,依旧搞得隆重,早就有消息放出来,决赛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的络投票了,而是要去锋刃集团总部进行现场颁奖典礼的!如果她被禁了足,去不成,是不是就算自动放弃资格?!

    ……陆时锋!

    她咬牙切齿,这个男人真是太卑鄙了!

    她在心里大骂着卑鄙小人,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站起来,不甘不愿地往餐厅走去。

    一楼餐厅里,柔和的灯光把一应器物都映照得很温馨,陆时锋稳稳坐在铺着洁白桌布的餐桌一端,衣衫楚楚,安然地等着她。他好像料定她会下来,一点也不急,待她落座,才缓声吩咐桂妈:“上菜。那道老鸭汤摆去少夫人面前,给她清清火。”

    苏星羽气得想把整个餐桌掀到他脸上。

    她忍了又忍,还是咬牙:“你太无耻了!变着法子想取消我的参赛资格!”

    “无耻?”陆时锋不紧不慢地拿起筷子,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有力,往自己碗里夹菜,“我答应过你,只要你拿到第一名就可以当摄影师,可没答应过你别的什么。”

    苏星羽瞠目结舌,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但不管怎么说……

    这个男人真是无耻得让人吃了闷亏还说不出来!

    “我要用欧阳熠那张照片!”她气势汹汹,为自己争取权益,“禁足什么的我先不和你计较,可是你不能干涉参赛者选择照片的自由!不然就算我没拿到第一,也不会服气的!”

    陆时锋不动声色:“照片可以用。”公是公,私是私,锋刃集团长久以来的壮大就是建立在一代代上位者严格的自律中。不过,“你必须和欧阳熠断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