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这锅,甩给夏绫

    她太急切,一不小心竟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望着陆时锋发沉的脸色,她忐忑地往后退了两步,生怕他下一秒就翻脸。

    陆时锋眯起眼睛看她。

    书房里,晨曦透过窗框在女孩子的脸上拂出柔和的光影。她的皮肤细腻,晶莹白皙的面颊上还带着昨夜的伤痕,有些害怕的模样就像一只随时准备落荒而逃的小鹿。

    在她眼里,他就那么恐怖么?

    陆时锋眸色微深,几步走到电脑边,修长有力的手指流利地敲下几个键盘。书房另一端装满厚重件的柜子前徐徐降下一块投影幕布,然后,一些照片出现在幕布上。

    这……!

    苏星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是她拍的照片!

    有在街头转角嬉水的孩童,有纯净蓝天变幻莫测的云彩,有路边装货的工人和推着冰淇淋车沿街叫卖的老人……都是从她那张相机卡里取出的!

    “你找到我的卡了!”她高兴地看着他。

    陆时锋却神色莫测:“变态,嗯?”

    她一愣,看着他如弹钢琴般好看的手指在键盘上一点,投影幕上顿时出现一张照片,是她偷拍的他。在清晨粼粼的光线中,他坐在一楼起居室的沙发上看报纸,神色严肃,一丝不苟。她大约是站在二楼转角,小心翼翼俯拍的角度,聚焦在他冰雕般锋锐的面部线条,好看到了极致,然而,这张照片的储存标题却是——变态。

    苏星羽现在恨死了这台相机的即时标题功能。

    她看着陆时锋点击下一张,他前呼后拥出门上车的情形,标题比上张还惨不忍睹:

    鬼畜禽兽。

    再往下,他用餐的:神经病。

    他更衣的:流氓。

    他站在窗边思考公事的:暴君。

    每个标题,都充满了苦大仇深的控诉。

    陆时锋的手离开键盘,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还有什么话说?”

    苏星羽悔得肠子都青了,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手贱偷拍了他那么多张照片?她好想把这些照片全删了,再捂住他的眼睛催眠说你没看见你什么都没看见……

    可现实是如此残忍,高高在上的陆大少爷正等着她回答。

    她努力做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干笑着撇清自己:“这些标题……真的不是我取的……大概……大概……”她大概了许久都没有大概出来,灵机一动,“小绫取的!她讨厌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真不管我的事!”阿弥陀佛,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夏绫住在几百米开外的裴子衡家,安全得很,她就不信陆大少会为了这点小事去找裴子衡要人。

    陆时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以为我会信?”

    “是真的!”她着急,指天咒地,“小绫和我一起去扫……”

    话说到一半,忽然觉得不对,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陆时锋看着她冷笑:“你再编。”

    夏绫是超级天后,如日中天的大明星,平时逛个街能把半座城的人都吸引过来,轰动效果不亚于火星撞地球。怎么可能吃饱了撑的和她去扫街?

    苏星羽发现自己编不下去,又干笑了几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不是我。”

    “照片还想不想要了。”陆时锋说。

    苏星羽沮丧地垮下一张小脸:“你现在给我也没用,报名时间都过了。”

    “为什么偷拍我?”

    “嗯?”她没想到他会问这个,结结巴巴地说,“测……测光……新相机那个、那个手感还没磨合好,我……我就是……随便拍点什么……”

    话虽如此,却很心虚。

    “为什么不拍桂妈他们?”他一步步向她走来。

    她被他逼得步步后退:“我、我……”

    “为什么?”他用身体把她堵在墙角。

    距离太近,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灼热的体温,脸一下子红了:“我、我……你……”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低下头去。

    “嗯?”他的吐息近在咫尺。

    她再也受不了,眼一闭,视死如归地说:“因为你帅!”因为他是最好看的那个,所以拍他,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赏心悦目,让人视线流连。

    说完,死死地闭着眼睛,身体僵硬,不敢看他。

    感觉到他低声笑了,然后,灼热的气息离她远了寸许。“这才乖,”他嗓音幽沉磁性,“复赛照片我昨天已经帮你上传了,不会耽搁比赛,放心。”

    “真的?”她一下子睁开眼睛,很惊喜,“陆时锋你真好!”

    不曾想两人的距离太近,她一抬头,柔软如花瓣的唇就擦上他的,点水般掠过。她的脸一下子又红了,惴惴不安,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他微微侧头,一点点接近她,眼看着就要重新噙住她的唇。

    空气里流动着暧昧的气息。

    忽然,窗外的一声呼唤打破了宁静——“星羽!”

    “是小绫!”苏星羽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声音,趁机推开了陆时锋,“我、我去看看她!”

    说着,逃一样地跑出了书房。

    陆时锋没有去追,缓缓直起身子。

    书房里恢复了惯常的样子,寂静,肃穆,厚重的水墨香弥漫在空气里。一切都是他熟悉的模样,只除了那面投影幕布——上头,照片中的他眉目栩栩,宛若名画。

    他的这个小妻子,拍照手艺真的很好。

    陆时锋的神色微不可察地变得柔和,修长骨感的手指再次轻点键盘,这次,投影屏上跳出的是另一张照片,依旧是他,坐在小花园中喝茶看报的样子,她在照片下配了标题——

    嗯,还挺帅的。

    他唇角微弯,笑了起来。

    复赛评选如期举行,陆时锋替苏星羽选去参赛的,是一张法式餐厅门口的照片。

    照片中光线朦胧,雨幕如梦境连成一片,优美的建筑与街边往来的车辆都糊成虚影,焦距正中,只有一个小男孩和一个穿着餐厅制服的侍应生,侍应生的手里撑着伞,弯腰把伞遮在小男孩头顶,而他自己的半边身子都淋在雨里,制服湿得贴在身上,一大片印渍。

    “啊,是faya餐厅!”上有很多人纷纷认了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