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雨夜的救赎

    她来不及多想,当务之急是脱离险境。

    她不理会苏星琪的惊疑,直截了当地对陈总说:“我要出去,现在立即马上!”

    陈总一脑门的油汗,连声说是,正点头哈腰地准备把她往外送,忽然脸色变了:“苏小姐,您身上……”他很尴尬,大声训斥自己儿子,“逆子!还不快去给苏小姐拿件衣服!”

    苏星羽这才发现,自己的一身衣服在刚刚的拉扯中惨不忍睹,破了好几处。

    她不自在地往上拉了拉,小心地用手臂护住身子。

    一旁的陈二少很懵:“啊?哦。”

    左右看了看,把自己床边一件完好的外套给苏星羽递了过去。

    苏星羽嫌恶地退开一步,冷冷说:“不用了。”

    穿这个色狼的外套?太恶心了,那她还不如就这样出去!

    陈总也觉得儿子太冒犯,再次斥责:“滚!怎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滚!”

    陈二少见父亲发那么大的火,赶紧一手捂住下体忍着疼,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卧室。

    陈总的眼珠在其他几个人的身上转了一圈,走到苏星琪的面前,生硬地命令:“苏星琪小姐,请你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苏星羽小姐披上。”

    “凭什么?!”苏星琪就像一只被人踩到尾巴的猫,尖锐地叫了起来。

    陈总转头看向苏父:“苏忠孝,你给我们陈家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要你女儿一件衣服怎么了?识时务的快让她脱下来,不识时务的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苏父深深皱眉:“陈总,到底怎么回事?你别忘了琪琪是秦家内定的儿媳妇!”

    陈总冷笑几声,秦家内定的儿媳妇?别说现在苏星琪和秦牧还没举行订婚仪式呢,就算举行了订婚仪式,结了婚,区区一个秦家二少奶奶怎么能和人家苏星羽比!这个苏忠孝也真可笑,放着眼前金尊玉贵的大女儿不去巴结,反而任由处处不如人的二女儿往死里得罪!

    他不再和苏父废话,手一伸,直接把苏星琪的外套扯了下来!

    “你住手!”

    “你太过分了!外套还给我!”

    苏家几个人都叫了起来。

    陈总根本就不理会,捧着那件外套来到苏星羽面前,恭恭敬敬地对她说:“苏小姐,请您将就一下,披上这件外套吧。”

    将就一下?

    苏星琪气得脸色都不对了,这是她前几天才新买的外套,当季最流行款式,一件好几万块钱呢!可是那个可恶的陈总说什么?以为这是街边的破抹布吗?!

    她已经气得够呛,偏偏苏星羽连将就一下都不肯。

    苏星羽嫌恶地挥开手,口气很冷:“她的东西,我嫌脏。”

    说完,依然用手遮住有些破损的外衣,就这样朝门外走了出去。

    陈总的神色尴尬,把手中外套破抹布一般往地上一丢,也追了出去。

    “你们别太过分!”苏星琪气得直跺脚,叫了出来。

    然而,空寂的走廊上没有回音,根本没有一个人理她。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星琪气急败坏,一个劲地埋怨父亲,“您不是说一切都安排好了吗,怎么陈家对我们是这种态度?等我嫁进了秦家,一定要他们好看!”

    苏父也神色阴沉:“肯定发生了什么,陈二少明明很看中星羽,怎么陈总忽然变卦?琪琪,你刚刚说她嫁给了欧阳熠,不会是真的吧?”

    “怎么可能……”苏星琪喃喃地,不敢相信。

    那边,刘美芝叫了起来:“你们看!”

    她站在靠窗的位置,伸手指着窗外,窗外下着雨,小洋房外是一片幽暗的花园,正有人打着手电沿着小路往花园外走去,昏昧的光芒影影绰绰,似乎是陈总护送着苏星羽。

    苏星羽素白的手紧紧抱着自己。

    雨丝拂在身上,很冷。可比雨丝更冷的是她的心,曾经以为的家人一次又一次刷新她的底线,茫茫的黑夜里,她忽然觉得自己就是这个寒冷世界中一片孤苦无依的树叶,在黑暗中打着旋儿,在风暴中苦苦挣扎着,不知道要去向何方。

    一步步走着,到了花园门口。

    她抬起头来,见两排昏暗的路灯朝远处延绵,淅淅沥沥的雨下得更大了。

    “苏小姐,苏小姐,我真该死,没带伞,”陈总关了手电,脱下自己的外套往她手里塞去,诚惶诚恐,“您好歹把这个顶在头上,这么冷的天,别淋坏了。”

    她看他一眼:“你知道我是谁?”

    陈总一怔,明白过来她的意思,点头哈腰地说:“真是对不起,都怪我们事先没调查清楚,不知道您已经嫁给了……”

    话音未落,灯火延绵的街角尽头驶出一辆黑色宾利车,再往后跟着几辆同样是黑色的轿车,冰冷的金属光泽在暗夜的冷雨里犹若幽灵。

    那几辆车的速度很快,转瞬就到了他们面前。

    车子一个急刹停住,后面几辆车的车门齐刷刷打开,从车里走出十几个人高马大穿着黑西装的保镖来。保镖们的神色肃杀,把花园门口团团围住。

    接着,为首那辆的宾利车门开了。

    戴白手套的司机从驾驶室走出来,弯腰拉开后座的车门。

    一名保镖走到车门旁,撑起一把黑色大伞。

    车后座里,走出一个男人,黑西装,白衬衫,身材高挑,面容冷峻得如同恒古不变的寒冰。潇潇的雨丝斜漂在他的脸上,染湿了他极为出色的眼角眉梢,利刃般锋锐狭长的眼睛在寒夜中冷得吓人,一时场面寂静,万物肃杀。

    苏星羽呆呆地看着他。

    果然,是他。

    是他来了,陆时锋。

    在她最惶恐无助的时候,是他带着千军万马出现在她面前,救了她。

    她静静地站在雨里,忘了淅淅沥沥的雨把她淋得浑身湿透,就这样贪婪地看着他,生怕自己一眨眼睛他就会消失,生怕这一场救赎化为梦幻灰烬。

    陆时锋一步步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

    他高挑的身躯替她挡住了外面的风雨,路灯昏黄,全世界都静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